龙腾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代号香格里拉 > DAY 1-39 急救
    我们找到了那个快客小超市。店门口倒下了一片丧尸,玻璃窗上全是血迹。地上散落着从超市里抢出来的零食袋和瓶装饮料。有些零食袋已经被踩扁了,薯片散落一地。但这些倒下的丧尸明显没有也没想过啃食其中的食物。

    超市人行道旁边有一辆写着混合动力车几个白色大字的绿色公交车。这种公交车在杭州很普遍,是厦门金龙牌子的,使用燃油和电能,车载量很大,乘起来虽然说不上舒适,但因为杭州公交车司机霸道而勇猛的驾驶方式,经常会莫名地成为乘客投诉与抱怨的对象。

    我们看到这辆车的车尾电子版写着K155字样,心领神会,便纷纷奔了上去。小夏与武辰扛着谢晨峰吃力地走上来,将他横放到了座位之间的过道上。我们看到公交车的前排座位上堆满了食物的箱子,有一些被拆了开来,似乎是小夏为了确认箱子里的物品而拆封的。里面放满了方便面、八宝粥、巧克力、矿泉水,还有一些不易坏掉的真空包装食物。甚至还有一箱红牛,另外一个座位上还放了一箱罐装啤酒。

    “还好没被丧尸动过。我还一直担心它们会跑上来乱动这些食物,那么我今天早上辛辛苦苦花的心思就白费了。”

    “你一大早就来这儿了吗?你刚才不是说你是从四桥……”梁少不解地问。

    这个时候大家其实都挺怀疑小夏。但是因为我们都在关心他说的所谓的红城团的事情,所以早就把他个人的事情给淡忘了。而且在这种危机时刻我们根本无暇去思考他话中的细节。

    “先别说这个,阿洋,赶紧开车。武辰,凌云,帮我把谢晨峰的手脚抓好,防止他因为疼痛而乱动。这位张同学,去座位上找我的急救箱拿过来。还有学生会会长和那个谁,你们俩保护好女生们,不要让她们受伤。”

    “我不是那个谁,我名字叫梁少啊。”梁少在一边嘀咕起来。

    任超洋早就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不用小夏多说就踩起了油门。就听到车身两侧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丧尸们擦着车身追了上来,就发现车子朝一边猛地侧了过去,我们蹲在那里,没有稳定好姿势就被他的急转弄得朝一边倒过去,就听到“咔嚓嚓”的声音不绝,似乎是公交车将丧尸们一个个地都撞翻到了地上,轮胎压过了丧尸的骨头发出了碎裂的声音。

    “开车不小心一点啊贱人!你丫开车还是十年如一日的差劲,驾驶执照早就吊销没去补办吧!”

    小夏一边朝任超洋吼着,一边极力地稳定着谢晨峰的身子。谢晨峰的血没有止住,伤口中开始流出脓水,校服已经没有阻挡的效果了,小夏看了看他的瞳孔,用手探了探他颈部的脉搏。将他的校服扯下来丢到一边以后,发现他伤口周围的皮肤开始变红变紫,并且如龟裂纹一般呈现着细碎的裂开的迹象。

    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快速的皮肤腐坏的现象。似乎眨眼间伤口周围的皮肤就会变得不一样。可以清晰地看见毛孔逐渐收缩起来,周围青紫色的静脉从剧烈的跳动转为微弱,再变得仿佛要冲破皮肤一般剧烈跳动起来。没有腐坏的皮肤如漩涡一般绕着某些固定的地方卷了起来,一个一个地形成了红色的斑点。在没有形成漩涡的地方,皮肤像干涸的大地一般因为膨胀和收缩的不均而被残忍地撕裂开来。露出了新鲜的皮下组织。

    谢晨峰的脸色发白,嘴唇发黑,呼吸非常微弱。额头的汗珠已经一遍又一遍地淌了下来,滴在地面上。老张拿来了小夏专门放在后面座位上的军用急救箱,小夏打开它,拿出了急救用的物品。

    “我要给他缝合伤口。他失血过多,有可能伤到动脉,我不知道能不能把他救回来。”

    小夏说的很绝望。这让我们十分担心。因此我恳求他道:“一定要把他救回来,拜托了!”

    “我不能草率地答应你。毕竟我不是专业救护人员,这里也没有专业的救护器械。”小夏一边说,一边完全剪开谢晨峰的T恤,将他的衣服都丢到了一边,继续说道,“我在特种部队里不是干救护工作的,但是勉强算学过一些急救知识。也看过一些受伤的士兵是如何被治疗的。不过最多的时候是自我救助。”

    他将几瓶消毒水拿了出来,倒在谢晨峰腐化的皮肤上,然后迅速地用消毒棉花清洗。谢晨峰的皮肤完全没有任何动静,消毒水渗入到干裂的皮肤里,让似乎已经昏迷的谢晨峰感受到了痛苦,起了一点反应。

    小夏的手顿了一顿,考虑了一下,将藏在口袋中的香水瓶拿了出来,将里面神秘的水全都喷在他伤口周围的皮肤上。他的瓶子里所剩的水本身就不多了,现在已经被他喷得一滴都不剩。

    我们闻到了一股清香。这同时就是我昏迷的时候闻到的那股香味,我不禁问道:“这是什么水?”

    “四叶草。”

    小夏低着头简单地说了一句,没有再多做解释。面前正在开车的任超洋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我们不太相信小夏说的话,但是也不想追问下去。这种时候我们都没有心情和他扯淡和开玩笑,都焦虑地盯着谢晨峰,关注着他的伤势。

    他的皮肤因为这种水的作用而发出了“哧”、“哧”的声音,有些化脓的地方开始破皮流血,小夏赶忙拿起干净的棉花来回擦拭。在伤口的周围,他倒上了过氧化氢溶液。所有的准备工作都迅速做完以后,他拿起了手术剪刀,将棉线和针抽了出来。

    他的动作很利索,将伤口周围的皮肤三下五除二地缝合起来。他缝线的动作就好像是一个高超的苏绣师,所有抬起和落下的动作都相当精准而富有韵律。缝合的距离一丝不差地拥有整齐的间隔,让我们亲眼目睹的人看得无法将双眼从他的手中移开。

    “老实说,你别再装了,我觉得你肯定是个红卫兵。”

    老张一直不太相信小夏,蹲在我边上就时不时朝谢晨峰望望,再盯着小夏的表情看一会儿。小夏就是个滴水不漏的主,什么端倪都没被老张瞧出来,反而回敬了他一句:“瞎扯。哪有人入了特种部队去干红卫兵的。你这孩子有没有常识啊。”

    老张道:“那你就趁这时候跟大家说说你自己的事情呗。”

    小夏手上的活儿没停,就道:“你少来叽歪。我先跟你们大家说好了。你们有三个猛男抓着他的手,那么不怕他醒来以后变丧尸了。真的救不活就此成为丧尸,你们也不要害怕和难过,用力抓紧他,我就在这儿杀死他,不让他有一丝反击的机会。就这么定好吗?”

    他这么把话题一转,老张的反问句说不上来了。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说“好”还是“不好”,虽然不是自己动手而让小夏来杀死他,我们也无法接受谢晨峰这个同伴第一个离开我们的事实。因此我说道:“不要说变不变丧尸的事了。肯定救的活他的,我们相信你。”

    小夏叹了口气,就道:“凌云,我问你,你希望他就这么死去,还是等他变成丧尸再看他一眼,然后将他杀死?”

    我不假思索地说道:“我两样都不希望,我希望他活着。”

    小夏摇了摇头,就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你以为救活了他就不会变成丧尸吗?他的身体里已经感染丧尸的病毒,不知道有没有和身体产生中和。就算止住了血,救活了他,假如他的大脑因为缺血缺氧而神经瘫痪呢?你有没有想过丧尸是靠什么来维持行走和进食的动力的?如果救活后变成了预计中的这种情况,那么和等他自然死亡再变成丧尸有什么区别?”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我的确没有想到过这种情况。假如一个重伤昏迷当中的人直接被病毒侵蚀,那么等他醒来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们是完全预料不到的。但是我有一点是能够肯定的,因此而问道:“不是说未成年都不会变成丧尸吗?我觉得谢晨峰不会变成丧尸。”

    “他已经高三了。在我看来,只要超过16岁的人就是成年人。虽然中国法定成年年龄是18周岁,而且世界上很多国家都这么定,连分级制度都是按这个年龄界限来的,但是,你也知道现在未成年的身心都很早就成熟了。”

    他这么一说,我全身顿时如五雷轰顶,仿佛受到刺激一般地抖了一抖。我面前的老张、武辰也都惊诧地看着小夏,似乎想到了很严重的问题,不约而同地说道:“那我呢?”

    我知道之前在柳胜河手机上看到的报道说是只有超过20岁的人才会变异,没有想到从小夏口中得知了这么低的年龄数字,因此而显得相当恐慌。

    小夏低着头,将谢晨峰的伤口缝合完,盯着我们直直地看了几秒钟,很严肃地说道:“我说,你们还是处男吗?”

    我们被他这句话问得直接愣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说啊,老实回答。这可是关于能不能活下来的问题!”

    妈的,要怎么回答。我在内心问自己。我发现苗玲玲听到小夏说话早就回过头来朝我们这儿看了。要是实话说自己是处男搞不好会引起一阵哄堂大笑,但是说自己不是处男,苗玲玲今后会怎么看我?认为我是一个风流成性的家伙?还是直接把我往死里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