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代号香格里拉 > DAY 1-61 档案②
    “邪一些,你这形容还真是到位。”晓悠忽在一边眯起眼睛看柳胜河。现在柳胜河怀里揣着个长头发的假发,显得很滑稽,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地在讲话,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我听了他的话一下子就懵了,就想,对啊,我看到的吴宽老师要是和柳胜河看到的是同一个人,那么他应该立马就认出来。他不认识这个男人,那么多半这个男人并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要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全是他妈的变态解剖狂人,那我们学校每天都可以开尸体派对了,还上什么课啊,不下十天半个月整个学校都会被这帮子人清空为止。

    “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还会有谁?我现在推理除了这个吴宽老师真的没头绪,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全部都没了方向。”

    我抱着头说了一句,这下子轮到我被晓悠忽眯着眼睛看了。我整个人被她看得十分不舒服,就道:“你……你难不成是背着赵晓晴过来帮我们的?我怎么看怎么觉着不像啊……”

    晓悠忽表情一动,转过头去哼了一声,就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冲赵晓晴的面子,还有我男朋友的面子。我男朋友早上差点没命,是被你们和学生会救的,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和他走散了,我跟着赵晓晴去了教学楼四楼,他跑到了体育馆。我现在好歹也要还你们一个人情。”

    我摇了摇头。我们早上跟着学生会救的人还挺多的。有些人伤的重,需要我们抬回来救治,有些人自己能走的就走回来了。她大致描述了一下她男朋友的样子,我实在回想不起来,就直接说:“我这个人记性差,真是对不住啊。”

    她倒没埋怨我,继续说道:“我等下带他过来和你们见个面吧……至于赵晓晴,她都在照顾那些被吓到的姐妹们。她有多累你们知道吗?一面要处理那些变态杀人狂的事情,一边还要安慰那么多躲在四楼的学生。你们刚才那样子不分青后皂白地对她,恐怕她心都要寒了。”

    我听了她的话顿时傻眼了,柳胜河在一边拿过我手里的档案继续翻阅,低着头没发话,我就想,好家伙,这种时候也不来帮我说几句话,感情都不表示立场,赵晓晴的人虽然是他打的,不过也有我的责任,跟我们几个主导的人都脱不了关系。好在食物都分出去了,也不能怪我们这边的人手段太狠。怎么说也是对方先挑起事端,没说明原因就乱打一气的确是处事不当,因此就道:“你们女生团这个带头的是不是太急了,要食物就好好说,用得着打人吗?哎,反正事儿都过去了,我们这样也算扯平了,以后好好相处得了。”

    晓悠忽眨了眨眼,也没生气,就道:“你怎么就不发个火什么的?我看你们这边也挺吃亏,食物基本上都搬空了,等下晚餐吃什么呢?你们还要分派人把守校门和其他围墙,万一今天晚上丧尸围攻怎么办,睡觉去哪儿睡?洗漱问题呢?我倒是挺担心今天晚上的状况的。”

    我想女生真的比我们男生心思要缜密,很多细节都考虑到了,我居然没怎么想到今天入夜后的问题,因此无奈地朝她摇摇头。我知道柳胜河这时候在听,但是他完全没有发话。估计问他,他也会说,没问题的,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晓悠忽就说道:“这么说吧。我也建议过赵晓晴在天黑前带大家撤退到比较安全的区域去。我们现在女子团厉害的人还挺多的,我们可以叫几个会开车的去外面抢一辆大巴,怎么也可以装下三五十个人吧?但是你知道赵晓晴怎么说吗?她说不能走,躲在学校里,军队马上会派人过来救我们了。我真是服了她了。”

    “军队在天黑之前会过来?”

    “大概吧。赵晓晴说她接到过军队打来的电话。她妈妈和军区的人认识……”

    听晓悠忽的口气似乎对赵晓晴这个决定很不满,但也并没有怎么反对。假如天黑之前军队能来,我们留在这里也不算是无计可施。但假如军队不来,我们就算白等在学校也迟早进退两难。外面的丧尸我们刚才已经见识过了,想要打倒它们虽然并不困难,但是我们的体力会因此而消耗得很厉害。最终我们的敌人不会是它们,而会是自身的疲劳和毅力。

    我想到这里,柳胜河忽然头也不抬地冒出一句话来:“你说军队的人要过来?”

    “是啊。”晓悠忽很自然地回答。

    “哪个军区?谁打的电话?”

    “啊……好像是南军区吧。赵晓晴妈妈认识的人打过来的,说什么下午就派人过来救援……”

    “现在是下午吗?”柳胜河抬头来看晓悠忽,看了看表,现在是傍晚接近六点,他用反问的口气说道,“南军区已经沦陷了。为什么你们都要指望军队来救呢?”

    晓悠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嘴唇微微发抖,接下来想说的话说不出口来,只在那里皱眉。

    柳胜河“啪”地关上了硬皮的档案本,拿给晓悠忽道:“我看完了。没找到我想找的人。”他说着将档案塞到晓悠忽的手上,站起来对我说道:“凌云,我们走。”

    他的口气很冰冷,似乎对晓悠忽的态度转变了。晓悠忽急急地追了上来,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南军区沦陷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晓悠忽盯着他说不上来。我觉得他俩对话的气氛十分奇怪。在完成这件事之前,柳胜河似乎什么都听这个女生的话,但是当他翻完那本档案以后,他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

    “你忘了之前你欠我的人情吗?你说接下来我说什么你都得听我的。快点告诉我!”晓悠忽的声音有些发颤。她的脸凶了起来,似乎下一秒只要柳胜河不顺她的意,她就会和柳胜河动起手来。

    “我不记得有欠你人情。”柳胜河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的事情办完了。请你回去了。接下来请不要再来烦我。”

    他这话一说,我和晓悠忽同时感到非常惊诧。我不知道柳胜河居然是这样的人,感情之前不惜一切代价在利用晓悠忽,利用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跟那始乱终弃的负心汉有得一拼,不禁说道:“喂,你丫怎么这么说话。人家好歹帮你包扎伤口的,你连谢也不谢,还这么赶人走,有没有礼貌。”

    “没礼貌的是她们。”柳胜河说道。

    “怎么个没礼貌了?”我反问。

    柳胜河没答我,兀自转头朝走廊尽头走去。我给他整得很尴尬,连忙朝晓悠忽说了声“抱歉”。我和晓悠忽刚刚才见面,但都感到非常失望,很重要的线索断了一条,现在剩下的只有吴宽老师、白大褂、解剖狂人、藏文密码等等一干杂乱的信息。晓悠忽只知道天文台的情况,并不知道我这边的具体问题,因此也没有和我深聊下去,只是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个朋友不靠谱啊。”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虽然内心也对柳胜河有很多疑问,但已经转变了对他“不信任”的态度。以我现在的心态,我大概会觉得他“不是坏人”,也称不上是个十足的好人。因此我打了个哈哈道:“我认识他就是那个样子了,不说话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啥,他大概就是那样的人吧。您别上心,别上心。”

    晓悠忽也没回答,心情有些不爽,跟我道了个别就回去了。没走出几步远,我们忽然就听到体育馆外面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打雷?不对,这大好晴天的打雷太不正常了。这声音是擦着低空的空气从远处飘过来的。我们竖耳朵一听,乖乖的,这是直升机的声音!我和晓悠忽对视了一眼,忽然就如光速一般冲了出去。我们这时候的念头十分清晰,这他妈的说曹操曹操就到!谁刚才说南军区沦陷的?军队的人不是好好地派人过来救我们了吗?我们兴奋地像猴子一样窜到了一楼,那里已经有好多学生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有些已经跑到篮球场上,使劲抬头朝着天空看去。有些举着手,朝天空招手。有些在跳跃和拍手,更多的人在朝天空招手呼救。

    “小子现在该听我的了吧?我说军区的人会来救我们就是会来救我们。”

    晓悠忽对我咧嘴一笑。我忽然觉得夕阳下她的脸看着也顺眼了许多,头发随着微风的拂动说不出的轻柔动人。我脑中一下子飘出了一首歌曲,不禁说道:“学姐啊,此情此景,我真想对你大唱一曲‘最美不过夕阳红’……”

    我们推门出去。操场上声音太大了,吵得我的声音差点被掩盖,晓悠忽不知道听没听懂我这个比喻,就朝我眯着眼笑。我们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就在这时候缓了下来,正自高兴,忽然就感到身后有只手卡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往地上压。我一瞬间看到柳胜河站在晓悠忽和我之间把我们都猛地扑倒在了地上,大吼了一声:“快低头!”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对面教学楼的地方发出了响亮的“啪”的一声。那声音直冲着我们而来,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扬起一阵灰尘。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忘记了欢快的呼喊声。柳胜河喊道:“快退后!到体育馆里去!”话音未落,我就觉得我整个人被他拖得往后一直倒退过去。

    有人朝我们开枪?我在慌乱之中盯着教学楼仔细望望。天色有些暗,对面的教学楼里没有点灯,教室里黑洞洞的,完全看不清有没有人在。距离有些远,柳胜河暗暗地对我说了一句:“看来是我疏忽了,这是早上打你的那把狙击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