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代号香格里拉 > DAY 1-73 组队
    我一听差点傻眼了,就想朝他打过去,但是双手给人抓住了,兀自动弹不得,逃也逃不掉,只好说道:“你们都是谁啊!快点报上名来,免得大爷我一个个地审问你们!”

    我一说他们全都笑了,看着我被抓住的狼狈样子就指指点点地,那前排的男生就冲着我说道:“审问我们?你够种啊,先过我史孝龙这一关再说!”

    所有人都哄堂大笑,我暗自“切”了一声,想这么大动静柳胜河到底到哪儿去了,难不成真的上吊自杀了。这接下来可要怎么办,难不成我会被这群学生群殴致死么?他怎么可以容忍那么多人到这个服装店来避难,这605号店铺我之前只听郑治说过,照理来说柳胜河还没大方到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所有不相干的同学吧。

    但是我仔细想了想就知道坏事了。这消息肯定是孟奇散播的。而且不是他刚才去学校找学生会了以后才散播开的,是他在和柳胜河联系了,得到605号店铺可以避难的消息时就散播出去了。

    我没想到孟奇是这种大嘴巴的人,当初在和他视频聊天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一个口风很紧的可靠前辈,没想到他也是一水货啊,我暗自摇了摇头,在黑暗中艰难地辨认着面前这帮人的样子。

    男生堆里似乎有几个是女生,正挤在一起朝着我偷笑。前排的几个男生比较外向,嘻嘻哈哈地在嘲笑我,后排有一个男生没怎么抬头,脸上的下巴到鼻子被手机的灯光照亮了,低着头,似乎非常认真地正在给谁发短信。还有一个躲在更角落的地方,没有理会我们这里的事情,把手叉在胸前平躺着,仿佛已经睡着了,呼呼地打着鼾声。那进来的家伙看我们全躲在衣架后面的地上,也很自然地蹲了下来,

    我正想着搞出点什么声音引柳胜河过来,忽然觉得身后有人靠近,我能从这个人走路的步子感觉得出来是柳胜河,望望面前的这群家伙,发现他们在看到柳胜河以后的表情就在一瞬间都变了,内心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连忙缩了缩肩膀。就觉得头顶有一只手闪电般地伸了过来,想要去抓我面前这人的肩头,那人抓我的手飞也似地松开了,头向后仰,肩膀和上半身已经倒了下去,接着腿也开始迅速地弯曲起来。

    我见他整个人往后退,立刻一骨碌爬了起来朝一边躲开。这下我就见到柳胜河“嗖”地一声窜了出来。他迅速地伸出双手朝两边的人打去。这下子可热闹了,那人旁边的两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柳胜河的动作,就听到“啊哟”两声,两人同时翻倒。这边柳胜河脚步没有停,忽然就跳了起来,伸腿去踢接下来几个人。几个女生吓得推翻了时装架子朝两边飞窜,柳胜河早就看到了她们,故意踢空放过了她们,就冲着接下来那个正在发手机短信一点也没有抬起头来看他的男生一个飞踢过去。

    那男生眼见要被他踢到,忽然冷冷地说了一声“找死”,就伸手来挡柳胜河的飞踢。只听到屋子里响起了很重的“啪”的一声,他忽然就用整只小手臂硬生生地把柳胜河的一脚给挡了下来。柳胜河眼见这一踢没有成功,收脚的速度比踢出去的速度都要快,没等对方抬头进行反击,他就立刻伸出拳头去扣这家伙的面门。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很出乎我的意料,面前这个手机男根本就没有理睬柳胜河的出招,防御的意识比出招的意识还要强,只是狠命地侧了侧头,想要看清手里的东西,身体兀自没有动,一边说着:“我不想理你!你个骚货!”一边愤怒地按掉了电源键,伸手来挡住柳胜河的一击。

    我被这两人的架势给惊呆了。除了柳胜河口里所说的把他打倒的扎针男和机械臂的老A,我还从来没有亲眼看到有谁能挨上柳胜河三招以上的。我们所有人都躲到了一边,把整个店铺给空了出来,在一边观战。只有那个在角落里睡觉的男生直接就没有注意到我们这里的动静,鼾声打得越来越响,似乎一点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接着,我们就看到面前这个男生和刚才一样用小手臂挡住了柳胜河的一击。我暗暗地数着他接招的次数,这是第二招,在我眼里看来,只要他能接住柳胜河接下来的那一招,那么就算他最厉害了。刚才最后一个进来的人喊这群人里的某人为“老大”,虽然没有明确指谁,但我相信凭这个人的能力他一定已经能在这群人里称王称霸了。

    但是我却想错了。我们同时看到这个人用手臂接住了柳胜河的拳头,但是与此同时,柳胜河却闪电般地不知道从哪里挥过来另一只拳头。他的路数太诡异,我们分布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都没有看清他刚才把手藏在了哪里,仿佛是凭空冒出了一只手臂,朝着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方向挥了出去。

    柳胜河的手打在了他的左肩膀上,那人的手机瞬间脱手掉在了地上。就听见一句“我操你大爷的!”那人已经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几步,一手已经顾不得来防柳胜河的拳头,就兀自捂住了左肩膀,另一只手像脱臼一般死死地垂了下来,整个人重心不稳,摇摇晃晃地退到后面的墙壁这才站定。

    我差点就以为这个人要赢了,喝彩的声音立马就要脱口而出,结果他却因为顾及到手机内容而被柳胜河钻了空子,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周围的人在看到他退出去的时候已经纷纷开始唉声叹气,这个时候就忽然听见墙角有一个人幽幽地说了一句话。这句话顿时让在场所有围观的人都泄气了。

    “别打了,你们这里的人没一个打得过柳胜河这个疯子的。”

    我朝着发声的方向望去,想哪个缺心眼的在这种时候给我们泼冷水,还嫌刚才吃拳头吃得不够吗,就隐隐约约地看见墙角那个刚才躺着睡觉的人已经醒了,正舒舒服服地半靠在墙壁上,淡定地看我们这儿的状况。

    我想,好一个家伙,一个人躲在一边冷眼旁观,怕是从刚才开始就在装睡,鼾声连连搞得我们这里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睡鬼,谁也没有理他。这里躲着的男生基本都被柳胜河打了,只有他和墙边的几个女生躲过了这一劫,真不知道他是不想和柳胜河打在装睡的,还是他根本就是个缺心眼,碰巧没被打着。怎么想都比较像前者。

    柳胜河光着膀子站在那里,连气也不带急着喘的,就“哼”了一声,说道:“谁告诉你们来这里的。”

    他这不是疑问句。他也知道刚才孟奇出去的时候没有锁侧门,况且就算锁了侧门,这帮子学生一个比一个精明,在生死光头谁不会立马把门锁给撬开躲进来。因此说完了这句话,就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我知道他刚回忆完弟弟的事情心肠还软着,没对面前这帮闯进来的学生下重手,女生就更加照顾了,连碰都没有碰她们,显然是不放在眼里,因此对他说道:“我估计是孟奇说的。”

    柳胜河没搭理我说的话,面前那个自称史孝龙的家伙就说道:“干吗?这是你家?我听说我们学校那个当爹的是军官的蛮横家伙住在南军区那种一平方米五万起标的豪华地段,怎么会在学校附近这种穷酸的破地下室里遇上你?你遭遇了家门不幸吗?说出来让大家笑话笑话!”

    柳胜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刚才在地下室里跟我说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内容被这些人听到了,这事情虽然与我无关,但是听到面前的人在别人的伤口撒盐巴这种不道德之举,我不由得有些替柳胜河感到愤愤不平。

    柳胜河一句话也没有说,被他踢丢了手机的那个家伙也嘟哝了起来,说道:“老子刚刚在和美女聊天,你居然一脚踢过来,我只好挡了下来。那女的说了一句见我没反应,以为我甩她,凭空就在微信里开骂了。老子什么时候不理她了,都是你这家伙妨碍我聊天!我碍着你什么了,我又没和这批人一起整你兄弟,你凭什么来打我?你他妈脑子被门夹了?”

    他说道这儿旁边起了一阵骚动。有个在说:“你好自为之吧,自古红颜多祸水,别在这种时候泡妞了。”有个就说:“你认真打就不会被柳胜河揍这么惨了。”还有个居然说:“柳胜河都是无差别攻击,你在他的攻击范围内就自认倒霉吧。”

    整个屋子差点就吵开了,忽然坐在屋角的那个男生就说了一句:“别闹了!”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慢吞吞地走到大家中间,不急不缓地说道,“擅自闯入别人的地盘是我们不对。不过今晚的情况实在太危险,我们也确实已经无处可躲了。”

    柳胜河用漠然的眼神在看他。他知道这个人似乎比手机男还要厉害,因为他没有出手和这个人较量过,所以只凭这个人的讲话感受不出他到底有多厉害。不过,从我这个角度来看,能带领团队的人不一定是拳脚上最厉害的那个,而是凭睿智、眼光和震得住所有人的气场来决胜的。这样的人,显然在这群人中存在一个最明显的。

    这个人的表情非常淡定,说话很有条理,虽然感觉得出是蓄谋已久,但说出来的话却不得不让人为之斟酌与思考,不敢立刻进行回绝。他说道:“我这边有几个很能打的哥们,还有三个古灵精怪的学妹。明天的情况恐怕会比今天更加糟糕。你们这儿只有两个人,出行也非常不利。我看你们也似乎有些麻烦事要去处理,柳胜河,你要不要和我们组队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