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代号香格里拉 > DAY 2-2 上路①
    玄殇在大家的背后拍了一下手。他的袖子挽到肘关节,小手臂上粘着一片菜叶,俨然一副家庭煮男的模样,似乎不怕我们嘲笑他的模样,就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道:“江诗说的对。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所以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要准备什么上路,要往哪里走最保险,还有,自身还有什么疑惑的可以立刻提出来。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团队了,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而且人多力量大,可以让大家来帮忙解决你们个人的难题。”

    玄殇的想法和我是一样的。人多力量大就是个亘古不变且不会错的说法。目前来说,我自身最想解决的问题已经清楚了一半。这一半其实是通过柳胜河的笔记告诉我的。笔记里的内容繁琐而没有绝对的关联性,因为柳胜河的叙述大部分都围绕解决他弟弟身上存在的“代号R”的病毒问题,所以对于如今爆发的丧尸浩劫,和我爸爸被嫁祸的事情他是没有办法事先预料到的。

    这是一个令人遐想的关键节点。我没有能从这本笔记上得到更多的情报,就算柳胜河亲口陈述这些内容,也只会让我陷入到更深一层的迷雾当中。和我自己来解读这本笔记的结果可以说是半斤八两。

    从这点来看,很多问题的最终答案可能都在我爸爸这里。其实我昨晚在看这本笔记的时候就大概能够想到一些。我爸爸的名字为什么会被印在化学办公室的白板上?他是不是遇险了所以接我的电话时说出了那样违心的话?因为我爸爸的化工厂的毒气泄漏事故而造成的丧尸病毒是不是与我爸爸有关?而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毒气泄露导致了丧尸爆发?想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应该立刻找到我爸爸,找到那些穿白大褂的人,找到红城团的类似刘应这样的线人,找到那个可怕的机械手臂男老A和他的那些杀手同僚们。

    然后,附加了一切不可能找到的条件以后,我最能够行动起来的一个方法就是亲自去我爸爸的化工厂找原因。

    这是可以办到的。就算我不提出我想要找有关于我爸爸线索的事,提出去化工厂找“代号香格里拉”的毒气泄露事故原因这个行动计划最有可能得到大家的认同。

    我不去想到底有多少人敢去那里,这种事情光凭说是没有人会附和我的。在这些人里面可能有一两个不怕死的神经病会跟着我一起去冒险,比如柳胜河,他的立场是毋庸置疑的。虽然他也说过他要独自调查红城团大部分成员联系方式泄露的事情,不过他最终想要采取的行动可能和我出奇地一致。另外的人,可能一心只会去想要找到能够直到生老病死都不会出大问题的绝对安全的场所。我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究竟已经恶劣到什么程度了,就像柳胜河对我说过在面对完全不了解的敌人时会对生命造成多大危险一样,这是一个未知数。

    假如外面已经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了呢?我仔细地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的可能性。丧尸是在这个城市的早晨一瞬间爆发的,城南根据情况推测已经完全沦陷了,城北似乎还有人存活,军队也在,但是军队现在服从“杀人”的命令,因此绝对不可以往城北逃。军队也开始慢慢地逼近城南进行扫荡,所以城内活着的人不仅要躲避丧尸的攻击,还要回避军队的扫荡。

    至于城外,这真的无法推测。可能逃到上海,你会看到安然无恙的人群在外滩边拍照,逃到福州,大排档边尽是一些大口吃鱼大口喝酒的人。而情况也有可能完全相反,现在全国都笼罩在丧尸阴影当中,就像当年的SARS病毒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如今更为猛烈的丧尸病毒最后将会演变成大面积的死亡和流血事件。

    “附近的城市渐渐地也传出丧尸爆发的情况了……”这个时候我听到唐一说起来。他的手机还有电,能够上网看信息。虽然对于“代号香格里拉”的病毒消息非常地少,大部分都被封锁或是根本没有报道,也不能像柳胜河那样查到国外的消息,但是好歹能看到一些人在论坛发帖,发实拍的影像,来说明当地的一些情况。

    现在想来,这些报道有可能不是人为封锁的,而是“实在没办法发”。因为通讯员、记者也都变成了丧尸,报社、微博的公司、电信大楼里充斥着行尸走肉,谁来发通讯稿?谁有空发?就算躲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了,可能也跟我们目前的状况一样,大部分人的通信工具没有电了,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将及时的情报传到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

    这种情况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可能逃到所有的地方都不会有安全的场所,我们可能会在漫无目的地寻找归宿之中最后丧命。会认为不解救身边的人就自顾自逃命的想法是非常天真的。因为有可能逃到哪里都是一样,最后只会让自己弹尽粮绝、精疲力尽地倒在丧尸成堆的路上而已。

    那么是不是真的完全没有那些坚不可摧的地方了呢?根据大家的讨论,事情可能还没有我们想像的那样绝望。比如与世隔绝的山里、江心未被开发的孤岛、人迹罕至的密林。甚至军营、监狱、没有开演的大剧院等公共场所也是可以躲避的场所。大家一个一个地讨论着这些可能进行躲避的地方,而我则在倒行逆施地思考如何说服大家跟着我一起去化工厂冒险,因此而发话了。

    “大家听我说。”我故意咳了一声想要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我的身上。玄殇刚才说的谁有问题谁来提的开头语起到了效果。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我真的有需求,哪怕是便秘的需求,也会耐下性子听我说。这大概真的是酒足饭饱使人心情愉悦的妙招。

    我鼓起勇气让自己说出来的话完全不反悔。假如我有能力逃出去,那么我至少想在有生之年解开这些谜团,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没有什么梦想,真的要说,我的梦想可能只是让自己不要活得太遗憾,不要到死都搞不清楚一些事情,不要被丧尸不明不白地咬死,不要用凄惨的死状来给周围的同伴看笑话。而且我这个人本身就喜欢冒险带给我的刺激与乐趣。因此我接下来说的话丝毫都不带煽情的成分,只是一字一句清晰地表达出我的内心所想。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我很想去冒险。这种丧尸横行的时刻难道没有人对丧尸爆发的原因感兴趣吗?没有人想要一举铲除病毒的源头吗?没有人觉得要一辈子和这些丧尸共处在同一片地方是十分让人难受的事情吗?只挨打不还手的感觉真的非常窝囊,我真的不想再这样憋下去了,我很想出去大干一场,调查清楚丧尸爆发的原因。”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半是真实的,一半则在提防每一个人的神情。在座的人里有一个人果断地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我看了看他,发现他就是那个自称八百米跑得很好的谢宁。

    “完全铲除病毒源头的可能性不大,假如这种病毒真的是靠空气传播,那么必须依靠专业的技术人员协助才能够将病毒隔离出来。而且感染病毒的人也必须全部都清除掉。这样的作业量相当巨大,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就的。不过……”

    谢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表情有些犹豫。

    “不过我在想,你小子看上去像是个一天到晚满脑子想要冒险的人吗?和丧尸待在一起的确让人很懊恼,但也不能依靠没头没脑地乱闯来找病毒的源头,必须要有所侧重。”

    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他似乎也想跟着我去调查病毒源头。我刚才说的某一点激起了一些男生的认同感。

    “我也想调查这件事情。我从昨天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了。为什么病毒爆发,大部分成年人变异了,而我们这些年轻人却没有变异?这是不是和基因有关系?假如能够阻止丧尸病毒继续的蔓延那是最好的。没办法阻止的话,活到那时候再考虑找其他的避难所也成啊。”

    说话的是辰僷。他看我的表情好像有些自来熟,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但又记不起来了。他也没说和我很熟,但是说起话来那种腔调好像明显在附和我。

    所有人都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有的觉得出去冒险的危险系数太高,如果不做充分准备的话,去化工厂肯定前途多舛。有些人胆子比较大,觉得这么多有一定能力的人一起出发不会出大问题,万一遇到了没有预料到的危险,立刻撤退的意识总还是有的。我们并不是去盗墓,或是去深山老林里求仙求佛,自然遇不上什么妖魔鬼怪。我们只是去化工厂,应该会有办法调查出些什么,然后全身而退。

    女生也在积极地参与讨论。出乎我意料的是,女生们的胆子似乎非常大,她们也不希望优哉游哉地活着,就连年纪最小的苏锡也提出自己可以做一些替补的后勤工作来改善大家的生存环境。不过只有一个人没有怎么上心地孤零零坐在一边听我们大家的讨论。我望了望这个人,他的头低得很低,双手抱着膝盖蜷曲在那里,用眼睛直勾勾地扫视大家,为人似乎非常内向,我记得昨天晚上玄殇介绍过他,名字叫做李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