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代号香格里拉 > DAY 2-62 蹂躏
    人群中没有来得及发生骚动,枪声又不合时机地响了起来,这次是袁子鹰倒了下去。这个高个子女生并没有发出呼叫,而是在子弹来到之前闭了闭眼,就这样坚毅地面对了自己的死亡。

    血水从他们躺倒的地方蔓延开来。人群中终于有人承受不住地大叫起来。我看到梁少和于展男在惊慌地喊叫,企图逃脱。但是他们并没有移动步子,周围站着的壮汉将他们的去路挡住了,而且他们知道,只要一动,就有可能受到更为可怕的报复。

    高澄闭着眼睛,子弹间不容发地打了出来。这是第三枪,在梁少的哀号声中,于展男倒了下去。梁少再也忍受不住地喊了起来。

    “不要打我!不要朝我这里打!凌云,你看到了没有?你有什么不能答应他们的话?你答应他们就能够让我们活下去!我是说真的,我们被抓到这里好几天了,他们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为什么你一来,我们就要被一个个地杀掉!我恨你!你这个自私卑鄙的家伙!”

    梁少的眼里快要喷出火来,朝着我咄咄逼人地说着。我无法回答他的话,或许我就是一个自私而又卑鄙的人,但是我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要如何去救他们?我可是自身难保了。我努力地吐出一句“对不起”,但是我的声音全部都被淹没在了梁少的责备声当中。

    他一说,周围的常戈也跟着一起说了起来。常戈的态度和梁少不同,并不单单是责骂和诋毁,而是用急躁的语调对我说道:“你不要再犹豫了,快点决定吧!再不决定我们都会被杀死。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你也会死的!凭你一个人是对付不了他们的,快点妥协吧!”

    我浑身都在颤抖着,面前的这些人渐渐地让我感到了陌生。高澄就在这个时候扣下了扳机,子弹朝着常戈的方向打了过去,但是常戈的身边猛地窜出来了一个同学,挨了这一下子弹。这个人是一直跟着常戈的学生会干事。虽然我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刻,但是每次见到常戈,都会在他身边看到他。这个人显得忠心耿耿,就算是死,也要替常戈挨这下枪子儿。他的胸口被子弹打穿了,血汩汩地留出来,但是他显然还没有断气,双眼圆睁着,盯着高澄看,嘴里微微地吐出了一句话来。

    “可、可恶,就算要死,也要做一点什么事来弥补我的失误,咳咳……”这个同学说着,嘴里呛出了鲜血,靠着常戈的胸口倒了下去。

    常戈的怒斥声开始变成了哭腔,跪在地上望着这个同学,不停地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误踩进机关并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自责!这个地下本来就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谢谢你,会长……”这个同学不断地呛出了鲜血,半张脸因为咳嗽而被涂成了暗红色,显得非常慑人。但是他这个时候却截断了常戈的话柄,急匆匆地想要把所有的话都一口气说完。

    “你其实是一个好会长,一直带领着学生会的人为大家做事……没有你在,我真的不知道需要如何为大家服务……三年来真的谢谢你这么照顾我,让我成长了许多。可能别的人对你有很大的意见,但是在我看来,你就是最好最好的学生会会长,没有人能够胜任你这样的职位了……”

    “你不要再说了!你伤得太重了……”常戈跪在那里,膝盖忍不住地抖动着,低下了头去。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听声音他似乎开始抽泣起来。我第一次看到表面冷淡而对下属颐指气使的常戈表露出如此悲伤的感情。他终究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看到一直在一起共事的同学即将步入死亡,他最后还是表露出了他最真实的感情。

    躺在那里的学生一动不动,不再说话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似乎觉得自己得到了会长的认可,永远陷入了甜美的梦乡。高澄举着枪,睁着眼睛看到了这一幕,淡然的表情转变成了微笑,就盯着常戈,冲着他稳稳地抬起了枪支。

    “你现在也想一起死吗?死了以后就可以去地狱陪你们那些学生会的同学了。不过,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在学校共处了那么多年,我对你的感情和你对他们的是相同的。”

    高澄微微地笑着,望了一眼我。我知道他作为一个老师,可能并不会被我所熟知,但是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常戈不可能不了解。常戈也是从我们学校初中部直升上高中的,对于一个在学校呆了六年、但凡师生之间的事物、活动、校际比赛等等都需要经由他之手,他没有理由不认识高澄。在被抓起来以后,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和高澄面对面地谈过话,不过,从他浑身邋遢的情况来看,想必他没有受到体罚也遭受过精神上的摧残。

    他的头抬了起来,眼神死死地盯着高澄,说出口的话显得非常恶毒,但是用词却并没有显得肮脏,多年处理事务的敏锐狡黠的态度使得他越发临危不乱,他此时表现出来的态度连我都为之惊叹。他胆子很小,很多时候都需要我们挡在他的面前,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再怕死了。他一定见识过了比死更为可怕的事情。

    “高老师,你一定是个出色的好老师。在你年级的老师群里你就是带出高分班的榜样。但是私底下学生都在议论你,觉得你太过苛刻而显得不通情理。谁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对他们来说,你就是个会说话的教育机器而已。你不会把人生经验教给他们,而只会用各种手段逼迫他们学好你教的这门课而已。你知道你的失败之处在于哪里吗?没有一个学生敢来和你闲话家常,也不会有学生会来主动和你要手机的号码。我时常会感受到一丝讽刺,因为我知道那是比孤立一个人更加值得取笑的话题。”

    常戈冷笑着说道。虽然眼眶里残留着泪痕,但是他却坚定地一字一句大胆地冲着高澄说着。我佩服他的勇气。他身边的赵晓晴抬起头来朝着常戈看,眼神里透出了讶异的神色。但是她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继续听这两个人的对谈。

    高澄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被说到了软肋,表情已经冷了下去,就道:“哼,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放弃作为教师的本职工作了。我现在是在为这个组织工作,这是更为神圣的职业。你知道我每天都对着这些聒噪的学生会感到如何绝望吗?我不想在这些蝼蚁之辈面前施展我的才华,这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挑战性!我早就在内心当中将他们杀戮了好几遍了。对,就是模拟这种杀戮的身临其境的感觉,最后,我得到了机会,成功地将他们杀掉了。我将讨厌的学生杀到一个都不剩,把他们一个个地肢解开来,用他们的身体来进行这神圣的实验。”

    高澄用奇怪的声调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常戈明显地愤怒了,大声地嘶吼道:“你这个疯子!你不配当老师!你更不配当做人!你为什么要来到学军四中教书?你早就有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了,你的内心早就已经被黑暗所吞噬了!”

    高澄似乎在笑声中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我早就已经迷失了。为什么要来教书?让如今的我再仔细地想一想,我觉得其实我并不喜欢你们这些朝气蓬勃的孩子。每当看到你们这些欣欣向荣的积极态度,我就会十分反胃,想起自己并不光彩的童年。你们太过优越了,你们生活的时代不能够让你们尝到酸甜苦辣,尝到生活的艰辛。所以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也和我一样尝到地狱的滋味。我现在终于解脱了,我喜欢自己的这份工作,因为它让我感到非常自由,让我内心这种毁灭你们的欲望得到释放!”

    高澄疯狂地大笑了起来。大厅之中充斥着一阵嘹亮而可怖的笑声。我浑身的颤抖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窒息感。这才是他内心真正的黑暗想法吗?我的脑海中一瞬间映出了许许多多教师的影子。所有的影子全都对着我咧开了嘴,开怀大笑。不,并不仅仅是老师,而是许许多多的施虐者、杀人犯、靠着肮脏的交易平步青云的走狗……充满着希望的孩子们进入到社会,被社会的压力所击垮,热情而天真的内心被腐败肮脏的洪流所冲溃,永远不复存在。当他们成为了这样的大人,他们也会用这种堕落的理论来教育自己的下一代,致使这种邪恶如污溃一般的恶魔一代一代地轮回,在新生的意志下重生。

    我盯着面前这已具徒有着人皮和血肉的行尸走肉,吴宽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不偏不倚地响了起来。他十分冷静,并没有因为常戈和高澄的对话而动容,比起高澄,这个老师更加难以令人捉摸。他似乎没有什么弱点,也看不到黑暗的内心,他一直就如一个严肃而刻板的军人一般,对高澄说出了苛责的话。

    “够了,你今天已经非常失态了。对这些学生说再多的话也没有用。今天就到这里,把剩下的人带出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