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大结局
    “你的良心果然不会痛,无论我年纪多大,里头那个都是生养我的亲娘耶!”

    宋岩书火大的也来了个良心质问,米迦勒愣是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

    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等秦若白以一种神奇的合理安排,成为了宋岩书的监护人,并且让他住到了隔壁时,他才意识到这个娘亲是个多么不可思议的大神。

    不等他膜拜自家娘亲,那个搬到隔壁老王那套房的主人也住了进去,在一阵阵奇怪的响动过后。

    一位堪称盛世美颜的女人,敲响了秦若白的们,女人很有礼貌的递上自制的小饼干:“听说你们家养了猫,特意还做了点猫饼干,希望你们喜欢,我还是隔壁的李德荣。”

    秦若白眼睛一亮,大门一开,真心邀请曾经的偶像:“方便进来坐坐吗!您是在医学界发展的大佬,我在报纸上看到过您。”

    对着她诚挚到布满星尘的双眼,李德荣难以拒绝,穿着对方准备的兔子拖着,进入了大厅。

    看着和猫抢遥控的少年,愣了一瞬,不为别的,这个少年有一张她曾经夫君的脸,若非还没长开,她估计都会认错人。

    晃了晃神,她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你好。”

    宋岩书收拢好自己凌乱的领子,端正的起身,举手投足淌着岁月沉淀的优雅:“您这边坐。”

    恍恍惚惚的坐下之后,喝着秦若白端过来的蜂蜜柚子茶,她还有点身在梦中的感觉。

    几人相谈甚欢,大胖也非常喜欢对方送过来的小饼干,李德荣也知道了隔壁那对姐弟其实不住一套房。

    关注久了之后,她也终于发现他不是他的事实,但也是见过类似的人,她才知道,以为不怎么放在心上的人,其实一直被她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

    本以为这次退下来,会找个相亲对象结婚,没想到到头来反而出了这样的问题。

    时隔一年,李德荣又重新递交申请,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事业当中,有了终生奉献给制药的打扰。

    事后宋岩书问起李德荣的事情,秦若白解释:”在我回来之后,一切都会慢慢回归正轨,但是总会因为穿越后遗症,导致许多事情无法合理化,她才会下意识来到了我的近前,融合这种合理化,用正常的心态看待穿越这件事。”

    宋岩书听完之后,沉默良久:“那么我合理化之后,也会离开你身边回归自己的生活吗?”

    秦若白愣了一下,随即取笑:“过了百来年,你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你监护权都在我这里了,还想什么回家呢?”

    这里就是他的家,不是么。

    宋岩书想明白之后,露出一个窃喜的笑容:“有娘亲你护着,我有预感,我会就此一路顺风。”

    秦若白别有意味道:“一路顺风是可以做到,没什么存在感也是真的。”

    一切合理化之后,依旧待在她的身边,就只会和她一样,即便考了多少次的证书,也没人会觉得奇怪,更别提大肆报道。

    “对了,明天我要去一趟异世界,那位曾经帮我修复位面防护网的大佬似乎有醒来的迹象,我还不曾谢过人家,你要一起去吗?”

    秦若白目露询问之意,等着宋岩书的答复。

    宋岩书摇了摇头:“既然已经结束了,就不能继续留恋,否则生出什么不能割舍的想法,只会自我折磨。”

    这一点他看得很开,曾经拥有的在死去的一刹那,他已经有了割舍的准备,自然不会在回来之后还不断惦记着以前。

    向前看才是该有的生活态度,向着现在看容易被现实击败,往远处看反而能够保持美好的畅想,从而让心情美好。

    美好的心情才是生活的基础,他这些话其实也是有劝慰秦若白的意思,可是又不好明着说。

    秦若白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每个人的生活态度不同,他认为的好不一定适合她,记住百里御对于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再次踏足异世界,她总会萌生一种羡慕的感想,空气真是令人身心舒畅啊!

    “师兄,你怎么还在这里?”

    秦若白没想到才刚刚过来,就会看到师兄站在目的地,似乎在看守着什么。

    见到秦若白的到来,青玄有一瞬的僵硬,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秦若白眼睛一眯:“我为何不能过来,人家帮我的忙远胜于我分化半颗心维持异世界的运行,自然也该有这一声的感谢才是。”

    位面防护网要是没了,整个主世界都会被混乱所毁灭,异世界没有大佬的维持,却也能正常运行,只不过是进展会缓慢下来,她才分化出一半的心力来推动异世界的进程。

    之所以叫对方大佬,那是因为主世界的看守就真只是个看守者,异世界却是个人独有,也就是说秦若白想要得到主世界的认可,估计等上千百万年也不一定成功。

    独有一个位面的人,简直就是秦若白眼里的大神啊!

    “师兄,你干嘛呢?”

    望着面前这个挡着路不让她过去的青玄,秦若白举起手晃了晃,颇有种你不解释清楚,我就揍得你满地找牙的节奏。

    青玄一口气提着不上不下,恨铁不成钢道:“去去去,进去了别后悔就行。”

    秦若白不明所以,不过总觉得这是他师兄故意吓她,不让进她反而更加想要进去了。

    青玄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头疼的挥了挥手,在秦若白进去之后,一脚踹在了门口的世界基石上,转身就走。

    眼不见为净!

    秦若白走过世界基石,脚步不由自主的顿住,望着大片的桃花愣神,不自觉伸手接住随风飘零的花瓣,似乎闻到了她曾经开封的桃花酿的气味。

    小径上有人缓步走来,似乎在她的身后,可她却不敢回头,生怕坏了心底的那一点念想。

    来人的手很长,他手臂穿过她的腰间,将她带进怀抱之中时,她看到的就是那双熟悉的双手。

    紧紧靠在他的胸膛前,她依旧不敢回头看他。

    男子嗅了嗅她发间的暖香,薄唇蹭过她的耳垂,最终落在她的脸颊一侧,他说:“卿卿不打算回头看我一眼吗?”

    低迷的嗓音与百里御的有些不同,可语调却是二人床榻之上时常有的调调。

    秦若白脸颊窜红,紧张的拽着自己的身侧的裙摆。

    他闷声一笑,伸手转过她,二人相对而立,她低着头看着他的鞋面。

    下巴被人挑起,她睁着明净如清泉的双眼,静静的看着他,即便相貌上有着不同,可她还是认出了他。

    “你为何会在这里。”秦若白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却被他下意识错开,心尖一颤,愣愣的看着自己被躲开的手。

    他拒绝她的碰触,秦若白脸色有一瞬的苍白,对了,她是前来感谢那位大神的,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除了那位大神,也就没有别人了。

    百里御只是他的一世,亦或是他睡梦中的一个意识罢,谁会对一个梦境在意?

    退后了一步,秦若白眨了眨眼,收敛了不该有的神色,垂下不妥当的手。

    “此番前来,是要谢过先生对蓝星位面的援手,若是先生有所需要,我秦若白义不容辞。”

    秦若白低敛目光,恭敬的说明自己的来意。

    对方却是好半天没有反应,该不会是她说错了什么?

    小心翼翼的抬眼,却恰好被摄入对方平静的眸色之中,她想要闪躲,却被他扶着面颊,倾身吻住了双唇。

    秦若白一呆,习惯性搂住了他的后颈,辗转碾压,呼吸很是急促,一直到被他压在一颗桃树上,拉扯着腰带的时候,她才恢复了一点神智。

    “别!”

    “别什么?”

    像是故意使坏,钻进衣摆内的大掌撩拨着她,脸色腾的由白转红,很是……销魂!

    没能阻挡住对方的攻城略地,秦若白溃不成军,待她清醒过来之后,两人已经躺在一张塌上。

    靠在他的心口处,听着他的心跳,忽而有些想要落泪。

    “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他捧着她的脸颊,吻在她的眼睛上,沙哑着嗓音:“既然是好事,那就别哭。”

    秦若白固执的像个老顽固:“我没哭!”

    嘤嘤嘤了好一会,她才恍惚发现自己好像在委屈的撒娇,被哄着又缠绵了一次过后,她扶着酸疼的腰,想起了师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她就是送上门的食物,被饿狼来回啃着,最终连个渣渣都不剩。

    而且不愧是大神,人家一夜七次郎,他一次抵好几夜!

    说好的性情温和呢?

    为什么都没了?

    百里御的性情与之前变化甚大,比起那时候的温润如玉,现在的他就是随心所欲的代表。

    他偶尔半天都不曾搭理她一次,时常又会缠着她逗她,直到她受不了患得患失打算回去工作。

    他又一本正经的收拾包袱,跟在她身边一起去了主世界,对着总是过来蹭饭的宋岩书来了一顿成年人不该过于依赖老母亲的言论之后。

    将宋岩书拒之门外,并且从秦若白的账户中转了一笔钱,让宋岩书吃外卖去。

    霸占了秦若白的所有时间,怂恿秦若白不务正业,时间长久了,秦若白觉得自己距离失业的进程有近了一步。

    “你这是误我!”秦若白眉头紧皱,严肃的给予提醒。

    百里御将她捞进怀里:“来,我们看电影。”

    秦若白弱弱的挣扎:“我不要看小电影!”

    拿着恐怖片的百里御故作震惊:“原来你喜欢那个,我现在就换!”

    秦若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