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二十二章养精蓄锐
    晚膳后,秦筑端着长女顺手递过来的苦荞茶,他常食荤腥饭后习惯来杯茶水,其他茶饭后不适合马上喝,秦若白让人给父亲备上这种健胃消食的苦荞茶。

    闺女俩的功课秦筑也就询问两句,然后就是武艺之事,说来秦筑本身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家中只一妻一妾,各孕一女儿,如今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五岁,他却不急着非要儿子,反倒是对秦若白和秦若紫多有宠爱。

    不求她们非要有什么才女名头,只要求知晓史书通达明理,可惜他不知道的是,后院女人之间的你来我往,远远比男人间的刀光剑影还要来得残忍。

    秦若紫被二姨娘彻底引到弯路中,为了荣华富贵选择投机取巧。秦若白重活一世学会了权谋算计,心生靠山山倒的理念。

    两个女儿人前人后早就有了各自的心思。

    “姐姐今日可是去了哪里?回来的这般晚,京中近来不大稳当,还是莫要总是往外头去才好,免得……。”

    十四岁的秦若紫,说话行事都还是稚嫩的。

    不说她身为妹妹过于了解姐姐的行动,透着怪异的不寻常,就是她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的语气,根本掩盖不住她的幸灾乐祸。

    秦若白抬头:“不饶妹妹担忧,不过就是踏春赏景罢了,就算有危险,将军之女应该也能比其他公子小姐跑的快些。”

    秦筑笑:“说的不错,咱家人丁不兴,冲锋陷阵女儿家不适合,危险来了,跑得比别人快些就行。”

    一下不行,那就加一层压力。

    “听外头有消息传来,刚刚今天就有采花贼被抓,姐姐出门可还是要小心一点,女子最重要的就是一身的清白了。”

    秦若紫说的轻快,秦筑都停下了喝茶的动作。

    采花贼可以说是可以毁了一个清白姑娘的利器,姑娘家在外头被盯上了,可就不是一件幸事。

    闻言秦若白若有所思,采花贼被抓,才不过是一个下午的事情,她倒是不知道,一个官府消息,都能这么快传递到内宅中。

    不可能是秦若紫自己知道的,那就只有二姨娘会给她说这类的话,如此一来,说明二姨娘个人有一套传递消息的来源。

    秦若白抿了一口茶,转向父亲:“说来有件事需得向父亲报备一下,免得到时候您摸不着头脑。”

    秦筑放下杯子,老神在在的点头,示意秦若白可以直言,他不是没看出两个女儿面和心不和,但在他眼里只是小打小闹,无伤大雅。

    她摇了摇头,若有所指看了秦若紫一眼:“这件事涉及名誉,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多了反不是什么好事。”

    秦若紫本想坐在凳子上不动,装作不懂,可父亲的眼神停在她的身上,她只能忸怩了一下,不情不愿的撅着嘴出去。

    待门外没了声响,秦若白才说起今日发生的一些事,挑捡能说的给说了,比如采花贼是她抓的,太尉之女是她救的,这采花贼可能是太尉府中的为分家的亲戚所安排。

    秦若白需要父亲的重视,由不得别人在把她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也就需要显出自己不一般的一面。

    秦筑听了之后,并没有急着表态,“能确定他们不是故意凑到你面前来的吗?”

    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问这个,不过既然问了她还是能回答的:“我去的时候没有和那些人遇上过,去清平寺也是临时起意,我待的地方比较偏,那个角度看不见我的身影。”

    多重保障下来,秦筑才斟酌了一下语言:“父亲不是不信你,而太尉是祁王的人,父亲掌西北十万兵权,不宜与任何一个王爷有所牵扯。”

    与一个小女儿说这种话,就是怕小姑娘被繁华迷了眼,那种漩涡之中哪有什么好待的,秦筑可就这么这么一个嫡女,自然有的是人愿意和他结亲,没必要与那三个狼崽子牵扯在一起。

    没错,云启帝在秦筑眼里就是一匹笑眯眯的狡猾老狼,老狼的儿子除了是狼崽子还能有什么,除非云启帝带了绿帽子,混进去了一只雪地犬。

    秦若白小脸一白,“那父亲我是不是做错了?”

    说到底还是不懂弯弯绕绕的小女孩一枚,秦筑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怎么会,司徒浩南那个老狐狸,能让他欠我些许人情,我高兴还来不及。”

    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无论如何,司徒浩南以后终归是在他这里欠下了一笔。

    能混到太尉这个职位,司徒浩南就不是不懂变通之人,若是丞相李安,秦筑避之不及,可司徒浩南这种妻子过世后就停妻不娶,宠闺女更是出了名的,这种人一般坏不透。

    “那父亲还是给我请个武师好了,我这三脚猫功夫也就暗算人有点用,遇到危险可能就不顶用了。”

    秦若白满脸的惆怅,似乎为此非常的苦恼。

    “要是我也和司徒兰芳一样,遇上这种事,还真是防不胜防。”

    不得不说,她这副装模作样的小可怜姿态,确实让秦筑陷入沉思中。

    “女孩子家学武太过也不好。”比如以后夫家不好找,男人知道男人,秦筑自己就喜欢那种文文弱弱的。

    “可父亲现在颇为引人注目,那次越王送来的东西,不就是心怀不轨么!”有时候躲避不代表就走出了漩涡,秦若白最理解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感觉。

    甚至因此被一锅砸得爬不起来,她如今内心渴望成长,想要强大到别人无法轻易暗算到她。

    不说二姨娘本身的不寻常,给秦若紫增添了许多的资本,而她的母亲江采蓉,却是一个需要她来守护的弱女子。

    起点不同,她只能更加努力,前世那些是莫须有的未来,虽然是个提示,却也是个负担,那切身体会的感觉不断的折磨着她,却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谁也不能说。

    可她依旧要感谢一切能够从头再来,否则母亲哪里还能安安稳稳的活着。

    而她想要维持这份安稳,就不能只是想想说说,必须为之付诸行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