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许动
    空旷的室内,静宜冷笑一声,“既然要杀,就杀了个最大的。”想来对方也会在暗中给她助力,这是她拖延时间的一个理由,毕竟她可是个盲目到只想要报仇的人。

    机会只有一个,那么自然是要选择自己的主要目标,这个理由再合适不过。

    柳二娘震惊了:“你要刺杀皇上!”

    她不禁有些怀疑,整件事情会不会是静宜自导自演,要是最后真让静宜成功了,三娘回来会不会砍死她这个师姐。

    想起师门中温柔之最的三娘,柳二娘陷入了沉思……

    去他娘的温柔,三娘这人是两个极端,向来是能做好人就不做坏人,可做起坏人就不是人。

    “信我一回,我不想三娘恨我,只需她为我找到女儿的这条消息,我就不能愧对于她。”静宜自己的性命可能不重要,可错过了女儿的成长,不代表她就缺了那份慈爱的心。

    柳二娘莫名就想要赌一把,赌这个女人还没有完全失去了人性,眼中不是只看到了复仇的幽芒,可能静宜本身身陷污浊不堪过往中,可不代表她是个没有曙光的人。

    骨肉至亲,能带来的影响必然是极为的壮阔,可能无法完全的放下仇恨,可在仇人为明的时候,这份迫切感也就减弱了许多,幕后之人到底不是女人。

    女人疯狂起来,确实会被蒙蔽双眼,可不代表她们就没有脑子这个东西,他们错估了静宜女儿所带来的情感羁绊。

    她的女儿就是让她不想死的止疼药,能让她想起人生中不想缺席的份位,她想做个母亲,能够守护孩子的母亲。

    十天后。

    天和办了一场对辽国的欢迎宴,实际上就是云启帝自己想要办个赏菊宴,他想吃螃蟹了,每当到这个时候的才能够吃得爽快。

    毕竟大家都在吃,就不会显得他格外喜欢这道菜,他是男人胃口大,多吃几个也不为过。

    秦若白乘坐自己的小轮椅,腿上盖着枣红色的小毛毯,云启帝不知从哪里得知她身残志坚的要来吃螃蟹,特准花生推着她进场合,想象一下就囧得不行。

    可到底是得到了吩咐,她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厚着脸皮过来了,不然她这副奇奇怪怪的模样,一进场就被人行注目礼。

    真是……怪羞涩的!

    司徒兰芳对她的这副模样真是到了无力吐槽的地步,接过花生的手,一边推着秦若白一边忍不住询问:“你都这样了,怎么还过来?”可以说是很不客气的直戳秦若白囧囧的内心深处。

    然而秦若白瘪了瘪嘴,惨兮兮的摇了摇头:“说来话长……”完全不想提起,不敢置喙幼稚鬼一样的云启帝,那样太毁帝王形象了。

    “那你就长话短说!”她越是不说,司徒兰芳越是兴致盎然的想要知道问题根结所在,秦若白这副模样进来,肯定是需要得到贵人的准许,想必这件事情肯定跟所谓的贵人有关系。

    秦若白瞥了一眼高高在上的那个位置,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以老夫子的口气叹息道:“不可说!不可说!”

    她这副模样到底是太过奇怪了些,引得到处都是人要过来问上一两句,为了探听消息,一个接一个的,还故意扮作于她很熟的样子,关切的询问她如何受伤的,更有那眼睛锐利的还过来询问她轮椅的制作者。

    “我家婢女依照看过的书上描述的工序所制作而来。”

    至于什么书?

    “她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书了,若是找到了定然会告知。”

    每个人过来询问,她都极为的客气,有些话放在心上,有些话抛之脑后,到时候一句没找到就是愧疚的搪塞,谁叫你们自己不多读书,怪我婢女太博学喽!

    秦若白一点都不想他人随随便便就得了便宜。

    司徒兰芳一会就被挤出了包围圈,等她想多问几句的时候,辽国的人进场了。

    众人目光一致的转向款款走来的俊男靓女。

    男的是辽国大王子祁连寒月,五官深邃,面色冷淡,很是敲动一些女子的省美观,只觉得对方那份强势霸道的气势,极为的令人屏息凝神。

    最为想要挖掘他不曾显露的笑容,那无人见得的一面又该是如何的令人怦然心动。

    跟随着他旁边的小公主祁连初雪娇俏玲珑,整个人都透着精致的美,尤其是那双眼灵动纯净,似乎一探就到底,极为简单,让人忍不住觉得轻松。

    四下打量的模样,让她显得极为的孩子气,一身水蓝色的异族服饰,使得她行走的时候都像是在舞动,额间装饰着剔透纯净的水晶链条,清水的蓝色,显得她的肌肤如玉瓷般白皙幼滑。

    同样都是公主,南蛮公主宛若妖姬,辽国的这位公主剔透的像条不知世事的美人鱼。

    秦若白砸吧砸吧嘴,这年头怎么美人都像批发一样,一个比一个水灵,弄得她看自己像个豆芽菜一样寡淡无味。

    难怪百里御对她没有爱了,一定是她长得不够出色,所以百里御选择娶她,应该就是为了父亲的实权了,秦若白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总觉得自己被这个理由说服了,堪破了真相。

    莫名伤感!

    殊不知依旧有人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看别人觉得别人好看,别人看她,也觉得她好看,她有种秋叶般的静美,不符年龄的沉静,目光流转总带着透彻明朗,气质文雅淡然。

    随着提前一步落座的云启帝客套完毕,歌舞升平,菜肴陆续由姿容优雅的宫女端上了桌,众人借着推杯换盏交流感情,清淡的菊花酒让人保持着微醺不醉。

    步履轻盈的领舞舞姬旋转出场,紫色的衣裳更显妖娆姿色,身段柔软得惊人,秦若白看着看着脸色就僵了。

    小师父!

    “皇上,臣有事禀告!”

    秦若白被吸引了目光,侧头看向说话的那人,突然说话的是费乐生,他这人依旧是如青松般高冷,一旦张口说话,就显得极为不同。

    “所为何事?”

    云启帝差点被突然而至的声音给噎住,脸色不大好看极为严肃的看着费乐生,有什么事非要这种时候说,不过今日这费乐生倒是少有的前来参加宴会。

    他突然心情就不大美妙了,费乐生作为京兆伊,能让他亲自面圣的事情,必然不会简单到哪里去,好不容易轻松一瞬,就被破坏了氛围。

    云启帝:唉~

    也正是因为费乐生的打岔,歌舞皆是停顿,伫立在一侧,看得秦若白心情烦躁,小师父进宫能有什么好事,她才刚刚不久前从玉竹那里得知消息,正打算等三娘回来让她分析分析。

    现下正是秦若白最不想面对的情景,可偏偏就发生在眼前,让她措手不及,完全没有应对之策。

    费乐生这家伙真正做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地步,他大手一挥指向舞姬之中,“经臣查证,这群人中隐藏了刺客在其中!”

    秦若白心头一凛,目光锐利的射向了费乐生。

    费乐生似乎有所觉察,可这时候他面对的是皇上,不会允许他眼神不定的四下观察,否则他这番话的力度就会被削弱。

    似乎是因为被说破的原因,舞姬中有人按捺不住,剑影一闪,飞跃而起,直直的朝着云启帝而去,有人从云启帝身边跨出一步格挡住刺客的细剑。

    云启帝镇定的由侍卫护着退后,静宜却并未动手,依旧轻纱蒙面,露出一双极具风情的双眼,独独的站在原地观望,让秦若白小心脏不上不下的,就怕小师父骤然出手,在场都不知道会不会有能阻挡得住的人。

    而秦若白因坐在轮椅上的缘故,在其他人竟然有序的后撤中,她也是极为突兀的坐在原处,余光瞥向混乱中渐渐靠近云启帝的太监,以及与舞姬混战在一起的几个年轻人。

    三位王爷也都极为的奋勇,与那些武技高超不亚于舞技的舞姬们混战一起,那些人对上他们,可丝毫都没有半点留情面的势头,生死关头的总能被逼出更多的本事。

    这是秦若白第一次看到费乐生与人械斗,这个斯斯文文的男子不逊色于他人,他手上持有的是对方的武器,一把细软的剑被他耍的锋芒毕露。

    此时人多反而并不是好事,这些人动作间极有章法,层层围住了剩余众人的退路,一个盯着一个,他们知道了若出去了,就是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

    让猎物跑出了包围圈之后,他们自己就会成为了众多侍卫的猎物,正当一群人都僵持不下的时候,静宜动了。

    锐利的光影朝着云启帝而去,秦若白双眼骤然瞪大,她小师父速度太快,其他人根本阻挡不及,也是这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秦若白的身上,她突然中从盘腿的坐垫上站起。

    “大人,莫要轻举妄动,刀子不长眼,我手一点都不稳。”

    秦若白清浅的粉唇吐露的语气阴恻恻的,手上没有过多的锐器,只是一把特别好携带的折扇抵着面前这人的脖颈动脉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