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只有更难听
    “包子?”

    付眀蕊一脸懵逼,不知道她和包子什么时候又牵扯上了关系,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为了逃避现实,她半天都没有吱声,希望刚刚的那一声包子,只是她的幻听。

    片刻的凝滞之后,霍畅头大道:“她还只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做得了青楼领头人。”

    根本经不起想象,以后他要是应和同僚邀请,一起到前往茗花轩喝花酒,然后接待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表妹,只要一想到付明蕊用她那娇柔的声音喊着他表哥,鸡皮疙瘩就能堆满一缸腌成咸菜。

    “呵!我把她换来就是为了做这件事情,她不做难道我做吗?”秦若白搞不懂事精的理解能力,她特么的看起来像个好人吗?

    难道是刚刚虐的不够使劲,以至于这霍畅没一会儿就又开始犯贱了,摆明了就是找抽的趋势。

    付明蕊和向晴偷偷交换一个眼色:要不你跟着他回去?

    向晴抖了抖眉毛,坚决的摇了摇头:我才不要跟他回去,到时候没了自由还是小事,被他牵连才是可怕。

    付眀蕊无言以对,这就是一个非要担当起表哥的职责,一个除非让她死,不然坚决不回去,她也是没法子安抚了:咳咳,沉默是金~

    要知道这个表哥在向晴心中可是极为的不靠谱,跟着对方回去还不如卖身给付眀蕊现在的金主,于是这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姑娘,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对峙。

    麻溜的将自己的意思送到秦若白面前:“公子要不把我也给买下吧,我还可以保护你家包子~”

    付眀蕊面色泛青:……我要掐死你!

    霍畅顿时头疼不已,怒斥:“你给我闭嘴!”

    秦若白却是觉得这个要求非常的适合,可能是向晴的提议让她有所宽慰,她的语气也不再这么针锋相对,逐渐柔和了语调:“把她们带回去等同于是给你自己带了一个把柄,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如何能保得住她们俩。”

    更何况手里把持着一两个人质,以后霍畅就是想背叛她,反咬她一口,也要掂量掂量她家的表妹会有何种下场。

    “你应该庆幸季芳楼是楚王明面下的产业,其余人都不敢轻易上前打探,所以她们俩倒是安全了一阵子,否则只要结合她们在南山最后的一些举措,就能够分辨出她们已经离开家中,再顺着细微末节的痕迹,就能够推测出她们目的地的方向,无论她们在什么产业下做事,都很有可能活不到如今。”

    南山的局势发生变化,云启帝不可能不知道任何内情,多多少少还是会有消息传到京中,如此一来霍畅的身份就不是一个秘密,关注他的不止是他的仇人还有云启帝,也正是因为如此对方不敢对霍畅轻举妄动。

    可要是向晴和付明蕊,其他人就不会有这种顾虑,毕竟在有心人眼里她们的生命比较不值钱,杀了她们还可以给霍畅一个警告。

    想清楚其中的盘根错节,霍畅也终于明白秦若白为何要让他做个沉默的人,因为他无论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都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让人觉得他是刻意为之做给人看的,他最开始贿赂考官的行径,就已经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第一印象是一种能够左右人思想决断印象思维,亦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开端,做得越多就越显得他这人心机越深沉。

    “我无法再将自己另外一个亲人送入那种地方,若是她们再出了什么事情,我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

    以死谢罪并不可怕,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用一辈子来偿还的方式,才是最可怕的自我救赎,是到头了,永远都原谅不了自己。

    对于他的担心,秦若白并没有做出任何的保证,反问:“可跟着你的她们也没个好事,你就不用利用此事来刺激我做出保证了,我只能告诉你,我和金花是不一样的人。”

    至于什么地方不一样,那就要靠以后的相处才会知道,只要对方安安心心的做事,她就不是一个苛刻的主人,若是对方不识好歹,她也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此刻,如果霍畅再多说几句的话,秦若白绝对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啰七八嗦的还没个娘们干脆,这种不打上一顿都不知道好歹。

    似乎察觉到了危机,霍畅不在多言,其实他自己也清楚,自己是管不住这两个表妹的,在这里拖时间无非就是想要让秦若白对二人宽容一些,现在目的被看穿了,也就只能拍拍屁股走人了。

    霍畅走得特别潇洒,挥挥手不带走一片落叶,本来付眀蕊和向晴还觉得他还是个甜蜜的负担,生怕他非要抓着她们俩让她们跟着回去,这下可傻了眼,毕竟这个表哥的倔强是有目共睹的,甚至有些固执己见的性子,结果才来京中不到一年,就已经学会了狡猾的套路。

    “看来他倒是长进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只会一些小聪明。”若是外祖父还在就好了,也能让他看看他那不成器的外孙,终于也有担得起事情的一面,付明蕊语气深沉的幽幽叹了一声。

    那副少年老成的姿态,与她娇弱小白花的模样形成了矛盾的对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妖怪,鲜嫩的皮囊里面住了一个老太婆。

    每次她露出这样的神情,向晴都会自觉的离她远一些,与付眀蕊不熟的人,都会自觉的将她纳入娇小可怜的行列,潜意识觉得她需要人好好的疼惜。

    抑或是在她才智显露的时候,发现她持有聪明人特有的傲气,拥有着机智过人的应变能力的她,说话时的语气总是带着让人无法反驳的镇定,看起来与她的形象极为不符,也会让人遗忘她这副外再的形象。

    可真正熟起来了才会发现,她其实只是一个非常爱唠叨的小姑娘,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指指点点,每当别人露出无法忍耐的神情时,她便会觉得非常的受伤,配上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他人

    便会不自觉的软化下来。

    然后就是受苦受难的听经模式,如果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奉上一杯清茶,这种模式能够持续一整个下午。

    好在这个时候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办理,秦若白并没有搭理付眀蕊这个话茬,而是招呼了一声:“在这里已经耗费了不少的时间,茗花轩的人估计已经眼巴巴的等着了,走吧走吧~”

    嘴里催促了几声秦若白自己率先往前走去,花生立即跟上,付眀蕊呆愣了一下,然后就被向晴轻轻推了一把,两人这才跟了上去。

    一边走的时候,向晴忍不住用手肘轻杵付眀蕊的胳膊一下,无声的询问:我这样跟上去是不是不大好,这位小公子到底肯不肯收下我?

    向晴那句想要卖自己的说法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她发现季芳楼的人正在搜寻她,又想起了刚刚提及的‘季芳楼是楚王名下的产业’这件事,她若是想要继续在京中待下去,就必须另外再找一个靠山。

    付眀蕊之前被秦若白碾得死去活来,面对秦若白就有一种畏惧心理,对向晴的询问,她只是下巴一抬:有本事你自己去问,问我干嘛,我也和公子不熟好哒!

    秦若白压根把这件事情给忘到脑后了,她在想的是槐花这件事情,应该怎么找出下药的那个人。

    整个茗花轩要来个脱胎换骨的变化,摒除那些客人对凶杀案件的印象,顺便玩点吸引人好奇心的噱头,而翻修这一段时间之内,她必须将整件事情处理得一干二净,顺便还要将风月楼与他们之间可能会有的矛盾扼杀,否则他们开业了也是不得安宁。

    “不行,我们不能这么被动。”秦若白停住了脚步,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各种各样的证据都已经模糊不清,槐花珍惜的那把琵琶又不知所踪,她再去抠这些逻辑上的问题,等同于是自己为难自己。

    心里头有了决断之后,她就不打算按照规矩来,明明茗花轩就在眼前,她却带着人往另一个方向而去,一边走着,一边对三人安排道:“接下来事情成不成,就靠你们三了。”

    早在出门之时,秦若白就已经告诉花生此行要前往茗花轩,见秦若白改道,花生好奇发问:“可是有什么发现?”

    秦若白轻缓地点了下头:“我们厚着脸皮找小师父去,再这么磋磨下去,别说解决风月楼了,就是连找出下药的人都找不到。”

    风月楼摆明是有问题的地方,上次前去的时候,因为她不是惦记着姑娘去的,也就会多加观察了许久,她也就发现空间上的差错,毕竟去那里的男人都是去找女人的,奈何她是个女人~

    现下向晴也好意思跟继续跟着了,毕竟还会用得着她,那就说明没有让她走人的意思。

    必要的时候采用一些强硬的手段,才能抠出自己想要的信息,是个人总有害怕的东西,更何况是做贼心虚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