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一百九十四章不死不休
    真怕都是殊途同归的死路一条。

    林晓很惜命,所以也很拼命,他始终将自己放在一个商人位置上,也在努力的成为一个合格的商人。

    事实证明,他年轻时的拼命,给他这些年立下的威名,足够在西城保持十多年,等十多年之后,他儿子为该长大了,有他看护着,自然能够成为一个和自己一般的人物。

    奈何,世事变化无常,没有任何时间会一成不变的按照个人的预定而平稳流逝。

    “无论你信不信,你已经无路可走了,我给你的选择就是跟着我,或者死,也就是你不答应我,今天就别想安全离开的意思。”

    秦若白笑容甜美,很是欢快。

    林晓无语了许久,还真是没有选择啊……

    不过,却有种奇特的安心。

    林晓答应了,他不想死,也不想家人受罪,他儿子还没长大,他还没享受被儿子养着的滋味,不舍得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于是,百里御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绊脚石少了一颗,翟应龙眼睁睁看着林晓携带着一众手下,据说是投奔他干爹去了。

    去他娘的干爹,翟应龙完全不知道林晓还有一个见鬼的干爹?

    对,秦若白荣升成那个‘干爹’,多了一个超级老的‘儿子’,还附赠一个胖乎乎的‘孙子’。

    秦若白听说之后也是心口疼了好久,这群智障在影响她,迟早有一天她会忘了自己身为黄花大闺女的性别意识,彻彻底底的以为自己可能是个老爷们。

    此刻,被汇美楼众人群群围住的林晓拘谨的抱着没了娘儿子,讨好的笑了笑,心里头激动的厉害,一想到以后自己也会在这里做事,他这二十五岁的大男人都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干儿子?”秦若白躁动手指的抠了抠座椅的扶手,明明平静的语气,却偏偏多了一点疑问。

    汇美楼的众人不自觉的抖了抖,本来松散的姿态立即变得分外齐整端庄,一个个目不斜视。

    林晓却一点也没意识到秦若白的责问,只是觉得空气好像突然静了一下,他却还是撑着尴尬的笑容:“公子如同在下的再生父母,那翟应龙追问之下,我没来及多想就脱口而出了。”

    其实他也后悔来着,平白无故叫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干爹,他真的是脑抽了。

    由亲爹抱着的小胖子,宛若老学究一般的轻叹一声,紧接着老气横秋的拱了拱手:“家父不是故意的,望公子莫要与他计较。”

    所有人都是跟着一静,随即硬是被这对奇特的父子组合给惹得面色扭曲,想笑又不敢笑出声,训练了这么久,他们已经将规矩融进自身的言行举止之中,很多时候无需多想也知道自己应该做何反应。

    秦若白哑然的看着陷入沉思的小胖子,真是难为林晓这直白中略带冲动的性子,竟会有如此沉稳的儿子。

    “既然今后都是自己人,该有的训练不能少,为了让你们更加习惯这里,会先打乱你们这群人,分发到各个角落,许多事不一定要特别懂,可多少都要能够搭把手,如此情急之下才能够应付自如。”沉吟半晌,她依旧选择打乱关系网,让众人重新适应的方式来解决新人加入了融合。

    在汇美楼里头,很多职位上的负责人,都不止会一项技能,职位间也会隔一段时间,换人来做,长此以往也能够起到互相监督,难以被外人收买的效果。

    处理了细微末节之后,秦若白就回府去了。

    之前汇美楼的开张并不隆重,但生意却格外的好,里头囊括的选项多,各类伺候又极为周到,自然一传十,十传百,消停了一段时间的官员,又追捧起汇美楼来了。

    其中一部分人作为白日工作者,主要是在地下室处理夜间收集而来的消息,从一大堆重复,以及没用的消息中,挑拣出有用的消息,最后以细节还原一些被肯定的消息,汇报给相关上级,不是很重要的就略过,管不了的也略过,最后有用的就汇报给秦若白。

    从刚开始的基本框架,汇美楼的整个系统正在逐渐的成型,每个步骤出现的疏漏渐渐被填补,未来的信息网也已经初见雏形。

    回到了家中之后,不等她坐下歇息,等候许久的酥糖就匆匆的迎了上来,脸上挂着慎重,语气凝滞的禀告:“小姐,二小姐被老爷放出来了。”

    秦若白摆了摆手:“莫要管她出不出来,如今她手头里面没人可用,就算想对我们做些什么,也要指望父亲会动手帮她,可现如今父亲对她已经彻底失望,秦若紫现在也不过是没了爪牙的无用之人,出来之后也是寸步难行。”

    即便秦若白这么说,酥糖还是觉得忧心不已,担忧的说出了自己的思虑:“二小姐,如今变得很不一样,据说当初被送去与二小姐作伴的珠玉,已经死了,二小姐自己的那个一等婢女也是疯了。”

    于是一个死人和一个疯子待了那么久的人,还能指望她的神经有多少正常,今日远远看见那边小院被解封,站在门口发呆的秦若紫骤然转身时,酥糖真的被吓了一跳,那眼中黑沉黑沉的双眼里头看不出任何神色,只是顿了一瞬,却是璀璨夺目的一笑。

    如此一想,也是诡异至极,秦若白不把秦若紫放在眼里的缘由,是因为秦若紫现在孤立无援,周身又有人看管,就算想做什么也是被人监视着。

    “只要她一天不嫁人就不足为惧,吩咐下去,让院内的人都不要去招惹她,无论她现在有多惹人嫌,她也是父亲的女儿,轮不到你们去慢待。”

    秦若紫现如今的模样,就是秦若白不多加吩咐,也没人会去招惹,实在是她现在的模样太过了诡异,更别提院子解封那天,搬出来的那个被秦若紫藏在床底下的死尸,已经烂的发臭了。

    这可比任何的警告都来得吓人。

    翌日,秦若白也终于看到了秦若紫,秦若紫的脸上带着始终克制的微笑,那是一种即将疯魔的压制,她的眼底中是疯狂的跃跃欲试,似乎随时随刻都会扑上来,狠狠的咬住猎物撕下一口肉。

    秦若紫的行为举止有种刻意的潇洒,浓重的违和感,让秦若白觉得有些不适,这就像看到一个极丑的人,即使心里头不会瞧不起对方,也会因为那种不对称的视觉冲击而不适应。

    “想要见姐姐一面可真是不容易,静思的这几个月中,妹妹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姐姐,如今看到姐姐便觉得心下略安。”秦若紫目光紧紧的攥着秦若白,似乎想要从秦若白身上看出一丝一缕都不适应。

    秦若白心理承受能力素来迅捷,对秦若紫的各种作妖已经能够做到视而不见,闻言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敷衍至极道:“没想到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你还能够与我姐姐妹妹的称呼,若不是当初我顺手给你点了一份姻缘,对方正好是越王殿下,你估摸着都无法继续好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了。”

    与仇敌说话,自然要戳人心窝子才能够舒心,秦若白并不了解秦若紫这颗长歪了的心思,但是知道秦若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落败的,说起这个无意义就是踩秦若紫的痛脚。

    对于这件事,秦若紫也确实如鲠在喉,长时间的没有与人接触,除了自言自语以外,只能靠想象的慰藉慢慢熬过去,有些执念也就更加的深刻,百里御这个人对秦若紫就有了非常重大的意义,求而不得,成为了她最深切的痛苦。

    正当她想要不管不顾发火的时候,她又硬生生的抑制了下去,扭曲而张狂道:“那可真是谢谢姐姐的帮扶,可今后的事情谁又能够说得准呢,我定会将你从我这里抢走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毁了。”

    想要保护他人,自然是难上加难,可若是想要彻底毁灭,却是最为直观简单的目的。

    秦若白有一瞬的凛冽之色,可看着秦若紫了然于心的神色,她又稳住了心下的思虑与怒气,“可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如今你的处境不见得有多自在。”

    没有相对的权利,秦若紫这寸步难行的处境,便是连秦若白母亲的芙蓉苑都进不去,更别提毁了秦若白放在心里的那些人。

    “可我有耐心,而你们又不能直接杀了我,我一个已经毁了的人,你觉得我还会有顾虑吗?秦若白,当你心里有了顾虑时,你也不见得能够多得意。”秦若紫满面尽是嚣张,眼里则是近乎不管不顾的恶意。

    当她活着只为了一件事情的时候,别人注定没有她的这种专注力,她无法过活得开心自在,即便是需要付出死亡的代价,也要让所有的罪魁祸首,痛苦的活着。

    “那还真是要感谢你的提醒,至少我应该在你还没资格对付我的时候,杀了你。”

    秦若白一把扯住秦若紫的头发,令秦若紫被迫往后仰着,秦若白紧紧拽着秦若紫头发的手,带着不管不顾的凶残,似乎下一秒就会掐上秦若紫的脖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