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最为奸诈的人
    一时间,室内似乎有些过于安静。

    秦若白的提点,让二位女子内心惴惴不安,而那边司徒宁等人也停下了话题,转向二人。

    “本以为你们是闹着玩,考验我们家阿宣的定力,我还怕到时候一个不小心玩脱了,成了虐恋情深的剧情,没成想陆丫头你这是害怕嫁给梁筠承,特意抹黑自己呀!”

    司徒宁一手咯嘣了一个板栗,明明还很烫的板栗在他手中显得格外好剥,说完的时候直接将剥好的板栗拍嘴里嚼吧嚼吧,秦若白看着就觉得满口生香。

    盯着自己手上始终粘着皮的板栗,她剥出了一种怀疑人生的意思,看着司徒宁的手,秦若白嫉妒得眼睛发绿。

    陆瑶不好意思的捂了捂脸,最后惨兮兮的托着腮帮子:“这可如何是好,家中有意与梁家往来,恰巧那梁筠承这个人模狗样的打算找妻子,就算我没有嫁过去,家中其他傻姑娘也会嫁过去的。”

    想到梁筠承那双眼睛看人时,宛若黏腻恶心的沼泽,似乎时刻想要把人拉入深渊,被盯上了,她就好像一个即将断了手脚的猎物,甚为恶心。

    可即便她再三表示厌恶,家人估计也只会将名额给别的姐妹,最后等同于是将自家美好年华的姐妹们送去火坑。

    “直接弄死对方好了,如果感觉生命遭遇威胁,不就是需要提前剿灭对方的势力以及性命。”

    段乘雪一副杀人不眨眼的模样,喝着茶水,眼神诡秘。

    秦若白赞同的点头:“找准对方软肋,一击即中,直截了当,人死了就不会有这种愁绪了。”

    说完就又与板栗做斗争去了,是谁说这玩意就得自己剥着吃才香来着?简直有毛病哦!看着手上这个又是贴着内层皮的板栗,秦若白满心悲愤。

    司徒宣、林依依和陆瑶皆是被二人刷新三观,重组人生的感觉,总算是明白为何段乘雪和秦若白为何看起来很不一样。

    视人命如草芥?

    不!不是的。

    他们很有原则,方式是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对于他们二者而言,人分为两种,敌人以及友军。

    “他估计早就看上你了,作为陆家这一代长相最为出彩的你,也许脑子不大好使,可模样还是容易吸引人的。”司徒宁放下手中又一个板栗壳,将杯子送到嘴边,漫不经心的说了这么一出话。

    司徒宣惊疑不定:“这是从何说起?”

    秦若白用手指点了点桌面:“陆瑶姑娘觉得他必然会与你们家联姻,那肯定是你们家也有这个意思,作为同样的大户人家,陆家又不是非要上杆子送闺女,如此只能说明梁家也表示出对陆家姑娘有意向,你陆家揣摩一通之后,自然是觉得联姻后的结果是互惠互利,才会如此殷勤于此时,以至于陆瑶姑娘会生出紧迫感,从而做出之后的事情。”

    从一开始,联姻这个事情放出来,就相当于是一个诱饵,梁筠承早已盯上了某个目标,特意将诱饵抛在目标的附近,就等着鱼儿上钩。

    陆瑶听了简直要牙齿打颤:“秦姐姐说的不错,家中长辈三番五次过来与我说梁筠承有多好多好,然而我就是不喜欢他,坚定了自己不嫁给他的想法,这才阻止了家人将我与他配对的想法。”

    好在她陆家并不是为了利益就会枉顾家中孩子的想法,从某些程度上来说,陆家也是极为爱惜羽毛的,毕竟结亲也是需要你情我愿,若是不愿还强迫,那就是让自家孩子生出怨愤,最后成了结仇了,陆家可没那么傻。

    段乘雪不懂这种大家宅院的弯弯绕绕,对于秦若白的分析却也是赞同的:“事实上你更加不能磨灭自己的名声,一旦你家人对你失望,很可能你会成为家中弃子。”

    给人订下规则,要的就是让人明事理,循规蹈矩也是一种美德,可陆瑶现在是将自身最大的优势抛弃了,她以为自己不够优秀,名声差劲就会避免嫁给梁筠承这个人。

    “如果是弃子的话,梁筠承只要多提几次,你们陆家很有可能就会同意,陆丫头你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蛮蠢的。”司徒宁点评的毫不客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陆瑶面色变了变,最后颓然的趴在桌面上,盯着火盆出神:“梁筠承不喜欢生性浪荡之人,这个消息是我贴身婢女传给我的。”

    林依依深吸一口气:“这么说,你这婢女也出了问题。”

    一个好婢女不可能会有这种损害自己主子的建议,这明显是趁着陆瑶六神无主,出的一个馊主意,也许梁筠承已经得知陆瑶的拒绝,所以想用另外一种方式得到她。

    司徒宣皱眉凝思:“梁筠承不可能了解你,你们压根都没怎么接触过,他为何如此执着于得到你。”

    听到这个疑问,室内又陷入了安静,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梁筠承想要得到陆瑶的心思很奇怪,几乎可以说是带着势在必得的意味,根本不顾陆瑶愿意与否。

    秦若白伸手抵着陆瑶的额头,然后双手捧起她的脸,轻笑道:“就不能是为了这张脸吗?”

    陆瑶的美,是一种极为有攻击性质的魅力,被她的相貌吸引,也是一件并不可耻的事情。

    司徒宁赞同这个说法:“这就像买东西,人都喜欢挑选有美感的物件,梁筠承看上了陆丫头的相貌,也纯粹是正常。”

    秦若白收回手,见陆瑶呆愣的摸了摸她自己的脸,听她有些迷茫的问:“那我该如何是好?”

    “你只需要坚持就行,你家不是那种卖闺女就什么也不顾及的人家,有些事你还不到自作主张的时候,就该如实告知家人你的想法,否则真的惹得家人失望,那可就得不偿失了。”秦若白拍拍陆瑶放在桌面上的手,很大方的往她手里塞了一个板栗,安慰安慰陆瑶那慌了张得快要打结心绪。

    “秦夫人说的对,家人是个好的,就不该轻易得罪,面对危机哦时候,家人才是你最坚实的后盾,你不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他们是无法和你心有灵犀一点通,况且你们陆家是个明事理的,你说出了自己的疑问,长辈自然就会派人去查。”司徒宁耐心开解,显得像个知心大哥哥。

    陆瑶坚定的点了点头,有些事一个人闷着,就永远也别想会有多好的办法解决,与这里的哥哥姐姐说了原因之后,竟是就能把她的想法解析得差不多,从他们的精明程度上来论,陆瑶觉得他们的建议非常适用于她。

    “你最好解决了那个乱出主意的婢女。”秦若白建议道。

    陆瑶迟疑:“可她与我自小一起长大,应当不至于做出背主的事情吧!”

    秦若白捏了陆瑶的脸颊一把,看陆瑶愤怒的捂着被捏红的脸颊,气呼呼的看着她,她反而不甚在意的问:“你就不怕人家还有后招?想要得到一个女子,简直不要太过容易,你要是遇上个可耻一些的,伙同你的婢女把你骗出门,直接睡了就行。”

    她表达的就是陆瑶不疼就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好好听着,这是教你处事不该优柔寡断,无论那婢女有没有问题,她都应该让你家人审问一番,否则都给出损害主子利益的建议后,你还敢放心用,那是得有多大的心啊?”司徒宁恨铁不成钢的一板栗扔了过去。

    板栗没有弹飞,反而正好卡在陆瑶的发髻中,秦若白没忍住,捂着嘴笑的极为压抑,屋内都是闷闷的笑声,看来不止是秦若白没憋住。

    陆瑶委屈巴巴的把板栗拿下来,徒手捏爆,吧唧一口给吃了,这下秦若白笑不出来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这个又粘皮的板栗,突然悲从心来,难过……

    临走的时候,陆瑶还是非常懂礼的,特意给秦若白鞠了一礼,乖巧的道谢:“多谢秦姐姐提点,等事情一了,到时候请秦姐姐府上一坐,望不要嫌弃。”

    秦若白没拒绝,安慰的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你是个有坚持的姑娘,有时候该狠心的时候还是得狠下心来,想想你的家人,如果他们是你想要守护的人,那么对于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都该好生调查,而现在的你,最先要学的就是如何借用家中力量,解决此事。”

    有时候,松懈很可能会害了自己所爱之人,所以她才会在陆瑶完全忽略那个婢女的时候,提点一把,毕竟很多时候,*一刀的往往是信任之人。

    秦若白自己就受过这样的罪,刚刚那话即便讨人嫌,她也还是说了,显然陆瑶是个脑子清楚的人,如同陆家的其他人,都是个明事理的。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秦若白突然提了一句:“司徒宁这是看上陆瑶那个丫头了吧!嗤~老牛吃嫩草。”

    段乘雪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他未曾娶妻吧!”秦若白问。

    段乘雪明显有点纠结的点了点头。

    “一个未婚男子,夸了陆瑶长得好,还不止一次,这也就是陆瑶心神不宁没有察觉出来。”秦若白翻了个白眼,鄙视司徒宁这个暗戳戳想要啃陆瑶的奸诈分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