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刀客
    在变得极为难走的荼靡山上溜达了小半圈,秦若白忽然觉得自己非常的蠢,既然大胖智商提升,明显能够听懂她说的一些简单的话,那么为什么不让大胖带她回去呢?

    荼靡花很香,大胖的鼻子很痒,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大胖依旧高冷的一屁股坐在自家主人的脚边,没有随意走开。

    其实它明白自家这位最近不大好,就像之前不能离开他人帮忙一样,如今已经无法离开它这只小猫咪了,作为乖巧懂事的小猫咪,它是不会放弃自家已瞎的主人。

    “你知道回家的路吗?”

    秦若白揣摩着言语表达方式,最后化为最简便原始的问法,不过就算她问了,它知道怎么回答吗?

    事实证明,一切皆有可能,大胖对于回家二字早已深入骨髓,从小被秦若白带着漫山遍野的训练,一听到回家就忍不住想撒欢。

    “嗷嗷~”

    这般明显的愉悦,秦若白就是想要忽略都难,于是她也开心的笑了笑,素手一挥:“那就走吧!咱们回家。”

    大胖起身往一个方向跑去,秦若白随手折了一根新鲜的枝丫,敲敲打打。

    很好,已经是个完美的瞎子了。

    一人一猫伴随着踢踢踏踏的棍子声,远远的将后续追寻的影子们抛开,在影子们以为秦若白走不远的时候,这丫已经进了天和境内。

    隔日午时,从行人那里询问到当铺,这才将自己身上佩戴的发饰给当了,换来了一荷包的金叶子,祁连寒月大方的很,给她送来的发饰看似简洁却不失名贵。

    闻着味道来到一家热闹的酒馆中,在店小二迟疑的视线中递出了一片金叶子:“牛肉好酒都要。”

    店小二立即眉开眼笑的应答了一声:“好嘞!客官这边请,稍等一小会就送上来。”

    不过这女子明显是个瞎子,店小二接引的手尴尬在无声的空气中,挥了挥又收回来,想拉着对方坐下,还生怕被当成登徒子给揍了。

    不过倒是他想太多了,大胖腿脚敏捷的跳跃,秦若白听着跳跃时细微的声响,自然而然的走到凳子前,用树枝拍了拍,这才绕过凳子坐下。

    在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有许多的人注意到她了,这些目光中有不怀好意的,也有饶有兴致的,秦若白不是感受不到,而是无所畏惧,反正看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

    小二是个麻利人,对于南来北往的人看了不少,没敢贪图这位瞎子客人的金叶子,乖乖的把要找的银钱和菜品酒水一起拿了过来。

    “客官,这是您要的牛肉和美酒,还有找您的银钱。”知道对方看不见,店小二很是乖觉的将东西一边放下,一边介绍了一遍。

    秦若白摸了摸找来的几个碎银子,拿了两个给店小二:“帮我装些生肉给它,剩下的都是你的。”

    店小二立马喜出望外,本以为这位是个不好相与的女子,没成想这般大方,即便是去了上交给老板的回扣,他也能拿到不少钱。

    “嗳,客官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大胖无语的看着自家这个瞎了眼还不忘拿肉片逗它的主人,凉凉的瞥了她一眼,傲娇的转过头去,不理这个智障。

    秦若白其实是在用越来越出众的听觉,感受大胖细微动作时,摩擦的声响,这种声音非常的轻微,可不代表不存在。

    她总觉得那果子很特别,似乎还有许多效力并未挥发,而是隐藏在她的身体之内,不断的提高她的身体机能,她不觉得自己会一直瞎下去,迟早能够恢复如初,就像她曾经断裂得不成样的骨头。

    一边吃着,一边听着其他人的议论声,那个店小二安置的位置极为适合她,是一个偏向角落的位置,容易进来的人下意识忽略她。

    虽然还有不少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可随着话题的热度提升,那些人也没空盯着一个特立独行的瞎子。

    “据说那楚王已经过了金陵关,即将往这边赶来。”

    “过来有什么用,他会领兵打战吗?那秦大将军据说被内贼行刺,如今生命垂危,要不是医仙谷的神医来的是时候,说不准就没这人了。”

    “内贼!这是怎么个回事?”

    “呵,不然你以为秦大将军为何会受伤,他底下能够领兵对阵的将士多的是,根本用不着往外头对阵,只要坐镇主帐内下达命令即可,这样还受伤了,不是内贼还有谁?”

    “这倒是,像他们这类人物,身边是不会允许陌生人近身,唯有认识的人才能够接触到,只是不知这内贼为何选择了背叛。”

    “还能是为了什么,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

    “如此行径委实没有道德,置家族妻儿于不顾,也不怕老祖宗从祖坟里头跳出来斥骂。”

    “谁又能够知道,这内贼不是为了保全家族,受到逼迫才行此事?”

    “我倒是觉得,这内贼是为了牺牲小我成就家族,他的成功不就让楚王殿下过来顶替秦大将军了么。”

    “难不成这事是楚王得利?”

    秦若白听了一耳朵关于父亲与百里御之间的那些恩怨情仇,啧啧了两声,一边摇头晃脑,一边不赞同这些人说的结论。

    百里御如今不坚守京城,反而往这边赶来,明明吃力不讨好,却还是坚持过来,那么京中的局势必然越来越复杂了。

    也许是云启帝即将不好?

    秦若白现如今已经很少将前世带入今生,变化太多,她对于一些前世既定的事情,都直接推翻重新思考。

    除去她的消息之外,百里御肯定也是迫不得已必须离开,否则到时候他就会成为百里遥首要的攻讦目标,甚至可能被云启帝拿来制衡百里遥。

    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百里御这些年做了不少,可如今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却不愿意惹得一身腥,这才借着她的消息,往西北而来,占据有利的位置,给自己保留最为妥当的机会。

    而会让局势变得愈发紧迫,无非就是皇位的归属,而云启帝也急了,那么只有可能是身体不行了。

    百里御来了这边有什么用?她母亲等人还在京中,到时候风云渐起,第一个会被软禁的必然就是她母亲,谁都知道她父亲软肋就是家人,到时候可别竹篮打水一场空。

    ————

    此刻,梁科也提起了这件事,他那双明亮漆黑的双眼中带着隐隐的讽刺:“楚王殿下,你这趟出来,可否有安置好你的岳母大人?”

    百里御平淡的扫了梁科一眼:“没有,若是我动作过大,反而将自己的意思昭然若揭,到时候谁都以为我要造反,反而会累及更多的人。”

    他的附属多的是,他的行为举止都是代表了他个人的意思,可影响的却是所有关于他的人,到时候就不是面对百里遥的为难,而是他父皇的针对了。

    既然这次出行的代表的是他情深似海,那么就不能涉及其余的意思,而且将岳母转移,这让离不开原有位置的追随着会有什么想法?

    转移,并无法解决根本。

    梁科沉默了,在他看来人有亲疏之分,最为重要的人,必然要想办法保护起来,若是他有朝一日位高权重,可父亲却惨死,那么这些荣华又有什么意义。

    他想做京中纨绔子弟的首要人物,奉行的遵旨就是做个有血有肉的人,所以随着他能力的提升,才会有那么多人愿意服他。

    这边秦若白显然也想到了这些,她理解百里御的作为,身为儿女却无法苟同,所以她不打算在这里等候百里御,而是直接回京。

    “小二!”

    “诶!来了。”店小二擦着桌子,听到有人唤自己,一双灵敏的眼睛四下扫描,看到秦若白晃了晃手中的树枝,这才麻溜的来到这位大方的女客官面前,恭敬的询问:“客官有什么事吗?”

    秦若白点头:“你可知道有没有什么靠谱的车行,去京城的那种。”

    店小二几乎想都不用想的问:“您要什么类别的车子,马车牛车驴车应有尽有。”

    秦若白:“马车。”

    马车快是次要,能够坐的起马车非富即贵,可以免除出门在外被狗眼看人低的小人为难。

    可能是自己性格比较阴暗,所以对别人也就抱着习惯性的防备。

    “我们这里有三大车行,一般很少单独送人出行,大多数会随着镖行一道走,至于那独行的赶车人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多数都是白钢山绿水门的刀客……”

    说到这里的时候,店小二明显迟疑了。

    秦若白:“可是有什么复杂的章程?”

    “倒也不算复杂,就是这绿水门弟子的历练很是特别,刀客们以赶车送货成功率为成绩,剑客却是以阻拦赶车的刀客为成绩,刀客成绩越好路途越惊险,成绩不好更多人拦截,虽说过程中乘坐的人或物都不会有危险,可……”

    店小二有点不敢说下去了,不安使然令他往四下看了看,惊悚的发现,正好门口进来的好几人都盯着他瞧。

    额!这就很尴尬了,说曹操曹操到,很是恐怖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