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楚王的金牌宠妃 > 第三百三十章 小白脸
    没有无缘无故的穿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重生。

    秦若白本是蓝星位面的守卫者,常年驻扎在主世界,上一次之所以会前往师兄暂管的异世界里走上轮回,那是因为她曾经在那里留下了一半的心。

    唯有重走轮回才会修复好心脏,否则能力用起来总是非常不方便。

    至于为什么会留下半颗心,那是当初异世界的原主人帮她修复了蓝星位面的防护网,从而陷入了沉睡,她那半颗心正用来维持异世界的动力。

    结果……想要拿回来却没有那么简单,愣是跑去轮回了一大圈才收了回来。

    回来之后好几天,秦若白都浑身无力的趴在沙发上度过,轮回了一阵子之后,身心疲惫到不想挪窝。

    最终因为垃圾堆积太多,不得不出门扔垃圾而出门,顺带得去领一下自己的毕业证。

    咳,人在江湖飘,哪能没有证,为此秦若白偶尔想要换个工作了,她就会重新考一个证书。

    大胖痴迷电视剧难以自拔,秦若白只好独自出门,拎着一大袋的垃圾,没好意思走电梯,于是她……强悍的拎着垃圾袋跳楼了。

    自带合理化的守卫者,是不会被监控记录这种小问题打倒的。

    开着自己的限量版迈巴赫,迷迷瞪瞪的来到学校,下了车后才发现自己好像开错车了。

    以前她向来是坐公交来着,果然还是轮回久了,脑壳子的记忆出了点问题,目前有点混乱,一时半会无法与前世接洽。

    领走毕业证后,她又没了目标,完美忽略了停车场的车子,一路乱走乱逛,最终吃了一条街,经过一处胡同的时候,咬着大煎饼停下了脚步。

    “嘿,小子,皮痒了不成,竟然还敢打爷爷我,给我往死里打!”

    接下来就是闷闷的殴打声,宋岩书缩成一团,心里直骂,又忍不住想哭。

    妈的,穿越一回也就算了,死了又穿越回来是怎么回事?

    更可恶的是穿回了他手无缚鸡之力的年纪,武功用习惯了,竟然想都没想的往对方脸上揍,结果倒霉大发了,被教做人了。

    靠!

    “打人不打脸啊大哥!”宋岩书贱兮兮的来了一句,莫名觉得这种感觉真好,不用端着架子装牛逼,美滋滋。

    “现在叫大哥,完了!”

    大汉拎起宋岩书的衣襟,将瘦小的他一把提起,带着青色的眼眶凶狠的呵斥,显然被人反打了很是不爽,即便现在这小子已经被他可劲抽打了一顿。

    秦若白听到熟悉的声音,本要提步走人的步伐一顿,转而朝着巷子走了进去。

    “放开他。”

    许久未说话的沙哑,带着点似睡非睡的慵懒,顿时将穿着无袖,纹身遍布的几位大汉吸引了过来。

    看到来人是个小姑娘,那位拎着宋岩书的大汉痞笑了一声:“妹子,别来大哥面前逞英雄,看你是个女人的份上不为难你,要是不识好歹连你一起收拾。”

    秦若白两三口吃了煎饼,踏着不缓不慢的步子走了过去,期间慢腾腾的折起白色的泡泡袖,露出了那个可爱的红角的小恶魔纹身。

    “姐姐我也不想胡乱大人,识相的就放开他!”

    偏生看到那个Q版的纹身,众位大汉硬生生的退了几步,领头的大汉似是想起了什么,视死如归的往前几步,将手里的宋岩书奉上:“姑奶奶,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小子您要就拿走。”

    秦若白也不是不讲理的,拎着宋岩书的领子,拖着他往巷子外面走去。

    后面几位大汉心有戚戚的缩了缩。

    “怎么这位姑奶奶又回来了,她不是早就毕业了吗?”

    其中一人迟疑道:“今天好像是领毕业证的时间!”

    “还好姑奶奶大人有大量,不然明天就得和那些人一样,从医院里醒来了。”

    大汉不认识秦若白,但是认识被秦若白揍过的大兄弟们,那真是不打不知道,那种被打了还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偏偏疼的死去活来的感觉,真是很想去死一死。

    若不是知道那些大兄弟都是流血不流泪的硬汉,他都会以为他们被塞钱演戏了。

    拖着走了一段路,宋岩书犹豫的问:“娘亲?”

    秦若白眼角明显一抽,苦大仇深道:“我才十八!”

    宋岩书眉眼舒展:“真的是您,娘亲,儿子想死你了。”

    说着就要上前来一个爱的抱抱,秦若白无语的将打包的酸辣粉往前递了递:“行了!大庭广众之下,别人只会觉得你占我便宜的方式别具一格。”

    宋岩书脚步一顿,看到路过的一些人看他那古怪的神情,鸡皮疙瘩就起了一大片。

    “您也跟着过来了,真好!”宋岩书小心翼翼中带着尊敬说道。

    明明已经活了百来年,面对秦若白他依旧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乖巧小心。

    秦若白把捡回来的儿子带回了家,招呼大胖:“大胖,看你老弟也来了。”

    大胖施舍般的将视线从电视剧上转移到宋岩书身上,伸了个懒腰道:“他怎么也来了?”

    宋岩书僵住,不可置信的揪住秦若白的衣袖:“猫,猫说话了吧!是的吧?”

    秦若白翻了个白眼:“我早就说过大胖有成精的资质,你不是早就知道它迟早会张口说话的么?”

    宋岩书紧张的坐在大胖边上:“话说我不是应该叫他大舅么?”

    竟是已经很正经的论起辈分来了,可见一趟穿越也是给他添了不少老年人心理。

    “我把他当儿子养,你却想让他做你大舅,什么道理?”

    打开一份酸辣粉,秦若白抽出一次性筷子吸溜起来,闻言有些一言难尽。

    大胖无声的笑了笑,用一副怜爱智障的眼神关照了宋岩书:“他背着你早就不知道喊了我多少次舅舅了。”

    秦若白闷闷的笑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影响到吃酸辣粉的速度,目光在剩下的零食上扫了一眼:“你们要吃鸡排还是烧烤?”

    大胖举起猫爪子:“给我三份薯条就行,要加那个甜甜的什么酱。”

    宋岩书风中凌乱了许久,面对吃的也下意识清醒了一瞬:“鸡排,谢谢。”

    终于不是一个人吃了,秦若白毫无负担的解决了剩下的所有零食,舒畅的伸了一个懒腰。

    等宋岩书回神,他震惊的问:“您这是穿越过来多久了,为什么这么快就熟悉了这里的生活,而且您这是身穿吧!连身体都跟着过来了。”

    秦若白摇了摇头,又皱了皱眉,无可奈何的叹息:“简而言之,我其实不算是那个世界的人,只是暂时性失去了记忆,取回自己的东西之后,就恢复了记忆并且回来了。”

    宋岩书呆了呆,吃鸡排差点咬到舌头,笃定道:“那您的身份一定很牛逼,不然怎么恢复个记忆,想回来就回来。”

    米迦勒端着一大份的幽灵餐点从厨房里飘荡出来,坐在了秦若白的下手位置,慢悠悠的吃着位面商店售卖的幽灵可食用的牛排。

    宋岩书一脸斯巴达的看着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鬼,结巴了半天:“您背着父王养男鬼!”

    一副她出轨了的见鬼脸色是什么玩意?

    秦若白冷静的深呼吸一下,才制止了自己暴揍熊孩子的想法,为一人一鬼介绍:“这位是我的助理米迦勒,这位是我的儿子百里羽弦。”

    宋岩书这个名字不是她儿子,她儿子只会是百里羽弦,意义不一样,所以即便是知道他的名字,也不会提及。

    米迦勒很有礼貌的起身鞠躬,不带感情的评价:“他身上有一股捉鬼师的酸臭味。”

    宋岩书囧着脸:“……”你才臭!

    “你为什么会被人欺负?”

    秦若白可以通过一个人的记忆查看他的一生,但多数时候她都是一个好说话的守卫者,不会轻易动用这种方式,更喜欢用倾听的方式来尊重对方。

    宋岩书啃完最后一口鸡排,有点尴尬的摸了摸头:“我父母早逝,现在还没能激活体内的能力,所以并未住在家族之内,长这么大总会得罪一两个人,以至于让您看了笑话。”

    时不时抬头看宋岩书的米迦勒露出嫌弃的表情:“你刚刚吃了鸡排没洗手,现在脑袋上应该有股鸡排味!”

    真是……无情冷酷无理取闹的指责,宋岩书觉得丢脸丢到了老娘这里,也只能忍了!

    不过鸡排味的头发,好像确实真的有点儿嫌弃~

    秦若白斟酌了一下,莫名生出了一种责任感,总不能明知道他偶尔会被欺负,还让他在外头住着。

    “要不你住我隔壁来吧,把你的监护权转到我名下,以后我养你。”

    说这番话的时候,秦若白表情正经无比,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让米迦勒惊悚的是宋岩书竟然点头同意了,丝毫不觉得被自己这个年纪被一个同样年轻的女人养着,有多么引人遐想。

    秦若白把沙发让给了宋岩书之后,夜里回到了自己房间假装睡觉之后,米迦勒才自欺欺人以为秦若白听不见那样,飘到宋岩书身边。

    “你没有觉得很奇怪吗?”他惊疑不定的问。

    宋岩书不明所以:“哪里奇怪?”

    见他脸皮依旧坚挺,米迦勒震惊道:“你不觉得靠女人养很丢人吗?你不觉得你这样像个小白脸吗?”

    一连两个灵魂般的质问,宋岩书眼睛一瞪,伸出十个手指无辜道:“我才十五岁,你对我说这些,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米迦勒不忘伸出五个手指补充了宋岩书的缺漏:“不管你十五岁,还是十岁,你这年纪十几年后,就和秦大神的年纪没多大差别了,说你小白脸你还别不承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