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一百零七章 去西北(5)
    “轻云,我正在追查汪小姐的下落,另外我听说紫翎也被她们带走,你放心,我会把她安全带回来的。”

    轻云喝茶的手一顿,脸色有些不虞,林许岙看到后心中一凛,郭妈妈并没有跟他说过紫翎叛主的事,他只当轻云担心紫翎,毕竟他们三人曾经同甘苦,共患难过。

    “紫翎她不会有事的,她……”

    “林大人,十分感谢你的帮忙,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说完她放下茶杯,对他福了福身子就匆匆离开。

    林许岙有好多心里话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一头雾水的看着轻云的身影拐到后院,独自一个人傻站了半天。

    用完晚膳,轻云跟他打了招呼,说明天回刘家村,林许岙点头同意,第二日一早就雇了辆马车,将主仆三人送回刘家村。

    “我在城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上我过来,家里不论有什么事,都让素衣去办,不要一个人硬挺着。”林许岙回城之前,跟轻云说道。

    “好,谢谢林大人。”

    林许岙心里有些苦涩,她一直据自己于千里之外,一口一个“林大人”让他十分的尴尬。

    “轻云,你可以……喊我林许岙。”

    林许岙这个名字是借来的,可是他不敢跟她说可以叫自己“慕青岙”,怕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幸福飞走,怕失去对豆宝的监护,更怕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人闻风而动,牵绊他的顾虑越多,他肩上的责任就越重。

    阴差阳错的,宋轻云的心里早就烙下了对慕青岙的反感,若是他知道自己当日被她气疯的情况下掏出匕首威胁,给轻云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他绝对会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大概就像圆通法师调侃自己的那样,他缺爱,缺乏安全感,对突然间冒出来的亲人感到恐惧,这根本就是懦弱的表现。

    “林……许岙,路上小心!”轻云对骑在马背上走远了的林许岙大声喊道,很奇怪啊,她怎么从林许岙的背影里感受到一股凄凉?

    家里有程俊照顾,一切井然有序。看到英姿飒爽的素衣目不斜视的走进来,多日来程俊一直悬着的心慢慢归了位。

    “夫人,你没事吧?”程俊不敢跟素衣打招呼,可是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去瞄素衣,这一切都落进轻云的眼中,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程俊,这些天多亏有你照顾家,你帮素衣把东西抬进仓库先安置着。”

    身后的马车里有豆宝看中的一个炉钧青金蓝八楞弦纹瓶,这原本是摆在林许岙的书房里,江决带着豆宝去那边玩的时候,小子一进门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墙角的多宝格,正在看书的林许岙觉得很奇怪,就问他“怎么了?”

    宋墨小朋友咬着手指头,黑黑的眼珠里流露出羡慕又贪婪的目光,他沉默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好看,给娘亲!”

    于是林许岙就痛快的把瓶子让豆宝带了回来。

    说实话,轻云对这种只能看不能用的东西并不喜欢,但是她有个毛病就是爱财,母子连心,她的宝贝儿子也遗传了她的毛病,这个土不拉几的瓶子除了价格昂贵,就是价格昂贵,赶上荒年还能换成度日的银子,所以千万不能摆出来,要好好存在库房里,万一打碎了就一文不值。

    程俊明白夫人是想制造机会让他跟素衣多接触,忙喜笑颜开的答应,眼角余光瞥到素衣已经大踏步的奔向马车,他弯到一半的腰马上抬起,飞快的跑了过去。

    “素衣姑娘,你肩上有伤,还是让我来拿吧!”他狗腿子似的竭力讨好素衣,可惜素衣根本就是不解风情的木桩子,掀开布帘,伸出左手毫不费力的把瓷瓶子夹在腋下,冷冷的盯着程俊。

    程俊笑着笑着,笑容就僵在脸上不知如何是好。

    “走开,别挡路!”素衣烦躁的瞪了他一眼,心中腹诽,这个男人傻笑个啥劲儿啊?

    站在二门口的轻云亲眼目睹素衣孔武有力的样子,暗自摇头,想把这丫头嫁掉,恐怕比登天还难吧?

    东厢房被火烧过的地方已经清理干净,寒冬腊月也不能动土盖房子,轻云站在那里看了半天,心里越看越郁闷,造成眼前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位靖王爷,不由得对他又厌恶了几分。

    汪书棋也是太过分,那天晚上幸好刮得北风,要是换做南风,她整个家都会被烧成灰烬不说,还要连累整个刘家村。

    在他们眼里,草菅人命算是家常便饭吧!

    生了会儿闷气,程俊蔫头耷脑的抱着账本过来,请她过目。

    轻云回到屋里,叫郭妈妈给程俊倒茶。

    “坐啊?站着干什么?”轻云看着魂不守舍,目光频频往窗外瞟的程俊,心情渐渐好转,忍不住揶揄他。

    “哦!”程俊坐下,端起茶杯就猛喝了一口,吓的轻云目瞪口呆,她眼睁睁看着程俊把滚烫的茶水灌进喉咙里,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程俊,你没事吧?”不会傻了吧?

    程俊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舌头,喉咙一直到胃火烧火燎的,他才“啊”的一声蹦起来,发觉自己失礼后,赶紧背对着轻云拼命地扇风,试图挽救被烫出燎泡的嘴巴。

    “程俊啊,程俊,我能说你什么好呢?”轻云气得哭笑不得。

    “夫人,对不起,这是我的错,夫人……”程俊惊慌失措想要道歉,一抬头发现素衣挑帘进来,所以不管嘴巴有多疼,他都装作若无其事,耐心的跟轻云解释账本上的事情,直到圆满的交代清楚。

    工坊停工了好几天,当初做牛肉干时,轻云就把做法写下来交给了程俊,虽然冬天生肉不会腐烂,可是程俊也没有闲着,将剩下的二百斤牛肉全部做成牛肉干。

    轻云大为赞赏一番,如今北方各地都遭了雪灾,百姓日子本来就过得苦,有些穷苦家庭因为缺衣少食,有可能都熬不过这个冬天。

    别怪轻云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她从苦日子里走过来的,好不容易攒下这点家业,就怕被人惦记上,就打算赶紧把工坊里的生肉全部处理掉,给工人们发放一些财物,暂时关闭工坊。

    “程俊?”她说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抬头一看程俊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发呆。

    她四处一看,原来素衣已经出去了,走时也把程俊的魂给勾走了。

    “我说你,哎呦你可气死我了,算了,你先下去吧,等我理出个头绪再说。”轻云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端起茶送客。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