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一百一十章 去西北(8)
    “啊?”

    郭妈妈都忘了那位没有来提亲的神秘大人物,一时愣在那里没有接话。

    “郭妈妈,你帮我出个主意,要不要跟着过去?”轻云推了一把发呆的郭妈妈,惶惶不安的问道。

    “夫人,我……我也不知道,我……打仗可是要死人的。”结果郭妈妈比她还紧张,一张脸变得煞白,连手指都在哆嗦。

    “我不是去打仗的。”轻云哭笑不得,转念一想,靖王爷是不是太胆大妄为了?让女人和小孩随军,他就不怕被人弹劾?

    不对不对,自己为啥要关心他是不是被弹劾,现在关键的是留在这里不安全,去西北也不安全,难道天下之大,就没有她和豆宝容身之所?

    “夫人,林大人是不是也去?”郭妈妈突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话题,见轻云点头,她突然神秘兮兮的笑着说道,“这样啊,我先去打听打听,再给夫人回话怎么样?”

    “打听?去哪儿打听啊?”轻云被她的笑容弄得一头雾水,没等细问,郭妈妈就急忙去厨房安排早饭。

    没有紫翎在身边搭把手,轻云对梳头这件事是力不从心。叫她下地干活行,绣花梳头这种细致活,学的还是不精,半天也没把垂到腰际的长发鼓捣出成形的发髻。

    素衣端着热水进来,发现她正跟自己的头发纠结呢,她寡淡的脸上难得的浮出几分笑意,轻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素衣,我在林府那几天,头发是你给我梳的吧?”

    她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睡的昏天暗地的,可是头发没有一丝杂乱,只不过就是简单的挽了个发髻,就连这个简单发髻轻云也弄不好。

    素衣愣了一下,那几天王爷寸步不离,多半是靖王爷替她打理的头发,不过她可没有胆子揭穿,就红着脸胡乱点点头,拿起梳子很快就给轻云梳了个堕马髻。

    轻云看看铜镜里的自己,甚是满意,就回头对素衣绽开真诚的笑容,“谢谢!”

    素衣受宠若惊,服侍主子是她的本分,可不敢贪求主子的一句感谢,她慌忙跪下,结巴说道,“夫人,你、你折煞奴婢了。”

    “素衣,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可是把你当姐妹的,快起来。”

    姐妹?素衣心里更苦,她知道轻云平易近人,可是在她心里,早早就把轻云当做要服侍的主子,半点僭越之心都没有。

    吃饭时豆宝依偎在林许岙怀里,撒娇要他喂自己喝粥,一想到有可能去荒凉寒冷的大西北随军,轻云心里就有气,于是瞪着眼不准豆宝磨人,第一次把小子给训哭了。

    林许岙慌张的看着轻云,一边又笨拙的哄豆宝别哭,小粉团子仗着自己有林许岙撑腰,哭起来没完没了,最后还是轻云妥协,不过要他自己吃,小子撅着小嘴,半天才拿起小木勺一点点往嘴里扒拉着粥。

    轻云看到林许岙心疼豆宝的模样,心里五味杂陈,她怀疑他就是块木头疙瘩,难道就一点也不想给自己争取点机会?就这么心甘情愿的把自己送到那个什么王爷跟前?

    林许岙今天哪儿也没去,一直陪豆宝在西厢房里玩。后来江决带着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过来,点名道姓的要见轻云。

    让郭妈妈把人带到花厅,不一会儿轻云在素衣陪伴下来到花厅,发现林许岙也在,正陪那个老头一起喝茶。

    “夫人,这位是圆通法师。”见轻云发愣,素衣赶紧上前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难怪看着眼熟,轻云恍然大悟,上前去圆通法师行了礼,忍不住好奇问道,“大师,你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个月半月前圆通法师离开刘家村时,还是红光满面,如今落魄的跟蒋半仙差不多,难道这期间遭受什么不测?那么她的石兰……还能卖的出去吗?

    “大师,你是被打劫了吗?”

    轻云心下一沉,石兰的价格是一万两银子,圆通法师虽然是皇家寺庙里的主持,可世道艰辛,难免有亡命之徒杀人越货,他浑身脏兮兮的没有半点得道高僧模样,八成是身上的银票被抢了。

    “多谢夫人关心,我是迷了路在大山里流浪太久,好不容易找到刘家村,所以让夫人见笑了。”

    圆通法师嘿嘿笑了两声,余光扫到端着茶杯喝茶的慕青岙身上,心说自己一个出家人为了王爷幸福,竟然把自己假扮成乞丐欺骗佛祖,罪过罪过,将来是要下地狱的,阿弥陀佛。

    轻云狐疑的看着他,别的不知道,他身上可是有件金光闪闪的六壬金刚罗盘,找个北总归不难,怎么还能困在大山里?

    “夫人,连日来的大雪可真是要了命啊,我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路,多亏后来遇到一位来山里打猎的猎户,才把我给带出来,不然就错过与夫人交易的日子了。”圆通法师似乎明白她心里想什么,做出的解释合情合理,轻云就没再追究。

    宋轻云如愿以偿的卖掉了那盆石兰,在她精心照料下,石兰的花箭上开出整整八朵靛蓝颜色的花,这是她见过的最美的花。

    最美的花却有最浓烈的毒,轻云十分好奇圆通法师怎么能把石兰制成药丸救人,结果他粗鲁的一把揪掉花苞,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子,在花箭的中下部位置切开一个小口,里面流出几滴晶莹剔透的液体,然后心满意足的将瓶子封好,揣进怀里。

    “宋夫人,这花你留着养吧,再过十年还能结出十滴汁液,到时候还能大赚一笔的。”圆通法师心情愉悦的说道。

    宋轻云自然是从善如流,请教了一些细节问题后,让郭妈妈把石兰搬回暖棚里。

    当天午后林许岙送圆通法师回城就再也没回来,轻云还在庆幸自己可能不用跟着去西北,第三日在家中与张氏聊天时,素衣进来,说赵明珠来了。

    “她来做什么?”轻云正在剥栗子的手顿住,吃惊的看着素衣。

    “不知道。”素衣诚实的摇摇头,然后看了眼同样好奇的张氏。

    张氏被她冷若冰霜的眼神扫过,顿时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当初她一剑挑开蒋半仙喉管的事情历历在目,吓的她赶紧跟轻云告辞,头也不回的跑了。

    宋轻云很满意素衣的机灵,“赵明珠她现在在哪里?”

    “在厨房,她说自己饿坏了,想吃饭,郭妈妈就把她带到厨房去了。”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