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一百四十章 汪贱人
    他何尝不知是汪书棋背后搞鬼?可是证据呢?但凡留在客栈里的人能够有一个亲眼看见当时发生的一切,他也不会气得要吐血。

    赵明珠感受到慕青岙似乎很愤怒,便火上浇油道,“素衣就是个叛徒,她一定是被汪书棋给收买了,不然也不会扔下我姐姐不管,现在连个人影都见不到,林大人,你若是找到她,一定要亲自把她剁成肉酱烙油饼吃。”

    慕青岙冷冷的看了眼不知天高地厚的赵明珠,对身后的人吩咐了一句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他并不知道豆宝没有跟宋轻云一起离开客栈,那么小小的人儿才不到三岁,会说的话加在一起也没有多少,在黄土坑这种刀尖上舔血的地方,他要怎么办才能生存下来?

    距离黄土坑大概一百多里外的山坳里,散落着几户人家。

    大雪封山,家家断粮,实际上房子已经成了空房子,他们大概组团出去讨生活去了。

    前两日,其中一间低矮的草房里多了几人,他们趁着夜色赶来,然后随便找了间屋子倒头便睡,直到隔天日暮西山才醒来。

    宋轻滚早就醒了,她被人堵住嘴巴又捆住手脚,像个粽子一样扔到冰冷的地上,虽困乏难耐,可是根本就无法入睡。

    她这样坚持了七天,如今整个人神情恍惚,目光呆滞的看着外面飞扬的雪花。

    她被劫持,后面并没有人追过来,原本她还抱着希望素衣能查到蛛丝马迹追寻过来,可随着日头东升西落,她的心一点点沉沦,如今是一点念头都不敢奢求了。

    她的儿子孤零零被丢在客栈里,她希望素衣能好好的照顾他。

    其实她根本就不用担心,豆宝是慕青岙的儿子,看在孩子没了娘的份上,他应该能善待豆宝,想到这一点,她的心就不那么痛了。

    “大哥,我们要在这里住多久?”宋轻云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忙闭上眼睛假寐。

    很快她就听到脚步声到自己跟前,一只大手粗鲁的拍怕她的脸蛋,轻云吃痛,慢慢睁开眼睛,流露出恐惧的情绪。

    那人冷冷笑着,“再有三五日就能跟小姐汇合,我们好好守在这里,雪停了就去山里打猎,这女人会烤一手的好肉。”

    小姐?汪书棋啊,这个臭女人还真是贱啊,看来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了,早知道会有今天,她在刘家村就应该给她的饭菜里下点耗子药才对。

    意识到自己还有点作用,宋轻云的内心就燃起斗志,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谁能笑道最后,所以当他们拎着野鸡回来后,宋轻云竭力表现的惟命是从,从开膛破肚到烤熟野鸡,她做的一点也不含糊。

    三个男人吃的满嘴流油,渐渐地对她的态度就没那么强横,她也捞着两块鸡骨头啃,到夜里没有把她的嘴巴堵上。

    趁三人睡着,宋轻云悄悄坐起来,屁股地上铺了一层稻草,寒冷的黑夜到不至于那么难熬。

    她的手心里有一块藏起来的尖锐骨头,鸡骨头再锋利也不如她那把不知去向的黑曜石匕首,可聊胜于无,总得有个防备才行。

    第二日三人又打来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鸡,轻云呆的地方是厨房,她看到水缸后面有几颗被农家丢弃的萝卜,就尝试劝三人放开她,她想给三人做锅炖兔肉。

    三人知道她的厨艺好,天寒地冻的正需要能量补充身体,就不假思索的同意她的提议,被整整勒了十几天的双脚,终于获得自由。

    此时她的双脚已经不是原来的,长时间困在鞋里造成血液不通,脚背肿的老高,双脚不敢沾地,她只好屈辱的双手爬行,在灶坑边忙碌了半天,兔肉的香气弥漫着整个山坳。

    妈的,要是有包耗子药该多好,趁机下到汤里送他们上西天,等到汪书棋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哪还有活着的希望?

    她喝了半锅兔子汤后身子暖喝了些,双脚长时间不过血冰凉刺骨,她挪着身子将双脚慢慢伸进灶坑底下,小心翼翼的不让炭火烧掉自己的脚趾头。

    那三人吃饱喝足后,竟然没过来把她捆住,大概是看到她的脚基本上废了,就放松了警惕。

    也是,外面大雪封山,她不想冻死在雪地里,还是乖乖留在这里比较明智。

    到第五日,轻云的双脚脚趾末端开始发黑,她央求三人给自己找个大夫看看,三人就像听到多好笑的笑话一般,把她好一顿讽刺挖苦,其中一人还掐着她的下巴狞笑,说她死到临头不知,竟然还想着保住脚。

    妈的,宋轻云气得吐了他一脸吐沫,结果被回礼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她半个脑袋嗡嗡作响,差点疼晕过去。

    半夜被冻醒,宋轻云第一次有了寻死的念头。

    她手里已经积攒了五根锋利无比,两头尖锐的骨头,只要把它们吞进腹中,不出一个时辰就会肠肚刺穿流血而亡。

    她不怕死,只是心愿未达成,没有亲眼看到豆宝长大成人,不甘心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还有那个该死的汪书棋,她想家靖王爷就嫁去好了,用这么阴险狠毒的手段对付自己,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捱到天亮的时候,宋轻云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因为汪书棋来了,在仇人面前,宋轻云不想被她看扁,就算最后的结果是死,也要气气汪书棋再上路。

    “小姐,你比说好的时间晚了两天,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汪书棋斜睨着瘫坐在地上,双眼凹陷,皮肤蜡黄的宋轻云冷笑,“是遇到一些麻烦,不过都被我解决掉了。”

    宋轻云闭着眼,她能够想象出来汪书棋说这话时表情会多得意,她大概的意思就是解决掉来寻找自己的素衣吧?

    唉,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她不由的睁开眼睛,目光火辣辣的盯着飞扬跋扈的汪书棋。

    汪书棋被她盯着浑身不自在,她性格温宛,并不适合做出一些泼辣的表情,刚才那般喜形于色,就是故意演来气宋轻云的。

    很快她败下阵来,不甘心的回瞪她一眼,冷笑着说道,“宋夫人,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在我死之前,我想记住贱人的脸,到了底下求阎王爷半夜放我回来,好找这张脸报仇。”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