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一百六十章 高升客栈(2)
    宋轻云感染了严重的风寒,落进慕青岙怀里不一会儿就昏迷过去。

    钱喜顺从外面回来,看到慕青岙后是又惊又喜,亲切的拍着他胳膊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不料正好拍在他受伤的那条胳膊上。

    客栈里有上好的金疮药,用盐水清理了伤口撒上药面,很快就止住了血,钱喜顺小心翼翼给他包扎的同时,嘴里不停地问东问西,目的就是想套出宋轻云的身份。

    “我儿子的娘,不过还没有娶进门,吃酒席的时候会提前通知你的。”

    “嘿嘿……”钱喜顺忘乎所以,在他包扎好的胳膊上用力一拍,贼兮兮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连个请柬都不给我,你不知道,我看到她手上有你的肚兜,心里有多难过,看来都是我庸人自扰。”

    知道他说话没正经,慕青岙见怪不怪,去马厩里给康玉解了穴,带他进屋。

    “大爷,你顺带着给他的伤口也处理下。”把康玉扔给钱喜顺,慕青岙去了轻云房间。

    金疮药效果好,可是慕青岙不敢给轻云用,出发时刘延平就叮嘱过他,一定要等到他到了客栈再给轻云治病,眼下他能做的就是给轻云身体降温。

    一路上风餐露宿,轻云是个弱女子,哪经历过这种场面,她能坚持到现在,就是靠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

    慕青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换掉她额头上的帕子,到后来迟迟不退烧,他想起自己生病时,轻云用高度酒给自己擦身子。

    找钱喜顺要了些白酒,慕青岙耐心细致的用巾子在她的耳后,颈下和手心擦拭着,很快体温就降了下来,此时天已经黑透,钱喜顺准备了几样还算像样的饭菜端了进来。

    “王爷,那小子是不是七殿下啊?他怎么会跟你在一起?”钱喜顺忍不住好奇心,小声问道。

    “是他,这几天他都会住在客栈,大爷你不要动歪心思招惹他。”

    眼里冒着精光的钱喜顺十分恭敬的回道,“那是,那是,我绝对不会给王爷惹麻烦,你先吃饭吧,这是给宋姑娘熬得鸡汤。”

    慕青岙看看他,半晌说道,“多谢了,大爷去休息吧。”

    钱喜顺贱兮兮的关上房门,临走飘过来一句话,“王爷,祝你渡过愉快的夜晚。”

    这个老没正经的,慕青岙哭笑不得,端起鸡汤闻了闻,还挺新鲜,就慢慢吹凉,给宋轻云喝下。

    出了门往左拐,经过两道月亮门,然后往右走拐了三道湾,钱喜顺站在一间房门口,左右看看后掏出手里的钥匙开门进去。

    灯下,康玉端着自己手掌瞧了好半天,放在一边的饭菜都要凉透了,他一口也没动。

    “七殿下,需要小的喂你吃饭吗?”钱喜顺贱嗖嗖的跑过来,一脸的谄媚相,眼睛贪婪的盯着康玉头上的那一圈绿宝石。

    “你滚开。”康玉紧蹙着眉头,捏着鼻子厌弃钱喜顺身上的气味。

    “七殿下,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不过你来我们高升客栈住,让我的小店里蓬荜生辉,能给殿下喂饭,是小的和小的祖宗们高兴地事,你千万别跟我客气,来!张口。”

    康玉的鼻子都要气歪了,他一把推开靠近的钱喜顺,想要抽腰上的鞭子却扑了个空,房间统共就那么大,很快钱喜顺就得逞了,往康玉的嘴巴里塞了一口饭。

    如果康玉不咽下去,他觉得下一秒自己的嘴巴就会被钱喜顺一起塞进来的碗和饭给撑破,翻了几个白眼后他就乖乖的一口一口吃着饭。

    吃到最后忍受不了钱喜顺身上的骚味和饭菜的馊味,全给吐了,把钱喜顺心疼的直跺脚。

    “哎呦,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七殿下,你咋能浪费粮食啊?知道你来了,我才把三年前存着的大米拿出来孝敬你,你瞅瞅,都吐了,太可惜了。”

    康玉愤怒的用袖子蹭了下嘴巴,大吼道,“可惜的话,你就捡起来吃了。”

    钱喜顺眯了眯眼睛,谄笑道,“我不饿,殿下你坐下来,我给你松松骨,就让小的为你服务一次,你来一次也不容易。”

    “够了!”康玉气得七窍冒烟,冷脸看看钱喜顺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钱喜顺。”

    “……带我来的那个男人……他叫啥名字?”

    “回殿下的话,无可奉告,我不能出卖朋友。”

    钱喜顺令人倒胃口的嘴脸彻底激怒康玉,他不顾一切的对钱喜顺拳打脚踢,发泄够了才发现躺在地上的钱喜顺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老东西,你笑啥?”

    “嘿嘿嘿,七殿下,你刚才给我挠痒痒,我实在忍不住就笑了,你千万别介意啊。”

    钱喜顺十分的舒坦的伸展开手脚,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又笑了半天,康玉的脸阴沉的都能滴水了。

    “七殿下,我听说你的功夫都是三殿下教的,他现在是北胡新晋的王,怎么净教你一些挠痒痒的功夫?”

    “你放屁,不准侮辱我三哥,是我自己学艺不精,跟我三哥有什么关系?”

    “哦,是小的僭越了,该打!”说着钱喜顺毫不犹豫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不喑世事的康玉竟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你去告诉那个男的,我要见他。”

    “殿下,他现在没空见你,你有话就跟我说。”

    等了半晌,钱喜顺抬头一看康玉可能是后背痒,忙走到他身后,伸出干瘪的手指替他挠痒,“哎呦,这药效来得太快了,我以为你把饭吐了不会有啥效果。”

    “什么?”康玉恍然大悟,该死的,亏他还以为老头是真心在巴结他,没想到他会在饭菜里做了手脚。

    “钱喜顺,你敢给我下毒?”

    康玉是从小就被保护起来,思想十分单纯又没有社会经验的乖宝宝,怎么可能是老奸巨猾的江湖老油条的对手?

    “殿下,我就是跟你开了个玩笑,没事的,挠挠就好了。”说着钱喜顺飞快的伸进康玉的衣里,表情滑稽的说道,“殿下,你皮肤真滑嫩,像刚剥了壳的鸡蛋。”

    “我草你妈钱喜顺,你把手拿开!”

    “殿下,你就让小的为你服务一次吧。”

    钱喜顺阴森森的趴在他耳边喃喃说道,“殿下,前天被你抢劫的那个商队,踏马的有些货是我高升客栈拿棺材本买的,你看你啥时候方便,给我送回来?”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