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关于谢家
    “轻云有什么打算?我会全力以赴帮你完成心愿。”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宋轻云语重心长的拍拍慕青岙的肩膀,她自己可能没有发现,与慕青岙的关系似乎不像以前那般陌生和拘谨。

    慕青岙挑挑眉,唇边全是宠溺的笑意。

    “首先我要确定一件事,你是不喜欢汪书棋的吧?”两人坐下,宋轻云给他倒了杯茶递过去。

    “千真万确,我不喜欢她,也不会娶她,这辈子我只会娶你做老婆。”

    宋轻云瞟了他一眼,如此信誓旦旦,到不像说假话来哄自己开心,被一个模样俊美,丰神如玉的男子这般表白,她也会觉得害臊,不过很爱听。

    她眯了眯眼,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我们的事情从长计议,王爷要谨言慎行,将来做不到的话,会毁了王爷的名誉。”

    “我不是随便说说,这是我的真心话,我也不会让你失望,让豆宝失望。”

    呃?感觉两人在“歪题”的路上越走越远。

    “好了,我记在心里就是了。我继续说刚才的话题。”

    宋轻云轻轻咳了一下嗓子,义正言辞的看着慕青岙,“我要报复她,让她身败名裂,最好是被皇上严厉责罚,这样她就不会嫁给你,以后也不敢与我为难。”

    “愿闻其详!”慕青岙探过脑袋,听着宋轻云的计划,眉眼间笑意加深,不住地点头。

    两人把豆宝托付给素衣照顾,去了关押谢家姐妹的房间。谢敏受伤严重,天晓得她靠着什么毅力从鬼门关闯了回来,慕青岙让刘延平给她做了包扎和伤口缝合,用过药之后体能也在恢复当中。

    至于谢英就有点惨了,慕青岙分析,这丫头当晚在西山“御狼”,功力不过遭反噬,精神时好时坏,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俨然已经不是原先那个狠毒的小丫头。

    谢敏歪着身子在床上点点头,算是给二人行了礼,她深情的看了眼长身玉立的慕青岙,惨白的脸上似乎有抹红晕,眨了眨干涉的眼睛说道,“有什么话就问吧。”

    心细如发的宋轻云奇怪的看了眼冰山脸的慕青岙,这家伙还真是犯桃花啊,连杀手都对他有几分意思,以后出门还真的必须让他易容才行。

    慕青岙同样奇怪的看着她,轻云正了正身子,一本正经,可说出来的话却犹如地狱来的罗刹。

    “谢敏,没有完成刺杀任务反被俘虏,以你们的行规,你和你妹妹的下场会怎么样?”

    谢敏死灰一般的脸色更加的难堪,盯着宋轻云有两分阴冷的眸子看了半天,嘴边溢出抹苦笑。

    “宋夫人何必嘲讽一个阶下囚,我姐妹二人有错在先,要杀要剐随你们。”

    “呵,还真是江湖儿女,到死了还嘴硬,你若不怕死,为何苦苦挣扎等到有人来救你?”

    宋轻云一语中的戳穿谢敏的心思,她涨红了脸,胸口剧烈起伏着。

    宋轻云靠近她,低低的在她耳边说道,“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没有尊严的活着。我不会叫你死,相反我会求王爷帮你治好伤,亦或者你们内部有人要杀你灭口,王爷还会出手相救,保你平安。”

    谢敏一惊,她猛地睁大眼睛,思忖了一下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比真金白银还要真。”宋轻云目光里闪过一丝玩味,笑着说道。

    谢敏似乎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在抬起头与她对视时,眼神里多了份坚定。

    “好,宋夫人你听好,上面已经料到我二人不会刺杀成功,在边塞还会有其他行刺的人过来。不知夫人是否记得在空城我姐妹跟人打架的事,那些人也是来刺杀王爷的,但不知是谁派来的。”

    宋轻云倒吸一口冷气,回头看了眼云淡风轻,气定神闲的慕青岙,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不是佯装镇定就是内心真的很强大,胸中有丘壑才会坦然自若吧!

    “你接着说。”许是相处久了,她似乎也感染了慕青岙的淡然,炼出了钻石心,依然芙蓉面。

    谢敏诧异她转变之快,渐渐生了惧意。

    “姑苏谢家,请王爷不要漠视,他们族中子弟虽然不入世,但是谢家养了很多像我姐妹二人一样的死士,此次英子疯癫,定会引起谢家的关注,无论怎样,与王爷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

    “呦,这么说谢家还是个不要脸的名门望族,只许他们刺杀王爷,不许王爷反击,活生生的碰瓷啊!”

    谢敏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所以,汪书棋跟谢家也有联系?”宋轻云眼珠子一转,咬牙切齿问道。

    “我只见过汪小姐一次,那时候她来姑苏玩,是我家公子设宴招待的。”

    宋轻云心中了然,原来这一连串的陷害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己和孩子在西北吃了这么多的苦,是时候还给婊里婊气的汪书棋了。

    晚宴前,宋轻云精心打扮了一番,她来边塞的换洗衣服都留在黄土坑的那家客栈里,所以下半晌的时候,专门跟慕青岙出去,买了身还算合体的衣衫换上。

    一家三口坐着马车直奔行宫,确切地说,还有一条小奶狗,豆宝执意要带上,做父母的当然有求必应。

    车里豆宝故意在轻云怀里来回蹭着,再加上有点粘人的小黑,渐渐的,宋轻云就被挤到慕青岙身边,几乎被慕青岙圈在怀里坐着。

    “车里空间狭小,这孩子又爱闹腾,还请王爷多担待些。”

    宋轻云难为情的绷直身子,丝毫没察觉出其实是父子俩演的一出好戏。

    慕青岙不是康爵那种得便宜就占的混蛋,他的确配的上谦谦君子称号,一只手掌虚扶在轻云的身侧,另一只手护在豆宝的头顶,怕他玩的兴起磕到车厢上,细心又体贴。

    到了行宫,康玉代替北胡王出来迎接。

    看到粉雕玉琢的豆宝,他有片刻的愣怔,只觉得十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豆宝紧张的往宋轻云的身后藏去,他年纪小,并不知道自己曾在这里的马厩住过。

    但是康玉他认识,第一次见面是康玉带人洗劫商队,他躲在货物中,记住了康玉这张脸。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行宫,康玉在马场里跑马,豆宝为了报复他,在他喝的茶水中,撒过一泡尿。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