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花被毒死
    程俊的话虽然难听,但是说的是事实,温掌柜的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无力的跌坐在椅子里。

    宋轻云看了眼一旁默不作声的侯掌柜,昨日带着他和钱掌柜熟悉这边生意的时候,侯掌柜有意无意的把朝廷里一位姓温的大人说出来,他的祖籍就是清远府,宋轻云是个玲珑人,品出他不可能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一细问,竟然打听出是温掌柜的亲哥哥。

    这些事,应该是慕青岙授意给他的吧,宋轻云心底涌起一股暖意。

    侯掌柜含笑对她点点头。

    宋轻云敛了心神,叹口气说道。

    “温掌柜,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有人想置我于死地,很抱歉连累了你。”

    “如今事已至此,唯有想出办法应对,尽快找到背后的黑手,才能还你我二人一个清净,你说对不对?”

    温掌柜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长吁口气,目光微冷,“宋夫人,现在看来,闹出这种事,不单单跟你有关,有些事不方便跟你说的太清楚,不过我跟你的目的是一样的,揪出背后捣鬼的人,你说吧,要我怎么配合你?”

    宋轻云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温掌柜回去,不要把宋记卤味的特征传播出去,照样开店做生意,候掌柜是我新招上来的,他心思缜密,经验丰富,我派他过去解决这件事。”

    候掌柜站起身,谦谦有礼的对温掌柜一抱拳。“侯铁明,请温掌柜多指教。”

    温掌柜赶紧回礼,两人就算认识了。临走时宋轻云又给他配了一百斤卤味,具体怎么查出背后搞鬼的人,候掌柜在路上跟他细说一遍,温掌柜顿觉醍醐灌顶,连连点头称赞。

    送走温掌柜,宋轻云长叹口气。

    好累啊!她揉了揉酸胀的额头,阿福见状,要过来给她按摩。

    “我们回家吧!”

    宋轻云跟程俊交代几句回了家,去县城置办家具的素衣恰好回来,正指挥人往东厢房里安置。

    “锦娘呢?”

    郭妈妈回来后得了风寒,这几天轻云让她回自己家养着,顺便跟自己的孩子们享受天伦之乐,所以家里大小事情,又都交给锦娘打理。

    阿福脸上浮现出一抹紧张。

    素衣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木然答道,“不清楚,我回来就没见到她。”

    宋轻云没来由的心浮气躁起来,她急忙推开豆宝的屋子,锦娘正低头做针线活,豆宝在炕上睡着了。

    宋轻云和阿福,都暗舒口气。

    “夫人?”锦娘拘谨的看着她。

    “哦,素衣把家具买回来了,你去帮着打打眼,她粗枝大叶的,不懂得如何布置。”

    锦娘手足无措的看着她没动,宋轻云不解,“怎么了?”

    阿福见状赶紧上前推她娘出去,“娘,夫人交待你做事,你发什么愣啊?”

    狐疑的看着娘俩出去,轻云摇了摇头,附身看熟睡中的豆宝,摸摸他后背没有汗,就坐下来捡起锦娘的绣活仔细看着。

    “夫人。”半晌,阿福端着茶水进来,轻轻放到一边。

    “阿福,你有没有觉的你娘最近很奇怪啊?”

    轻云喝了口茶,漫不经心的问道。

    阿福一下子紧张起来,屋子里隐约能听到东厢房嘈杂声,此时的锦娘,千万别惹出什么事来才好。

    “喂,小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宋轻云逗弄的刮刮她的小鼻子,笑着问道。

    “哦,夫人你说的对。”

    轻云哭笑不得,“我说什么了,你就说对?”

    阿福傻了眼,尴尬的看着宋轻云。

    “你这丫头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宋轻云思忖道,“等王爷回来,我跟他说去慈恩寺上香,顺便让你好好玩玩,我跟你这么大,成天在外面疯跑呢!”

    阿福赶紧福了福身子谢过,这时候素衣进来,手里拎着两张锦杌子。

    “夫人,这是郭妈妈要的,她说放在花厅里给小少爷赏花时坐着。”

    “赏花?”宋轻云笑道,她儿子啥时候培养出来的附庸风雅?

    炕上的豆宝大概是被吵醒,睡眼惺忪的爬起来,靠着本能直觉窝进宋轻云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使劲儿蹭着。

    宋轻云忍俊不禁,小肉团子浑身都是奶香味,她抱着儿子的小脸蛋狠狠的亲了一口,阿福笑着过来抱起他,到一边换衣服。

    吃了点心后,豆宝嚷着去花厅试试他专属小凳子,宋轻云拗不过他,就牵着小手来到花厅。

    花厅和饭厅连着,当初在建造时宋轻云动了点心思,透过琉璃窗能看到外面郁郁葱葱的景色,想着这里做接待客人地方,所以面积上比饭厅要宽敞些。

    她盯着花厅里几盆开的鲜艳的花发愣,突然想到那日夏珍珠的事情。

    “素衣,把花盆都挪到外面吧,靠墙的位置放几张椅子,这样大家晚上睡不着,可以来这里打打牌,消遣消遣。”

    不知是不是素衣太劳累,在搬动万年青的时候,她脚下一滑,花盆跌落在地碎成两半。

    土里忽然冒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辛辣刺鼻。

    “什么东西啊?”伴随着古怪气味,花盆的泥土里流出一股泥水,再一看万年青的花根都已经腐烂变质了。

    宋轻云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她赶紧让素衣把花盆都扔到院子里。

    “阿福,带豆宝离开。”怕出什么意外再伤到孩子娇嫩的皮肤,宋轻云用帕子捂住口鼻,拿铁勾子扒拉着花盆里的泥土。

    “怎么会这样?”

    这盆万年青是她从东山上抠下来的,栽种时她都在场,花土里绝对没有任何东西。

    “夫人,我看着像是毒药。”素衣十分笃定的说道。

    “毒药?专门毒花的?”

    素衣愣了一下,毒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这盆万年青最寻常不过了,就算要下毒,也要毒那盆石兰才对,一株花一颗果实,值一万两银子呢!

    那盆石兰的价值谁也不知道,不然她家被分时,早就有人因为一盆花打的头破血流了。

    “那天夏珍珠来家里,她的手指甲里有黑泥,跟这盆花土十分相似,很有可能她往土里埋了什么东西。”

    素衣闻言,立刻要出去把夏珍珠抓过来对质。

    “不忙,等天黑了你再给她弄过来,这丫头有点邪性,弄不好会打草惊蛇。”

    把花厅里的花盆都仔细检查一遍后,东厢房那边传来话,说家具都归置好了,叫宋轻云过去检查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