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田园福妃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江家
    “好了,严管家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洪雅先生支走官家后,混浊昏花的老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义钧,派人出去打听,看看是不是岙儿来了。”

    “是,爹!”江义钧走到门口拍了下巴掌,很快有人应声过来。

    “扶我去祠堂坐坐,你也下去休息,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没必要陪着我受罪。”

    “是!”江义钧退下,匆匆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江夫人由丫鬟陪着,正坐在灯下绣着团扇,见江义钧神色严肃的进来,她忙屏退丫鬟,起身服侍他更衣。

    “这些事情交给下人们去做就好了,以后不要在夜里绣花缝衣服,伤了眼睛岂不是舍本逐末?”

    “老爷教训的是,只不过翠玲有几个针脚做错了,我也会闲不住给她指正出来,以后绝不会做这种事了。”江夫人笑着顺着丈夫的话说到。

    “爹已经睡下了吗?”两口子重新躺倒床上,江夫人柔声问道。

    “没有,去了祠堂。”

    江夫人一惊,支起身子慌张的看着江义钧。

    “爹为何要去祠堂啊?”

    “不要紧张,没有发生你想象的事情。”江义钧叹口气,睡不着干脆坐起身来,望着窗外浓浓的夜色发呆。

    “爹现在的内心一定是激动万分,他只是想静静坐一会儿,平复一下心情。”

    “老爷,你说这话我就更不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严管家从失火的客栈回来,他告诉爹一个惊人的消息。”说着话,江义钧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身边的夫人。

    “哎呦老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啊!”

    “他说看到王爷了。”

    “靖……靖王爷?”江夫人吃惊的差一点咬到舌头。

    “所以,我想你明天上街逛逛,万一能见到王爷呢?”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准备准备。”江夫人欣喜若狂,说着话就要下地穿衣洗漱。

    “天还没有亮呢,快过来躺好,养精蓄锐很重要。”

    江义钧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是英明的,毕竟家里见过慕青岙的画像没有几人,他总不能让所有的仆人都去大街上偶遇,更重要的是,台州府魏知府是慕青松的走狗,这些年太子针对靖王所做的事,罄竹难书。

    每次二弟书信回来,都会把朝堂上太子如何针对慕青岙写的详详细细,老爷子看完都会发上半天脾气,然后几天茶饭不思,想起惨死的女儿就泪流满面。

    万一被魏知府觉察到什么,岂不是又给靖王爷惹来麻烦?

    第二天一早,江家的仆人们发现主人们似乎很早就起来,洪雅先生精神抖擞的坐在饭厅等着开饭,隐隐的好像有什么喜事一样。

    都说美好的心情会互相传染,这个家几年中一直被愁云笼罩,难得能在洪雅先生的脸上看到慈祥光辉的笑容,仆人们也是暗自高兴,做起事来事半功倍。

    用完膳,洪雅先生破天荒的没有直接去书院,而是换上普通衣衫,拉着同样朴素的儿子,儿媳,出去逛街,这一行为又差点惊掉众人下巴,细一想太不可思议了。

    “爹,您还是坐着轿子吧!”江义钧担心老人家的腿脚不方便,特意让人备了一顶软轿在后面跟着。

    “无妨,我慢慢走着,这副身体不会垮掉的。”

    在死之前看一眼心心念,舍不得,忘不掉,痛在心里的外孙子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世人都以为他一生致力于传道授业解惑,桃李满天下,受人尊敬,就该心满意足的蹬腿闭眼了。

    可是谁能理解一位内心细腻的老人家,他埋藏心底多年的痛?

    他一辈子为人答疑解惑,可是自己的“惑”却无人给解。

    他要怎么做,才能护可怜外孙一世安宁?

    大清早,路上都没有什么行人,零星的有几家商铺开门,里面人发现路边站着的老人是德高望重的洪雅先生,忙不迭出来作揖问好,一时间倒是引起不小的轰动。

    洪雅先生赶紧钻进轿子里,他深居简出的,活动范围只在家与书院,怎么台州的百姓都熟识他吗?

    老人家不知道,每年来台州求学的学子,或者准备进京赶考的书生们,都会把洪雅先生的画像带在身边,保佑他们学有所成,金榜题名。

    这么四处乱逛也不行啊,昨儿是在客栈发现靖王爷,于是一家子决定去失火客栈碰碰运气。

    管家进去先表达洪雅先生对客栈的关注,而后他旁敲侧击,询问昨儿入住的客人情况。

    店主对江家在关键时候帮助自己,感激涕零,所以毫无隐瞒的,把昨儿入住的客人情况说了一遍。

    严管家再三确认后慌张出来。

    “老爷,店主说的住客中,有一位很有可能就是王爷,而且失火的位置就是他们的房间。”

    “这话什么意思?是有人故意放火,要烧死……”

    洪雅先生的脸色变的煞白,江义钧惊慌失措的掏出保命药丸,要塞进老父亲嘴里。

    “不,不用!”洪雅先生难过的挥了挥手,外孙子这是被人追杀啊!是太子吗?他就这么没信心继承大统?为何处处刁难他可怜的外孙子?

    “另外……”严管家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有啥不能说的?”

    这已经是最坏的消息,还能有比眼前更令人沮丧的事情?

    “店主说,那人带着一大帮人来住店,光是马车就有四辆,丫鬟婆子小厮护卫,差不多二十几人。”

    几人有些傻眼,慕青岙出门,怎么可能带这么多人?是不是管家看错人了?

    “现在他们还在里面住着吗?”洪雅先生沉着问道。

    是不是慕青岙,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严管家为难的摇摇头,“昨儿他们的房间失火,好在发现及时,人已经安全撤出,搬到别的客栈去了。”

    洪雅先生猛地站起来,激动说道,“走,去其他客栈看看。”

    “爹,万一不是王爷,岂不是要累坏您老人家?不如先回书院吧,我和欣茹再去逛逛,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您!”

    “不,今儿书院放假,我也趁机歇歇,你们不是总让我停下来休养生息的吗?我已经派人去书院,让孩子们自由活动。”

    江义钧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家老父亲,不过转念就理解父亲的想法,他今天也是什么也做不了,不亲自确认清楚恐怕饭也吃不下。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