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毒物
    终归说到底了,对于棂的这种行为,他们这些人其中,也只是有着盯着她的这么一个目的罢了。

    至于在他们看守所的这段时间里面,棂究竟会做出来怎样的举动,又会做出来怎样的事情,对他们而言。

    不仅没有丝毫所需要在意的,更是没有任何让他们能够觉得重要的事情了,只是因为着无论与从哪点上来看,至少在庄明月看来,只要这个人,尚且还能够继续被她给压制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话。

    那么相较于其他事情而言,自然是不会有那么重要的了,否则的话,越是这般继续拖延下去,也只是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繁杂之外,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作用。

    无论为什么,哪点上来说,既然现如今这等状况之下,事情至此已经走到了这种的地步之下。

    那么若是再继续如此这般的拖延下去,不仅是会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更是有可能在这种状况之下,让另外一边的事情,因为如今整个天盛王朝之中的混乱。

    从而就此让他趁着这么一个机会,离开这天盛王朝之外,到时候若是得不到最好的消息,那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也同样正是因为这么一个缘故,让这边的庄明月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别人是直接就此将关于瘟疫这件事情暂时的给压制了下去,

    准备在之后以一个更为合适的时间,随后在彻底的将瘟疫给从天盛王朝之中解决。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么一次瘟疫的传闻,反而是让他意识到如今皇宫之中所有的事,只恐怕不仅仅是像他们这几个人,最开始以为的那样了。

    否则的话在这场本不该存在的瘟疫下面,又没有着他们的安排,为何还皇宫之中会突然瘟疫爆发?

    并且连起那几个,身处这后宫之中的嫔妃都感染上,无论于从哪点上来看,都是极其怪异的,至少在庄明月的了解之中,这几个嫔妃倒并非是原本就怀有异心的人。

    而且在有着太医,前去把脉之后也的确探查出来,她们体内有所不正常,并且看起来倒是当真像感染上了瘟疫,才会致使了这种情况。

    然而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当这边的棂质知晓了这种种一切之后,自然是会对于此恼火至极。

    且不说她如今尚且依旧被关在路府之中,根本无法从路府里面出去,更是联系不上路家的二老,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她提供帮助。

    且无论于她究竟是怎样的,在这种状况之下,一直看守着她的那群人,自然而然的,不会因为给的任何举动对她进行任何的松懈。

    反而是因为庄明月的吩咐,自始至终都看管的十分严,并且当她闹出来那些动静之后,也是始终没有做出来任何的回应。

    倒也着实非是因为其他,只不过越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就越是足以证明这边的棂,是当真的着急了,

    更是可以说明他的身份,并不像她表面上所显露出来的那般简单。

    否则的话,就算他们将棂给囚禁了起来,按理说她虽也的确是会有所暴躁,却当然不会着急到连丝毫伪装都不再继续伪装下去。

    而是这般直接利用着,这根本就不存在的身份,对他们进行着施压。

    只可惜这些禁卫军,虽然名义上来说的确是皇宫里面的人,但他们从目前而言,真正效忠的人依旧只是纳兰俅罢了。

    所以就算在他们眼里面看来,棂的确是皇朝之中的七公主,并且名正言顺,也有着一定的权利。

    甚至于还受纳兰俅和天盛帝的宠爱,但终归说到底,只要他们得到的命令,是要将棂给继续关押在路府之上,绝对不能够让她出去的话。

    那再这等状况之下,便是足以说明,如今哪怕她是有的七公主的身份,也已经受到了怀疑。

    他们也不过是受命行事罢了,在自身主子并非是谁的情况之下,无论她再怎闹腾,自然不可能将人给放出去。

    而这边的棂在被关押到路府里面,接连多日都无法出来,甚至于连之前的情况下,她尚且还可以和自己那隐藏在成功之中的手下们,进行短暂的联系。

    如今却是因为离开了皇宫,在这路府之中被禁卫军给关押着,甚至连自己的手下,都接连几日里面都不曾见到过。

    在这种压制之下,也是足以让这边的棂,对于庄明月他们的控制而感到恼火至极。

    在随着一声又一声的训斥和摔东西的碎裂声之下,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棂,终归是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

    可此番她心里面也是同样清醒明白过来,无论于他在怎么做,只要这路家之中的禁卫军们,并没有得到任何放她的消息。

    那他们就会对棂一直看守下去,并且对她的火气和种种行为,不管不顾。

    甚至于就算是棂,当真将着路家的宅子给拆了,这些禁卫军们,也只要能够保证棂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便是就此他们也是同样,并不会有任何的反应,甚至于是任何的回应。

    随着这一边的棂,就此重新冷静一下来之后,她也不再试图用这种方式,引起那群禁卫军的注意。

    只是微喘着大气的坐回到了椅子上面,面上的冷色却是极其的明显。

    着实倒并非是因为其他,只是在棂心里面明白,既然这些禁卫军们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并且不会将她的这种行为举止上报给庄明月亦或者是龙元修。

    那么在这种局面之下,她唯一所能够做的便是要看清楚如今的局面,在精心等候着自己之前,所安排的那些手下们。

    等着们能够想办法,潜入到这路府里面来和她重新联系上,在随着他们家外面和宫中的事情,给告知于她后,再进行其他的决策和判断,以免是会因为她如今已经被囚禁。

    并不知晓事情,究竟发展到了怎样的地步之上,又究竟啥也不该怎样举行的情况之下,随意的吩咐下去命令。

    反而是会让事态变得更加麻烦,甚至于可能会让她之前所做的种种彻底毁于一旦,让这么长久以来的计谋和坚持就此前功尽弃。

    “庄明月!”正是因为如此,当这边的棂先冷静下来之后,也是意识到如今能够改变这种局面的,除了她自身之外,便也只有庄明月了。

    只可惜庄明月,并非是像纳兰俅那般的当真称得上是好糊弄。

    只有先行能够让她自己冷静下来,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对庄明月他们进行报复,和其他的行为举止才是最为好的。

    随之便是看到这边重新冷静下来的棂,坐在椅子上面,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已经冷掉的茶。

    棂可是她却并没有丝毫的在与双眸中含有着冷意,可以说和那杯冷茶,并没有何等过多的区别。

    只见她轻抿了两口之后,让她完全冷掉的茶水,自口中滑入到五脏六腑之间,感受着那股冷意,让她将剩余的火气给全然压着了下去后。

    这才盯着一处,不知为何处的地方,冷冷开口,“不过是群乌合之众,倘若并非是因在这皇宫之中,我又怎可能被你们这群废物囚禁在此处?”

    冷哼一声的棂,随之便是将手中的茶杯,给紧紧的捏在手中面上,看起来已经重新冷静下来,并且神色之中,除了冷意,也是再也没了其他的恼火之色。

    可从他那捏着茶杯咯吱作响,还有那手背之上微微凸起的青筋来看,依旧足以看得出来,棂对于庄明月还有龙元修他们的怒火。

    不,更应该说是棂对于龙元修和庄明月二人,包括整个皇宫之中的所有人的那一份痛恨之意。

    而这一份痛恨之意,则是要远远比她之前所有的怒气更甚,并且在这之余更是极其的明显。

    着实倒也并非是因为在这等局面之下,庄明月并不在谁的面前的话,只恐怕已经是能够就此全然的肯定一下关于棂的身份,定然是及其不简单。

    不仅不像是她之前所想的那般,只是被人给利用者,不得不待在这皇宫之中,伪装成纳兰雪七公主的身份。

    甚至于可以说是,能够就此肯定下来这边的棂,就是自身的主谋,在他的背后根本没有其他真正的幕后黑手。

    但只不过可惜的是,无论于这边的棂神色之上,究竟想露出来怎样的第一步,说的话语又是透露出来了,怎样的真实情况和秘密,并不在此处的庄明月根本无法知晓,真正的事实。

    只不过在现今这种情况之下,棂的身份和她这么长久以来,所积压的种种火气,包括现如今这种局面之下。

    无疑是让她对于被关押的事情愤愤不平,在这加上之前的所有,更是足以让她心生其他的念头。

    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来对庄明月,还有龙元修他们进行更为严重的报复。

    要知道的是,既然他已经被关押在此处,并且从目前而言来看,并不能够出去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