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未夜城 > 第150章 夜聊
    路恩又是天黑才回来,一开门裹挟了一身寒气,脏兮兮的工作服进门之前就被他偷偷洗了藏起来了,只穿着唯一那件皱巴巴的呢子大衣。

    梁初赶紧走上前问他:“饿了没有,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一边说一边从小桌子上拿起饭碗和营养粉,准备替他调浓浓的一碗营养糊。

    路恩一边伸手把碗接过去,一边说:“我还不饿,中午吃得多,倒是你,今天吃了几餐?”

    梁初知道他又在撒谎,每天发的食物他都悉数带回来,怕她舍不得吃,还要骗她自己吃过了,可是看他饿得有气无力的样子,哪里是吃过午饭的样子。

    所以每天清晨出门前,梁初都要替他多泡一包营养粉,至少能顶到回来的时候。

    她一边推他快去房东那里接水,一边说:“我成天闲着,又吃不了多少,你快去吧,这么晚了还有没有热水也不知道,哎,天这么冷,不许再用凉水冲啊!”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虽然不说话,但是手里多了一个碗。

    家里有几包营养粉他一清二楚,梁初一整天只吃了一包,就为了省下一碗给他补充体力。

    时间一久,路恩已经发现梁初调营养粉的“秘密”,这次说什么也要调好了再端回来,看着她不让她做手脚。

    端回来,路恩手里两个碗的营养糊一样多,梁初当然要让,他说什么也不肯,每天晚上几乎都是这样,推推让让半天,梁初怎么也拗不过路恩,最后还是两个人一人一碗喝得干干净净。

    喝完营养糊,两人寒冷的身体都又有了些暖意,小屋子里除了一床一桌没有其他物件,两人就一个床头一个床尾坐着聊天。路恩本想陪寂寞了一天的梁初多说说话,无奈一整天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下来,忍不住哈欠一个接着一个。

    梁初看他这个样子,推推他手臂说:“你这么累,还是早点休息了吧,明天又得起个大早的。”

    “不累。”他笑笑,“我也无聊了一天,想有个人陪着说说话。”

    也是,路恩这样冷脾气的人,和那些吃体力饭的混种只怕也轻易说不上话。梁初点点头,“那好,咱们就这么坐着再聊会儿吧,你要是累了就赶紧休息,不用特意陪着我。”

    又说了几句外面越来越乱的局势,还有两人不得不终止的研究,梁初忽然想起什么,一拍脑袋,“你看我,这些天闲着没事学着裁了件这个,差点搞忘了。”

    一边说,一边从自己枕头下面取出几件衣服、手套样式的物件来。

    她小心的看了看路恩,一边不好意思的递给路恩,一边说:“这是我现学现做的,之前没学过,所以裁得是有点难看。呃,不过御寒的东西嘛,你穿在大衣里头就好,暂时将就着用到天气暖和了再说呗。”

    路恩意外的看了看,接过去,拿在手里再仔细端详——一件用手工缝制的厚厚的保暖背心,一对手套,还有一对护膝。都是用他上次带回来那些布料做的,看上去针脚歪歪扭扭,有些地方看得出是拆了又缝好几次的,但是尺寸非常合适,一看就知道是趁他睡着的时候,仔细比划了做出来的。

    路恩惊喜的把这些东西反复拿在手里左看右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再看了看她纤细修长的手——这是一双握惯了手术刀的手,一贯小心保养得白皙细嫩。

    在先生多年暗中呵护下,几乎没吃过多少生活的苦,平时就连煮个面都可以搞成爆炸现场,现在却为了他,甘愿学习织补缝纫,做这些平凡妇人的活计。

    他忽然很想就这样,找一个地方,男耕女织,过一过平凡男女的生活。他一定会好好护着她,就算没有先生那么大的能量可以暗中资助她就读的每所学校,但是至少,再不让她受这些风,这些雨,让她过上平安幸福的日子。

    梁初见他半天不说话,只用眼睛不断在衣服上摩挲,然后就开始发呆,不由得有点忐忑起来主动开口,“是,是不是不好看啊?我也实在是没办法,毕竟布料有限,我又是第一次做,所以也没机会先练习练习。不过你要相信,等下次我一定能比这次做得好,真的!”

    他抬起头,望着她,目光细碎而温柔,“不,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喜欢。”

    真的吗?她放下心来,又忍不住得瑟:“我就说嘛,我小快刀的手艺可不是盖的,当初我做手术缝合就比别人快又好,这点小东西能还难得住我?等我过些日子再替你做件外套,省得你就这件衣服连件替换的都没有。”

    他心疼的抬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以后再别做了,你这双手不应该做这些事情。你现在只需要好好休息。这些日子苦了你了,等我多挣点钱,好好替你买几身换洗衣服去。”

    她听完这些话却没有高兴,而是刚刚明亮起来的目光又黯淡下去,咬着唇,喃喃说:“是,出了实验室,我这双手什么都做不了。助理做不好,管理做不好,就连缝衣服都缝不好。没有先生替我打算,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人……”

    提起先生,她的神色更加落寞,路恩知道,她一直在把先生的死全都归罪到自己头上。沉沉的压在心里,只是不肯说而已。

    这大半个月以来,除了他在的时候梁初还能尽量做出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几乎每个夜里他醒来的时候,凭借敏锐的听觉,都能听到梁初平稳如白日的呼吸声。

    她没有睡,几乎整夜整夜望着漆黑的虚空在发呆,他知道她心里的伤有多深,却无能为力。所以,他只能学着她,假装一副没心没肺能吃能睡的样子,不要再去加深她的自责。

    他从没有现在这么恨自己不善言辞,不能为她开解一二。

    所以,长长的夜晚,一个人在床头,一个在床尾,常常各自睁着眼,到天明。

    两个人坐在桌子边,各怀心事坐了许久,路恩勉强笑了笑,拍拍她的手,“我只是怕你累着了,可不是怪你做得不好。你要是愿意天天替我做衣服,我高兴还来不及,你要爱做明天我再去买些布料回来。”

    “嗯,好。”

    梁初也打起精神笑了笑,那些情绪自己消化就好,路恩这些日子为了她弄得这么辛苦,已经瘦了一大圈,她不能再让他担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