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飞上枝头成凤凰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咸鱼比你强
    她的话,无人回应。

    唐彦明瞅着离去的背影,嘴里啧啧叹气,他看向溪竹:“溪竹,你说过一句什么花儿,牛粪什么的?”

    溪竹回应:“一朵鲜花插牛粪上,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小姐说的。”

    溪竹自是知晓他是在嘲笑小姐。

    谢羽霏如何不明,冷哼一声:“就算我是一坨牛粪,也有花愿意插在我身上。你若是一坨牛粪,就等着风干,不会有花愿意插你身上。”

    “……”在饭堂里的人

    自喻牛粪?此类比喻恰当吗?

    唐彦明又叹息一声:“但愿人老珠黄也能恩爱如斯。”

    “你会不会说话呢?是天荒地老。赶紧的,吃完了要去办差。”谢羽霏慍怒。

    “妹妹,刚才咱们进屋的时候正巧外面下着细雨,不宜出行。”唐彦明一脸笑意,下雨真好,可以不用出门。

    “谁说下雨不能出门?”谢羽霏脸色不渝。

    “我说的,下雨天就适合在家睡觉,晴天就适合出门走走,漫长岁月,居然没有一日适合办差事。”唐彦明耸耸肩,摊摊手。

    “呵呵!哥哥才当值几日就坚持不住要撂挑子了。你长这么大,唯一坚持下来的一件事就是每天按时吃饭吧。”谢羽霏给气乐了,怒极反笑。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坚持下去的事情能发生在我身上,就是按时吃饭也绝无可能。”唐彦明笑着解说。

    谢羽霏笑着劝解:“既不能按时吃饭,那便要按时吃药。”

    “我没病啊!”唐彦明缩缩脖子,有不好的直觉。

    “师傅手中的鞭子能教会你生病,不信你问问馨儿。”谢羽霏淡淡道。

    “你二师傅说的极是。”李馨儿掩嘴笑笑。

    “二位师傅,我还年轻可以按时出门,不用按时吃药。”唐彦明服软了,打又打不过她们,还能如何?

    “你糟蹋年轻两个字,你都立秋了。”谢羽霏嗤笑一声。

    “主母不与我去店铺吗?”李馨儿问道。

    谢羽霏歉然笑笑:“下回再去看,这会儿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

    “吃饱了,走吧。”唐彦明率先起身。

    “主母,那我也先告辞了。”李馨儿行礼告退。

    “好!馨儿慢走,路上小心点。”谢羽霏笑着挥挥手。

    马车内。

    唐彦明俊脸皱成一团,嘴里不住呢喃:“我这日子过的可真苦。”

    谢羽霏笑了笑,柔声安慰:“哥哥,如今的生活会让你苦上一阵子,等你适应以后,再让你苦上一辈子,所以别闷闷不乐。”

    “想到晚上要吃咸鱼就嘴里发苦,想到每天要出门办差就心里发堵,心情极不愉悦。”唐彦明哀叹一声。

    “凡事都要往好处想,譬如你掉进一个河塘是一件倒霉的坏事儿,祸兮福所倚,说不定你衣襟里会装进一条鱼呢,正好拿回家做咸鱼。”谢羽霏打趣他,务必让咸鱼成为他的梦魇。

    “不说咸鱼了,咸鱼作了什么孽,被你翻来翻腾去的折腾。”唐彦明替咸鱼抱不平。

    “你连自己都顾不好,你还替咸鱼担心,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好好认真努力吧,咸鱼比你强无需你替它操心,因为它会翻身。”谢羽霏嗤笑道。

    咸鱼,还是咸鱼!再说也是没完没了。

    唐彦明就此收住话题,索性将脸一偏,不再言语。努力有什么用?王爷比我家世好,比我聪明,比我年轻,比我俊,更过分的是他还比我努力,天下少有的俊杰都比我努力,那我还努力个什么劲啊,拍十匹马都赶不上。

    对付以默不作声来掩饰自己无颜以对的人,最好方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因此,谢羽霏同样一言不发。

    马车厢内的气氛沉默,赶车的离鸿郁闷的撇撇嘴,赶车多闷啊,这会儿没有解闷的乐子更闷了。

    一刻钟后。

    沉默到了情报部署,沉默入了内院,沉默进了甲一书房,至此沉默才不复存在,有人开口说话了。

    “统领、大哥请喝茶。”甲一亲自奉上茶水。

    “嗯~甲一将贩卖人口的卷案整理齐,我先看看。”谢羽霏先接过茶水,往书案主位落座。

    “咯吱~”一声响,将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看向谢羽霏坐下的椅子。

    “小心!”离她最近的唐彦明一个健步飞速上前,与木椅碎开的声音同时响起:“幸好接住了。”

    “唐彦明,你混蛋!我还以为你是过来接住我,谁知道你这厮竟是去接杯子?”谢羽霏跌坐在地上,屁屁疼的不要不要的,这厮太可恶了,他就是趁机报复我。

    唐彦明被这声怒吼吓得倒退十步。

    用杯子挡住脸,看不到她,那她也就看不到自己。

    谢羽霏看不到他的脸,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杯子。

    这厮不上前还好,她自己会让双手撑地稳住,唐彦明一个往前冲,让她误以为是要拉自己,她伸出的手至今还举在半空呢。

    甲一使劲儿憋住笑,刚才他也有同样的误会,导致他也不曾出手相助。

    “甲一,你这椅子怎么回事儿?拨给你这么多的银两还换不起好的椅子?”谢羽霏赖在地上怒嚷,都怪他用坏的椅子。

    “统领,都是属下的错,请统领处罚。”甲一愣了愣,倏忽间想起一事,赶紧揽错。

    他能说刚才馨儿来过他的书房吗?他敢说这椅子是他就职时才买的吗?

    馨儿是埋怨自己不陪她去统领府上,因此,毫无疑问是她将椅子弄坏,要让自己摔个四仰八叉。

    不过,幸好有统领替劫…

    谢羽霏自是不知自己只是个无辜受累的人,就此痛失可以出口恶气的机会。

    她冷哼一声,找不到由头责怪甲一,唯有怼向另一个人。

    她径直爬起身,冲到唐彦明身前,怒道:“哥哥你真是令人讨厌,你再是这般不改变,总有一天你会变成以自己都讨厌的人!”

    唐彦明紧紧护着杯子,在她冲过来时,早已经蹬蹬蹬后退几步,刚好退到房门口,进不敢攻,但退可跑:“多谢妹妹吉言!我一生中最是讨厌很有钱的人。”

    听客甲一摇摇头,劝诫道:“大哥很有钱并非就是好事,虽然得到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会失去了烦恼,得不偿失啊。”

    两人闻言,一愣,哑然,半天,才道:

    “说正事儿了。”

    “说说人口贩子的事儿。”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