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嫔妃门也注意到容娇眼中的怒火,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惹怒了这个心狠手辣的皇后。

    "雪才人,哦,不,现在已经是雪美人了。"场上唯一一个不怕得罪容娇的方锦秋开口了,她并不在意容娇听见"美人"二字时气的咬牙切齿的精彩表情,继续说道,"这得了宠的人儿就是不一样啊,依本宫看啊,雪美人的衣裳虽然普通,但却人却是这儿最容光焕发的,本宫都甘拜下风。"

    方锦秋不说这话还好,一说便是不得了了。这话虽然是对着雪绾晴说的,但这暗里不都是再说容娇这个天天穿着金丝凤袍的皇后,还比不上一个穿着随意的美人吗。可这话说的也没错,如今容娇就是没有雪绾晴得宠,挑不出毛病来。这在场的嫔妃们各个都吓得不敢出声,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满是硝烟的战场,免得殃及自己。

    闻方锦秋所言,容娇果然脸色大变,怒喝道:"雪绾晴!你别以为你得宠了便可为所欲为。怎么,你觉得你天生丽质,随便打扮变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本宫比下去?是本宫太丑陋,穿上凤袍都比不上你?"

    容娇知道方锦秋的话是想给自己难堪,自己想回讽她,但又畏着她刚得胜归来的兄长,如此一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但雪绾晴就不同了,她是自己的心头刺,借方锦秋之话说她几句,说不定还能治雪绾晴个什么罪,比与方锦秋斗嘴更有利。

    雪绾晴心中暗暗佩服方锦秋的计谋,看来这方锦秋和容娇都与自己势不两立啊,自己该如何是好?

    雪绾晴假意惊慌失措的俯身道:"妾身不敢。只是妾身长相丑陋,没有皇后娘娘如此美丽大气,配不上华丽的衣裳,只能选些与自己容貌相符的丑陋衣裳,望娘娘明察!"

    "配不上华丽的衣裳?呵,你也算是有自知之明。"容娇冷笑,但心情倒是舒畅了许多。

    可方锦秋却没打算放过雪绾晴:"雪美人穿着颜色如此淡的衣裳来请安,没认真看时,就像是穿着白色的丧服似的,把这长清宫弄的如此晦气,可是对皇后娘娘的不敬啊。不管是因为仗着皇上的宠爱,还是因为配不上华丽的衣裳,皆不可洗脱你不尊敬皇后的罪名。皇后娘娘,雪美人藐视皇后,恃宠而骄,可是个不小的罪名。若您就这样放了她,岂不是有损您皇后的威严?"

    面对着方锦秋的步步相逼,雪绾晴知道自己今天躲不过了。果然,容娇思索了片刻,道:"这等大罪,按照惯例,可是要杖责的,但本宫不忍,便免了杖责,罚你在长清宫门前跪上两个时辰吧。"

    容娇都已说到这个份上,雪绾晴不得不接受,只能道:"谢皇后娘娘。"

    容娇和方锦秋的嘴角几乎同一时间扬起一抹笑。

    —————————————————————————————————————————

    骄阳正是火辣,晒的雪绾晴的脸热的滚烫,火辣辣的疼痛感告诉雪绾晴她可能被晒伤了。

    巧云和巧兰不依不挠,非要跟雪绾晴一起罚跪,雪绾晴不愿,命她们先回云漪阁,说自己很快便会回去。可她们更不愿了,还义愤填膺道:"有难同当,我们怎会忘恩负义?"

    雪绾晴无奈,只得说:"若你们跪伤了,谁来扶我回去?接下来几天谁来照顾我?这不是忘恩负义,有时候,没必要做的就别做了。"

    "可是……"

    "好啦,快起来啦,我还要靠你们扶我回去呢!"

    犹豫了半晌,巧云和巧兰才战起了身,站在一旁,愤愤不平的说到:"她们欺人太甚!"

    雪绾晴一笑,并未多言。

    几个路过的嫔妃讽刺了几句,但没雪绾晴没有搭理她们。她们没趣,只能尴尬的灰溜溜的走了,走时还骂骂咧咧,恨不得把雪绾晴撕得粉碎。

    终于熬过了两个时辰,雪绾晴在巧兰和巧云的搀扶下费力的站起,起身后还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美人小心!"巧兰担心的说到。

    雪绾晴踢了踢腿,又站着休息了一会,觉得双腿不再这么酸痛了,便言:"我们走吧。"

    巧云和巧兰正欲搀扶着雪绾晴向前走去,怎料雪绾晴移开了她们的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自己可以走,走这边人少,我不想再遇到那些烦人的嫔妃了。"

    另一边是南霜湖,是后宫中最大的湖,但因为较偏僻,少有人来此走动,这正合雪绾晴意。

    沿着南霜湖旁的阡陌向前走,由于双腿有些微微酸痛,害怕摔倒,雪绾晴便光注意脚下的路了,没有发现前面路的尽头站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便是温娥和她的奴婢。此时温娥正狠狠的看着朝这边缓缓走来的雪绾晴,冷笑着。

    这时,一个宫女走了过来,将一个药丸递给温娥,道:"昭仪娘娘叫你将它吃下,一炷香后,按计划行事。"

    温娥接过药丸,道:"我知道了,帮我回昭仪娘娘,让她放心,我不会让她失望的。"

    那宫女并不回应温娥的话,只是福了福身,便离开了。

    "真不懂礼仪!"温娥的奴婢怒骂道,看着温娥手中的药丸,又道:"才人,计划中可没有让您吃药丸,她们会不会……"

    温娥打断道:"现在我和她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她是不会害我的。"语毕,便将药丸一口吞下。

    走了半柱香,雪绾晴方才走了一半的路。"美人,不如咋们休息一下吧。"

    雪绾晴掏出手帕试了试额上的汗,道:"不必,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话音方落,只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想起:"哟,这不是雪美人吗?听说雪美人今日被皇后娘娘罚了,不知现在雪美人可还好?"

    雪绾晴抬颚,见是温娥,心中抱怨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她道:"无碍,有劳妹妹费心了。"正欲离开,温娥突然挡在雪绾晴的面前,眼底都是鄙夷,笑到:"我想走这边,不知姐姐能否宽宏大量,给妹妹让个路?"

    此时的雪绾晴只想早些回云漪阁,便不与温娥争斗,给她让了路,自己往旁边移了移,打算继续往前走。

    玉足刚踏出,温娥又挡在了她的面前,笑到:"姐姐走路不方便,不如让妹妹扶着您吧。"语毕,便伸手抓紧了雪绾晴的一只手。

    雪绾晴想将温娥的手甩开,谁料温娥俞抓俞紧,不愿松手。雪绾晴微微发怒,正欲开口说话,温娥突然抓着她的手用力晃了起来,便晃还便喊:"姐姐您不能如此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姐姐您快放开……"

    雪绾晴还没反应过来,温娥突然"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