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在湖中扑腾的温娥,雪绾晴,巧兰和巧云三人都傻眼了。

    这是……苦肉计?陷害?

    "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湖水中的温娥在呐喊着。

    雪绾晴看了一眼温娥,便知道她是会水的,死不了。便打算不理她,让她自己慢慢演。

    正准备离开,几道声音在身后想起:"有人落水啦!来救人啊!"回头一看,只见几名宫女太监急急小跑了过来。

    呵,戏演的真足,看来自己这个谋害嫔妃的罪名是要做实了。

    此时,水中的温娥似乎已经没有了力气,扑腾着的手渐渐慢了下来。雪绾晴正疑惑着,便看见温娥眼睛缓缓闭合,沉入水中。

    宫女太监随即感到,一名宫女大喊:"快!快救人!"几名太监跳进了湖中,潜入水里,将奄奄一息的温娥捞了上来。

    温娥紧闭双目,唇已没了血色,几个宫女正在救她,类似现代的急救。没过多久,一名宫女道:"温才人已经断气了!"

    宫女太监们议论纷纷。

    雪绾晴不信,这温娥怎么可能用她自己的命来换我雪绾晴的一个罪名?

    雪绾晴走上前,将手指轻轻搭在温娥的手腕上,居然……已经没有了脉搏。她又不断按压温娥的胸部,想以此将她救活,可按的手都酸了,还是无济于事,温娥没有半点要苏醒的迹象。

    雪绾晴愣了,颤抖着收回了手,温娥真的死了。

    她突然觉得这后宫中是多么的可怕,前一秒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这一秒就变得僵硬冰冷。

    这时,一道女声响起,声音里夹杂着疑问,好奇,还有……幸灾乐祸:"怎么了,这儿怎么这么多人啊?"

    宫女太监们忙行礼,口中道:"参见昭仪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雪绾晴回眸一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是方锦秋。今天这事十有八九与她脱不了干系。

    虽然心中知道方锦秋是冲着自己来,但必要的礼仪是不能少的,不然便要落人口舌了。雪绾晴浅施礼,柔声言:"参见昭仪娘娘。"

    方锦秋假意未看见雪绾晴,绕过了雪绾晴这个大活人,径直走向雪绾晴身后的宫女,问道:"怎么回事?"

    一名像是领头的宫女福身,一脸惊慌道:"昭仪娘娘!温才人……温才人她……她……"

    方锦秋紧皱黛眉,厉声道:"温才人怎么了?快说!"

    "温才人……死了……"

    "什么!"方锦秋大声惊叫道,"怎么会这样!温才人好好的怎么会死?你给本宫说清楚!"

    宫女指着温娥苍白的尸体,颤抖道:"温才人是被淹死的……"

    方锦秋低颚,便见到一具被泡的腐烂的尸体,散发着恶臭味,不禁大声惊呼:"啊!快来人啊!"方锦秋退后几步,拉着一旁的宫女,惊慌失措道,"快!快去请皇后娘娘来!把皇上也请来!快!"

    宫女急急应了几声便马不停蹄的向长清宫走去。

    "雪美人怎么也在这儿?"方锦秋收回了刚刚惊恐的表情,然后看着雪绾晴,好像才刚看见她一般,若有所思道,"雪绾晴,温娥不会是你杀死的吧?"

    雪绾晴心中一阵冷笑,脸上面不改色,笑道:"温娥自己摔进湖中,与我何干?"

    "温娥又不是不长眼睛,好好的又怎么会摔进湖里?本宫还没有来时你就已经在这儿了,温娥的死你是最大嫌疑!"方锦秋好似一身的正气,振振有词道。

    雪绾晴心中已经确定了这事一定与她有关,杀死温娥,再嫁祸给自己,一举两得,真是好计策。"这可不是娘娘您说的算。"

    方锦秋一笑,道:"本宫自然是不敢,此事还须由皇上和皇后娘娘定夺。"方锦秋心中不屑的想到,温娥是跟雪绾晴在一起死的,来救人的宫女太监都看的一清二楚,还有温娥的俾女作证,本宫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堵住这悠悠众口。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远远传来太监的声音:"昭仪娘娘,雪美人,皇后娘娘让你们去长清宫一趟。"

    雪绾晴和方锦秋坐上了早已备好的辇车,往长清宫去。

    长清宫内。

    容娇揉了揉太阳穴,漫不经心的问到:"听说后宫中出了人命,是怎么一回事啊?"

    容娇话音方落,方锦秋便急急抢在雪绾晴的前头说到:"回皇后,臣妾今日路过南霜湖旁,听见一群宫女太监吵吵闹闹的,便走过去瞧了瞧。谁知,臣妾一走去,竟见温才人的尸体在地上,吓坏了臣妾,便派人来告知皇后了。"

    容娇惊讶道:"什么?"然后看似伤心的叹道:"唉,可怜这温才人了,年纪轻轻的就香消玉损。"容娇此时心里乐的啊。看这情况,这方锦秋和雪绾晴两人中,自己至少能除掉一个。

    "温才人死时,有谁在现场。"容娇问。

    一旁的宫女回到:"回皇后娘娘,当时雪美人与温才人一起在湖边走着,突然不知怎么的,温才人就掉进了湖里……"

    "皇后娘娘!"温娥身边的婢女喜鹊哭诉道,"是雪美人害死了我家主子!当时雪美人与我家主子在南霜湖旁的小路遇见,便一同走着。我家主子见雪美人腿脚酸痛,便好心想前去搀扶。谁知雪美人不识好人心,一直扯着我家主子的衣袖,后来就把主子推进了湖里……呜呜呜……皇后娘娘,您一定要替我家主子做主啊……"

    容娇听了喜鹊的一番话,心中更是高兴,这回看你雪绾晴怎么办。

    "雪美人,你来给本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从实招来,不然,这宫中的酷刑可有你受的!"

    雪绾晴不紧不慢的说到:"回皇后娘娘的话,妾身并未将温才人推入湖中,是温才人自己跳进去的。"事到如今,她只能这样说了,虽然她知道这样的解释甚是苍白无力。

    "呵。"容娇不屑的冷笑道:"雪美人这话说的可不妥,温才人好好的怎么会自己跳进湖中,本宫看恐是你有意为之吧。"

    "皇后娘娘说的是。"方锦秋立刻开口说到,"温才人豆蔻年华,年轻又漂亮,怎么会自寻短见?本宫看,你是嫉妒温才人的美貌,才故意将她杀死,免得后患无穷!"

    雪绾晴轻笑,微微抬颚,言:"昭仪娘娘此言差矣,妾身如今正受圣宠,又有美貌才华,怎么会惧怕温才人挡了自己的路呢?"

    闻此言,容娇和方锦秋脸色大变,心中更是怒气冲冲,咬牙切齿。

    容娇怒道:"你!"

    雪绾晴低下头颅,不语。

    "无论你如何说,有温才人的婢女喜鹊作证,你的罪名就已经坐实了。"方锦秋此刻只想快点把雪绾晴定下罪来,毕竟拖的越久越对自己不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