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绾晴微微颔首,轻笑道:"若依昭仪娘娘所言,那妾身的两个婢女也可以为妾身作证。"拿温娥那边的的人来做证,实在可笑。

    雪绾晴话音方落,巧云与巧兰便急急说到:"奴婢可以替美人作证,是温才人自己失足落水,美人并无害人之心。"

    "胡闹!"容娇拍案而起,怒意尽显,宫中之人皆旋即跪下,俯身低首,不敢出一言。"实在是荒唐!雪美人,温才人死的时候你正好与她在一起,所以你是最大的嫌疑!"

    容娇死死的盯着雪绾晴,眼中冷光难掩,仿佛想以此逼迫雪绾晴乖乖就范。"雪美人,你是否认罪?"

    雪绾晴感受到了容娇的压迫,觉得容娇有什么阴谋。她感到隐隐不安,神情严肃了许多,清声道:"皇后娘娘,妾身无罪可认。"

    "好!"容娇直起身,冷声道:"来人啊!上刑!本宫倒要看看,是雪美人的嘴硬,还是本宫这鞭子结实!"

    "皇后娘娘,不可!"刚进来的木姚说道,"娘娘怎可在这长清宫中动刑?这传出去了,先不说众嫔妃会说娘娘做事不当,在自己的宫中私自动刑,若此事传入了皇上的耳中,娘娘恐怕也不好交代。"木姚一听说雪绾晴遇难,便急急从雪琼宫中赶来。她心里知道,雪绾晴不会这么做,而这件事一定是容娇和方锦秋这些人搞的鬼,想陷雪绾晴于危险之中。

    当雪绾晴见到木姚时,心中略惊讶了一番,她原以为这一仗恐怕要她一人独自打完,没想到木姚会前来帮助,不由得胸口一暖。

    容娇冷眼看向木姚,不悦道:“本宫做事什么时候轮得到木美人指手画脚?木美人如此维护雪绾晴,恐怕会让人误会了啊!”容娇见木姚帮着雪绾晴说话,心中怒气更盛,便直呼了雪绾晴名。

    木姚浅浅施礼,道:“妾身也是在为皇后娘娘着想,希望皇后娘娘莫要错怪了妾身。”木姚表面上看起来平静的很,其实心中甚是着急,她担心自己也救不了雪绾晴,只能眼睁睁的看她受鞭刑之苦。

    容娇冷笑一声:“那就谢谢木美人的关照了。但本宫素来公正,这鞭刑,雪绾晴罪有应得,谁敢说三道四?”语罢扫了一眼在场的嫔妃,见各位嫔妃都心生畏惧,心中得意的不得了,“本宫若是就这样放过了这罪人,旁人倒要说本宫善恶不分了。”

    容娇转头直视着木姚,声音听起来让人寒彻骨:“你说对吗,木美人?”

    木姚见已无法挽回,只好行礼道:“皇后娘娘说的是,是妾身之过。”心中内疚万分,担心的看了一眼雪绾晴。

    容娇抬起头,怒视着被两个太监押着的雪绾晴,道:“来人啊!行刑!”

    几个太监拿了绳子和架子来,将雪绾晴紧紧的绑在了木架上,让她毫无挣扎的机会。

    容娇狠狠道:“都给本宫使点力气!本宫就不信今天你雪绾晴不认罪!”

    闻此,太监高高的扬起鞭子,鼓足了气,用劲一挥。

    “啊!”雪绾晴惨叫了一声。鞭子落在她瘦弱的身体上,疼的她脑袋晕乎乎的,全身都麻了。只是一鞭,雪绾晴的衣服就被鲜血染红了半边。她轻咳了两声,嘴角流出了血,沿着脖颈流至衣襟。一旁的木姚流着泪别过身去,不忍再看。

    容娇得意一笑,声音都隐隐带着点笑声:“雪绾晴,你认不认罪?”

    还不等雪绾晴回答,巧云就哭啼着跑到容娇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口中哭喊道:“皇后娘娘,您就放了我家小姐吧,我家小姐她真没害死温才人啊!”

    雪绾晴眼中溢满了泪水,傻孩子,容娇是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有没有害死温娥又有什么重要?

    这时,喜鹊也跪了下来,一面磕头,一面嘶喊:“皇后娘娘!我家才人就是被她们害死的,您不要听信她们胡说八道,千万要替奴婢做主啊!奴婢从小跟着我家才人长大,才人待奴婢如亲妹妹一般,奴婢一定要为才人讨回公道话!奴婢还记得,前几日才人才说要替奴婢寻个好人家,不想让奴婢在宫中受累。可怜我家才人,如此年轻美貌,就……呜呜呜……”

    喜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人肝肠寸断。一旁的嫔妃听了,竟都拭起泪来,有一嫔妃甚至哭着喊着叫容娇严惩雪绾晴,还将喜鹊收到了自己宫中。

    “皇后娘娘!”巧云也磕起头来,“若娘娘执意要惩罚小姐,奴婢愿意替小姐受罪!请皇后娘娘成全!”

    “不必再说了!”容娇怒喝道,“雪绾晴害的温才人和她的奴婢受如此之苦,将其千刀万剐也难解本宫心头之恨!至于你,本宫自然也会惩罚。”

    容娇看了一眼那拿鞭的太监,淡淡道:“继续吧。”

    太监活动活动了筋骨,大手操起鞭子,青筋暴起,向雪绾晴用力挥去。

    “啊!”又是一声更惨烈的尖叫,但这次不是雪绾晴,而是那持鞭的太监。

    雪绾晴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还没仔细看清,便听见众嫔妃下跪的声音。

    “参见皇上。”嫔妃们齐声道。

    是他来了?

    “皇后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朕的女人用刑。”龙亦辰大步走向前,冷声道,“还不赶快把她解开?”几名太监急急跑过去,颤抖着双手解开了雪绾晴身上的绳子。

    雪绾晴手脚酸痛,踉跄了一步,差点儿摔倒,幸好龙亦辰眼疾手快得扶住了她的腰。

    “皇上……”雪绾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很安心。她还以为自己今天就要完了,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雪绾晴眼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别怕,有朕在。”龙亦辰浅浅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温柔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