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绾晴听了这句话,泪流的更凶了。她刚才是多么的孤独,好像一个人被关在笼子里,笼子外的人都骂她,唾弃她,而她只能孤零零的站在笼里,身边空无一人。

    轻轻的动了一下双腿,身上的伤口却扯痛了她的神经,痛的她瞬间全身无力,腿软的站不起来。

    龙亦辰像是怕弄疼了她的伤口,小心温柔的将她抱起,向凤椅走去。容娇见此,心中怒火燃烧,握紧了双手,美丽的面庞,脸上的粉都快要被抖下来。其他嫔妃,个个都气的嘴唇发抖,脸都黑了几层。

    容娇吓得嘴唇发白,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就要得手的时候,皇上竟然出现了,还如此护着雪绾晴。她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回皇上,臣妾只是在调查与雪美人有关联一个案子。”

    龙亦辰看也不看容娇,冷冷的说道;“调查案子,鞭刑都拿出来了?皇后是想严刑逼供吗?”

    “皇上!臣妾绝无此意!”容娇一惊,全身上下冷汗淋淋,道:“是臣妾的过错!臣妾这就给雪妹妹赔不是!”身为后宫之主,竟要给一个小小的美人赔罪,容娇心中怒意满满。

    龙亦辰并未回答容娇,而是抱着雪绾晴坐上了凤椅,雪绾晴正欲开口告诉他自己没有害温娥,龙亦辰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道:“不必说了,朕都知道。”他看着雪绾晴,“朕相信你。”

    雪绾晴心中感动,刚止住的泪水又要掉下来,她拭了拭泪,道:“即便是如此,妾身也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晴儿想如何证明?”

    “妾身想剖尸。”雪绾晴淡淡说道。她方才看见温娥的尸体腐烂的面目全非,心中觉得奇怪。按照她多年的医学经验,尸体才在水中泡了一小会儿,不会腐烂成这样。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温娥体内下毒!

    “剖尸?”龙亦辰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但他还是道,“不行,你这么虚弱,会累坏的。”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雪绾晴的心怦怦直跳,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让她感受到从未感受过的关心和温暖。

    一个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有人前来关心了一句,很容易让那个人萌生出一些别样的情意来。

    雪绾晴明白,如今,证明自己的清白是最正确的选择。她开口道:“妾身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求皇上成全。”

    龙亦辰俯身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娇唇,道:“既然如此,朕陪你去。”

    此刻,宫中的嫔妃还跪在冰凉的地上,还是参见龙亦辰时的姿势。她们看着自己心爱的皇上跟别的女人浓情蜜意,自己却像空气一样被晾在一旁,越想越气愤,但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来。

    龙亦辰命人拿来刀具和银针。嫔妃们见雪绾晴真要剖尸,不由得胃里一阵翻滚,前几日的饭食都到了喉咙中,但却又被她们强忍着死死压了下去。

    雪绾晴走到尸体旁边,忍着尸体腐烂的臭味,掀开尸体的衣服,动作麻利的将腹部割开,将胃掏了出来。

    一位嫔妃再也忍不住了,“呕”的一声吐了出来。龙亦辰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立刻有两个太监走了进来,将那嫔妃拉了出去。宫中只剩那嫔妃的叫喊声在回荡:“皇上饶了妾身吧!妾身知道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雪绾晴看了看手中的器官,见胃已全黑,便唤道:“银针。”

    一旁的太监急急将银针递至雪绾晴手中,生怕有所耽误。

    雪绾晴将银针扎入胃中,果如她所料,银针没过多久便渐渐变黑。

    她道:“皇上,温才人不是被淹死的,而是被毒死的。”

    “晴儿为何如此说?”

    “皇上请看。”雪绾晴将手中的银针举起来,道,“温才人的胃中有毒,想必是有人给她吃了什么剧毒之物,才导致她死亡。”

    方锦秋全身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她待在这宫中这么多个年头了,似乎还没这么恐惧过。

    这时,跪到全身酸痛的容娇开口道:“那也不能证明不是你下得毒!”语罢,她就后悔了,皇上还在这,自己这样说不是找死吗?

    所幸,龙亦辰并未说什么,而雪绾晴说道;“在今日之前,妾身从未与温才人近距离的接触过,妾身也与温才人人无恩无怨,何以下毒?”

    容娇知道雪绾晴如今已经彻底摆脱嫌疑了,忙说:“皇上,是臣妾误会了雪妹妹,臣妾定竭尽心力将凶手找出来!”

    龙亦辰并未理会容娇,而是悠悠开口:“朕听说,昨日温才人在方昭仪的宫中?”

    方锦秋的身子俯的更低了,声音颤抖着:“皇上,昨日温才人确实与妾身在一起,但妾身并没有给温才人下毒!妾身愿意以方家的名义发誓!”语罢,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边的奴婢紫筠,对她使了个眼色。紫筠的眼中犹豫着,挣扎着,紧咬下唇,却没有言语。

    容娇见这是个解决掉方锦秋的大好机会,毕竟自己在宫中待了多少年,方锦秋就与自己作对了多少年。于是她说道:“还说没有!方昭仪,你若是认了,皇上可能还会开开恩,从轻处罚。”

    这时候,紫筠大声说道:“皇上,是奴婢下的毒!奴婢见温才人和雪美人年轻美貌,害怕她们会挡了昭仪娘娘的路,就私自给温才人下了毒,还怂恿她去陷害雪美人……皇上,紫筠该死!”

    话音刚落,方锦秋便一个耳光呼在了紫筠的脸上,痛骂道:“你怎能如此糊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