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宁宫内,龙亦辰看着半跪在地面上的辞风,缓缓开口道:“起来吧。”待辞风起身后,龙亦辰一面把玩着一柄精致锋利的短刀,一面道,“说说今晚查到了什么。”

    “属下该死。属下刚一进去,就被一群黑衣人包围,无法脱身,直到主子前来相救。”辞风低下了头颅,面带愧疚的说道,“属下除了见到一名红衣蒙面女子外,别无收获。”

    龙亦辰皱了皱眉,小声道:“红衣蒙面女子?”

    辞风忙说:“正是被主子打伤的那名女子,此女子武功高强,轻功了得,不过几招就让属下无力招架,并且依属下的观察,她便是这些黑衣人的领头。主子,是否需要属下去查一查她?”

    龙亦辰用手在短刀上磨了磨,思考了许久道:“查!自然要查,要从这名女子身上找出幕后的指使,然后一网打尽。”连辞风都打不过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之人,若这名女子不是江湖之人,那就只能是……总之,谁也别想从朕的手中抢走这皇位。

    “诺。”辞风应后,便离开了乾宁宫,不料在宫门外遇见了雪绾晴。他对二皇子那边的人素来甚是防备,见了雪绾晴,眉头一皱,不善的眼光朝雪绾晴看去。

    雪绾晴隐约记得宫门前的这个人是皇上身边的人,歪着脑袋思索了片刻,才忆起此人好像叫……辞风?她笑吟吟的走上前去,对辞风说道:“辞风,皇上可在里边?”

    辞风并未料到雪绾晴会主动上前来与自己说话,他愣了半饷,随即恢复过神情来,拱手作辑道:“皇上正在宫中。”

    雪绾晴微微点了点头,步入宫中。一名太监拦住了她,她认出这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李全。李全对雪绾晴礼貌的笑笑,说道:“美人若是想见皇上,还需在此稍作等候,待杂家进去通报一声。”

    雪绾晴点了点头,停下了步伐,眼睛却已经朝宫中望去,仿佛她的目光能透过一扇扇门看见他。

    不过多时,李全便走了出来,引雪绾晴进了宫。

    龙亦辰此时正批完奏折,他将成堆的奏折放在一边,揉了揉太阳穴,恰好看见了朝这边走来的雪绾晴。

    龙亦辰示意李全退下,对雪绾晴道:“你怎么来了?”

    雪绾晴笑道:“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

    龙亦辰招手让她过来。待她盈盈走来后,龙亦辰揽过她的腰,轻轻一用力,将她扯到了自己腿上。

    雪绾晴当下没有防备,轻声惊呼,双手扶住一旁的桌子,险险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龙亦辰看着怀中的人儿,用手抚弄着她柔软的青丝,轻轻附耳道:“听宫人说,你今天寻了朕好几次。有这么想朕吗?嗯?”

    热腾腾的呼吸喷洒在雪绾晴的脖子上,让她有些面红。她有点想坐起身来,毕竟靠的如此近让她有些不自然,可她只要稍微挪一挪身子,环在她腰间的手便会收的更紧。她心中叹了口气,只好就此作罢。

    雪绾晴想起自己还未回答龙亦辰的问题,于是小声开口道:“我本来熬了一碗汤,想给你补补身子。但寻了你好几次你都不在,我实在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龙亦辰看出了雪绾晴的不自然,一笑,放开了雪绾晴,道:“天色这么晚了,你就别回去了,在朕的寝宫等朕,朕一会儿就来。”

    龙亦辰的手离开后,雪绾晴如蒙大赦,当听见龙亦辰的一番话后,她攒了攒眉,道:“可是……”

    龙亦辰仿佛早已看透了她想说什么,打断道:“朕会派人告诉巧云的。”语罢,便大步离开了屋内。

    他果然知道自己想说什么,雪绾晴会心一笑。

    坐在寝宫中,还未看见龙亦辰的身影,雪绾晴无聊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想着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不禁出了神。

    她想到与自己没有任何情感的父亲,他利用自己为他谋权,自己从来都是他的一副冷冰冰的工具。虽然雪成只是这副身子的父亲而已,但当雪绾晴决定要代替原身,要替她将人生书写下去时,她便已将原身的任何人当做了自己的任何人,但雪成让她很失望。

    她想起自己丢掉的那两包药,心中徒然升起一丝恐惧和害怕。她没有听从雪成,没有成为他的“好女儿”,那他今后会如何对自己?还有那素未谋面的轩王,要是自己搞砸了他的夺位大计,又将会有怎样可怕的下场?

    “在想什么?”低沉浑厚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而边响起,她被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见是龙亦辰,喜道:“你来了?”

    龙亦辰并未作声,她嘴角的笑意不知为何竟如此诱人,也许是从小在尔虞我诈的深宫中长大的他,从未见过这样纯净的笑容。他看着她嘴边浅浅的梨涡,不由得轻轻吻了上去。

    他伸手捧起她羞涩的面庞,轻轻的吮吸着她柔软的唇瓣,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她闻着他沐浴后幽幽的青草香味,身躯渐渐无力起来,软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待她快要窒息时,他才恋恋不舍得离开了她轻轻颤动的唇。

    眼前,薄衣佳人,晶莹剔透的肌肤,散发淡淡幽香,翡翠簪挽起三千青丝,浅浅的晚妆清新雅致,分外迷人。

    他将她抱起,轻轻放至榻上,手一挥,将屋中的烛火尽数熄灭,周围顿时一片漆黑。

    伸手将她的翡翠簪抽下,一头青丝披散开来。他拂去她嘴边的青丝,唇瓣不由自主地抚过其的额头。

    她还未反应过来,罗裳早已半褪,微风拂过,不禁感到一丝凉意,促使她向前贴紧着他温热的身体。

    暗香缭绕。

    素手将帘帐茬落,掩住一室旖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