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婧满脸的不可置信,犹豫了半响,终还是开口道:”妾身斗胆询问皇上,妾身的琴艺何处不如雪美人?”

    龙亦辰心中甚是烦躁,不悦的皱了皱眉:”秦才人是觉得朕不懂音律,还需要你来指点?”

    全场寂静,无人敢吭声。

    这好好的宫宴,怎么又惹的龙颜不悦啊,这年还过不过了……众人心中对秦婧颇为不满,当然也有人将怒气对着雪绾晴的。

    “皇上,我……”

    “婧儿!”

    秦婧正欲开口,却听自己爹爹小声叫了自己一句,对自己摇了摇头,于是咽回了到嘴的话,只是咬牙切齿的看着雪绾晴。

    雪绾晴被她看的不舒服了,低下了头。

    “皇上恕罪,小女年纪尚小,出言不逊,是臣教导无方,望皇上宽恕!”秦婧之父走了上来,行了大礼。

    “朕的爱妃怎能容旁人说三道四,从今日起,爱卿便将秦才人带回府上,多学些规矩罢。”龙亦辰冷冷说道。

    秦婧之父大惊:“这……是!臣定将小女带回严加管教,谢皇上——”

    秦婧当场就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直到有人拉了她一下,她才跪下道了谢,恍恍惚惚的回到了座位上。

    怎么会这样……自己才刚入宫没几日呢,就被……

    自己是彻底与皇上无缘了……

    “咳咳。”这时未出言的楚泽道:“殷龙皇帝莫要让这些小事扰了兴致,宴会还是要继续的。”

    龙亦辰闻言,便宣布宴会继续,依旧是歌舞升平,但各个人倒是都笑不出来了。

    宴会到戌时便结束,剩下的时间留于大家回家团聚,守夜。

    雪绾晴自然是要留在皇宫中的,她自觉无聊,便到处转了转,没想到遇上了楚泽。

    “太子殿下。”雪绾晴位分低于楚泽,需要向他行礼。

    “免礼。”楚泽笑道,又看着雪绾晴许久,未再出言。

    雪绾晴心中疑惑着他为何要盯着自己看,沉默了半响,还是率先打破了沉寂:“太子殿下为何不说话?”

    楚泽一笑:“雪美人长得很像本宫的一位故人 。”

    “哦?”雪绾晴倒是好奇了,“恕我冒昧,不知太子殿下的这位故人是?”

    “是舍妹。舍妹六年前便去世了……”楚泽黯然神伤,“唉,伤心事,不提也罢。”

    又道:“时候不早了,本宫先告辞了。”语罢,便转身离开。

    雪绾晴倒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不过对这个太子却生了几分好感。嗯,不愧是日后要当皇帝的人,有君子气质!

    -----------------------------------------------------

    金慈宫内。

    龙亦辰走了进来,行了礼,道:“儿臣给母后请安。”

    杨茹见他来了,起身笑道:“快点儿起来,辰儿,晚膳都叫御膳房的准备好了,就等你了,来。”

    龙亦辰往饭桌那儿走去,见容娇也在,便道:“皇后也在啊。”

    容娇忙行了礼,一面扶着杨茹上座,一面道:“皇上许久未与臣妾一同用膳了,今日皇上来,臣妾自然也不能缺席。”

    杨茹看看他们俩,语重心长道:“你们啊,一个傲视群雄,一个母仪天下,果真般配。”

    容娇盈盈一笑道:“母后谬赞了。”

    杨茹拍拍容娇的手,说道:“哀家啊,就希望你们能和和美美,白头偕老的,给哀家生个大胖小子!对啦,辰儿,这传宗接代的事你要多上点心,别总冷落了咱们娇儿。娇儿也是同你一同长大的啊!”

    龙亦辰看了容娇一眼,道:“儿臣记着了。”

    “光说可没用,哀家可听说了,你几乎从来都没有踏进过长清宫。这可不行,辰儿,今晚用完膳后你要留在长清宫。”杨茹装作不满道。

    “这……儿臣还有政务要处理……”龙亦辰正欲推辞,又听杨茹道:“政务政务,成天就是政务,不成,今晚你一定要去长清宫,不然母后可生气了。”

    容娇虽然心中欢喜,但还是看出了龙亦辰的不愿,只好痛心道:“母后,莫要为难皇上……”

    “也好,”龙亦辰打断道,“儿臣今日便留在长清宫。”

    这些年来自己的确是有些愧对容娇的情意了。容娇对他的情他都明白,只是自己真的对她无意。

    长清宫中。

    “皇上若是不愿意待在长清宫,可以回去的,不必委屈自己,臣妾……臣妾不会告诉他人的。”容娇搓着衣袖,紧张的说道。

    “朕说话算话。”龙亦辰走到椅子旁坐下,续言,“皇后,你应该明白,朕对待你不过是兄妹般。”

    “臣妾都知道,臣妾从未奢求皇上的爱。”容娇眼眶中浸满了泪水,她将泪抹去,吸吸鼻子,平复了心情道:“时候不早了,臣妾伺候皇上更衣罢。”

    “不必了,皇后先睡吧。”

    “皇上!”

    —————————————————————————————————————————

    万瓦宵光曙,重檐夕雾收,早晨的阳光最是温暖舒适了。

    可容娇的心却一阵冰冷。

    昨夜,他是在长清宫留了一晚,却没有碰自己,而是在椅子上睡了一夜。

    皇上,你宁愿睡在椅子上都不愿意与臣妾同眠吗?

    容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婢女吩咐道:“阿菱,把皇上留宿长清宫的消息放出去,特别要让云漪阁的知道。”

    “诺。”

    云漪阁内,雪绾晴正在赏花。她走到那株香雪兰前,静静地赏了赏,又嗅了嗅:“好看是好看,但是这香气也太浓了些。”

    巧云正走了进来,道:“小姐在赏花呢?”方才巧兰告诉自己,皇上昨夜去了皇后娘娘那儿,并叮嘱自己断断不可将此事告诉小姐。哼,她才没这么蠢呢,这点事都瞒不住。不过啊,这皇上怎么这样呢,以前对小姐这么好,现在却……唉,皇帝之心难测啊……

    “是啊。”雪绾晴回答道,她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巧云,我想出去外面走走,我听说过年宫外可热闹了呢,我还没看过呢。你说,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出去?”

    “这……”巧云挠了挠头,思索了良久道,“小姐,要出宫得有皇后娘娘的准许,要她给你令牌才能啊……小姐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出宫多危险啊,人生地不熟的。”

    “可是待在宫中未免太过无趣。”唉,他又没来陪自己,多无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