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上执符 > 第八十章 英雄迟暮,白泽归来
    道行去闭关了,虽然心中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认怂,自己确实不是四师兄的对手。

    时间悠悠,灵台方寸山中的各类灵兽却是遭了秧,不知不觉中整个灵台方寸山多了一种风声鹤唳的气息,各类灵兽鸡飞狗跳,山门中弟子心有所感,但却偏偏察觉不到凶手。

    又五十年

    杨三阳正在吃着锦鸡,在这浩大灵山圣境,却无人能够与其交流,各位弟子皆忙着修行,谁会来管一只即将老死的猴儿?

    鸡骨头酥脆,是平日里杨三阳最喜欢吃的,手中一边观看着神文,杨三阳将鸡骨头塞入口中。

    “咯嘣~”

    杨三阳眉头皱起,然后慢慢将鸡肉吐出,殷红色血液混合着鸡肉,一颗洁白的牙齿显露于其眼帘。

    看着那吐出的鸡骨头,杨三阳许久不语,过了一会方才颤抖着身躯,伸出手哆哆嗦嗦的将那骨头中的牙齿缓缓拿在手中,一个人看着天边斜阳许久不语!

    “不服老不行!”杨三阳嘀咕一声,扫视了一眼手中的牙齿,然后叹息一声,将那牙齿扔入了篝火中。

    他老了!真的老了!

    那一日,杨三阳坐在悬崖边坐了许久。

    当年初出部落之时,自己雄心壮志,野心勃勃一心妄想长生的场景,在其眼中倒流而过。

    那个时候自己惹得天象变迁,自己念动间天道更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是气运之子,自己有无限未来,长生不过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后悔吗?”朦胧中杨三阳双眼似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在娇俏的抱着自己双臂撒娇:“盘,你快来看,好奇怪的小虫子……”

    “盘,鱼汤好不好喝啊,耶也想喝!”

    “盘,耶好害怕……”

    “盘,你走了,耶自己留在部落,耶会想你的……。”

    “……”

    一道道声音在耳畔流转而过,杨三阳醉眼朦胧,梦呓的道:“你莫要害怕,我很快就来陪你了,你莫要害怕!在等我一段时日!这次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时间匆匆,二百年弹指即过,杨三阳衣衫邋遢的抱着酒坛,身前篝火青烟飘荡,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清澈的酒液自酒坛中倾撒,千年美酒的香气扑鼻十里。

    杨三阳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寿命将近的时间越来越近,他的身躯开始老化。

    生死轮回,只要不证就金仙果位,纵使天仙也难以逃脱。

    当年晶莹剔透的毛发开始脱落,身上肌肤充满了褶皱,二百年的懒散,整个人胖了一大圈,腰间多了一大圈赘肉,仿佛是一个肥硕的大胖子,犹若一滩烂泥般斜倚在大树下,呼噜声传出里许。

    他的牙齿已经全部脱落,他的眼睛已经彻底浑浊,仿佛是一双死鱼眼,很难看清远处的景象。

    头顶毛发稀稀疏疏的只有两三根,露出了光秃秃的大脑袋,衣衫已经破旧不堪,散发着难闻的馊味,身躯老迈的已经不能动弹,手指枯瘦的犹若是鸡爪。

    耳中嗡鸣,犹若天鼓炸响,他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气息浑浊的躺在大树下,抱着酒坛醉眠,酒气扑鼻冲霄而起。

    一道白色的身影自天边来,看着躺在地上的杨三阳,许久不语。

    当年那少小少年的义气蓬勃,挥斥方遒的勃发身姿,那得意的音容笑貌,刹那间浮现在他的眼前。

    白泽觉得自己鼻子有些酸!

    只许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

    当年少小少年与自己初相见时的睿智,那一次次引动天象的惊叹,他本以为这少年可以打破蛮族种族宿命,一飞冲霄证就大道,修得长生不死。

    可惜……。

    “我回来迟了!”白泽面带感慨的坐在杨三阳身边,谁能想到眼前这老朽不堪的小猴子,竟然数次惹得天地大变。

    “这次远行超乎预料,我本以为最多数百年,谁能想到一去便是两千多年!”白泽叹息一声,伸出蹄子摇了摇杨三阳肩膀:“小子,别睡了,我回来了!”

    呼噜声震动云霄,杨三阳依旧在沉睡。

    “我已经为你寻来了寄托法相的宝物,你怎么能就这般死去呢?”白泽表情说不出的复杂,然后取来清水,泼在了杨三阳的脸上。

    冷水清冷,杨三阳终于逐渐自沉睡中醒来:“下雨了?这天气变换的还真是快。”

    浑浊的眼睛转了转,朦胧中似乎有一道熟悉的人影在眼前晃动,朦胧的看不真切:“我定然是又喝多了,白泽那厮不知跑去了哪里,早就将我忘记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快活。”

    说完话,摸了摸身边的酒坛,又要往口中倒酒:“喝!喝!喝!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一切皆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啪~”

    酒壶打翻在地,白泽气的直翻白眼:“小子,你给我醒醒!”

    瞧着如此颓然的小猴,这还是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人吗?

    “咦,这酒壶竟然会自己跑到地上!”杨三阳艰难的坐起身,伸出手去‘扑’地上的酒坛。

    白泽见此无奈的摇摇头,手中神光流转,一道光华落入杨三阳身躯内:“小子,你且看看我是谁!”

    酒气散去,目光恢复了往日里的清明,那浑浊的耳目也在变得清晰,山间鸟雀的啼叫,流水的哗啦之声不绝于耳。

    杨三阳目光一瞪,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家身躯,再看看杨三阳:“老祖,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小子怎么落得这般境地?”白泽叹一口气。

    泪水缓缓滑落,杨三阳一把将白泽抱在怀中,哭声逐渐由小及大:“老祖,耶死了!耶死了!我失约了!我失约了!”

    杨三阳犹若是看到了家长的孩子,此时哭的如此无助,泪水打湿了白泽的衣衫。

    白泽叹息一声,默然不语,拍了拍杨三阳肩膀,任凭对方发泄。

    “我想不到,临终前竟然还能在看到你最后一面!”

    良久,杨三阳自白泽怀中抬起头,认真的打量了白泽一会,方才出声。

    “我也不曾想到,三千年的时间你竟然当真不能参悟神文,你资质愚钝到出乎了我的预料!”白泽没好气的道。

    杨三阳默然,过了一会方才松开白泽,慢慢将自家胸前挂饰取下,将那筐篓挂在了白泽的身前:“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你是想等我死后继承我的遗产,现在他们都是你的了。如此宝物,不能在大千世界争辉,落在我手中却是宝物蒙尘了。”

    “你当真舍得给我?”白泽抚摸着胸前挂饰,不由得一愣。

    “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要之何用?”杨三阳叹息一声,慢慢的依靠在青石上:“我不甘心!我就是不甘心啊!”

    白泽闻言默然,眼睛露出一抹纠结、挣扎,过了一会方才自怀中掏出一抹粉红色果子:“这果子可以延寿千年,是我这次出门无意中遇到的。”

    杨三阳闻言无语,一双眼睛看着那果子,并没有伸出手去接,过一会才开口道:

    “不必了!”

    “为什么?这果子能延续你千年寿命?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白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莫说给我千年时间,纵使是给我万载寿命,我也绝对学不会神语,生老病苦对我来说便是一场折磨,倒不如就这般去了!”杨三阳摇摇头,不再去看那果子,而是露出一抹看破世事的明悟。

    既然学不会神语,修不得神通法力,倒不如归去!

    “我不甘心啊!”杨三阳仰天长叹:“灵台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飘雪。望方寸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话语落下,戛然而止,他编不下去了。

    “欲与天公试比高!好一个欲与天公试比高!”白泽闻言不由得大受震动:“你心有乾坤,奈何却先天欠缺,颇为憾事。”

    “后文呢?”白泽追问道。

    “没了!”杨三阳并指如钩,在青石上刻下了自家诗句,这算是自己在灵台方寸山留下的最后痕迹。

    “好一篇文章!”白泽看了许久,面色震撼,但却又纠结至极。

    “可惜了,你心有乾坤,却也不得不命断此地!”白泽叹息一声,把玩着手中的果子,过了一会才似乎想通了什么,露出一抹释然,方才笑着道:“小猴,这延寿千年的果子,你当真不吃?”

    “学不会神文,不过是空活千年,除了叫我多增添一些痛苦之外,还能有什么用?”杨三阳坚定的摇了摇头,拿起酒壶:“对酒当歌,老祖不妨送我最后一程。”

    瞧着如此豪迈的杨三阳,白泽目光微微湿润,方才咬牙切齿,沿着脖子看向苍穹,傲娇道:“小猴,你当真不吃?若是吃了,或许会有学得神文的机会呢!”

    “嗯?”杨三阳听闻白泽的话,顿时心中一动,听出了弦外音:“能学会神文?我吃!我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