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三百零二章 酒池肉林
    费仲看着自家大王脸上的笑容后立刻偷偷四望,确认没有人注意着这边,然后才轻声对帝辛道:“大王,谨慎些好啊。”

    他知道帝辛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不过,这个时候,更需要注意和谨慎,天门的探子无孔不入,整个皇宫到处都有天门的人,他不希望帝辛这么多年来暗中的苦心经营会因为这个笑容而得罪了天门,导致前功尽弃。

    费仲的提醒自然是管用的,帝辛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立刻收起笑容,又变成以前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喜怒不形于色是作为一国之君最基本的操作。

    帝辛转过身,面向清澈的池水,看着水中游动的鱼儿,轻声道:“我们的人,得到了仙府吗?”

    费仲听后一笑:“大王,幸甚,得了一座。”

    “好,好,好!”帝辛连续道了三声好,语气都有些激动,若不是心里强制压制着,估计已经喊出声来了,神州这么大,天下又这么多生灵,都在抢夺仙府,他底下这些年暗中收拢了不少修士,但是和天门比起来,还是差远了,即使这样,他还是掌握了一座仙府,和天门一样,怎能不高兴。

    费仲也知道天门的好处,道:“大王,得到仙府的那位,好在之前我们一直加以拉拢,对其一家老小更是视为大王己出,那位可谓是感激不尽,得了仙府之后,立刻就跑来告诉我,说是定会报答大王恩情。”

    帝辛点点头:“好,你告诉他,等大事一成之后,宫中灵石任他使用,以后是去是留都随他,孤王定不会亏待他的。”

    说到灵石,帝辛不由得抚摸了下缠在肩头的云龙,云龙此时很乖巧,爬服在帝辛肩头,闭着眼,好像在休息,他轻轻一叹:“可惜这云龙需要大量灵石喂养,而宫中大半灵石都在天门的掌控之下,这云龙也不知何时才能真正成长起来为我所用了。”

    费仲看后也是一叹,不过还是安慰道:“大王,忍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再多忍几年了,如今实在不宜大肆的用灵石喂养云龙,否则定会惹起天门的怀疑。”

    帝辛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不然早就将宫中这些年余存下来的灵石都喂给云龙了,就是因为顾忌天门。”

    刚说完天门,那清澈池水中的鱼儿突然一阵急速游动,好像被什么外物给惊扰了一样,帝辛和费仲立刻侧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桥梁上,几个官员走了过来,领头的正是一身白袍的耿秋生。

    看到耿秋生,帝辛眼中寒芒一闪即逝,此人在朝中待了这么多年,历经三年君王,他早就除之后快,等天门以后倒塌之时,必定是耿秋生身亡之日!

    “呵呵,大王,今日怎没有待在宫中,难得闲庭雅致出来逛逛?”

    耿秋生走过来,脸上挂满了笑容,看上去和蔼可亲,走近身时余光憋到费仲身上,立刻装出一副惊异模样,干笑道:“原来费大人也在这里啊,老夫就说嘛,除了费大人,谁还能将大王从宫中拉出来呢,哈哈。”

    费仲呵呵一笑,抱拳一礼:“耿先生好。”

    帝辛脸上也露出一副颓废的倦意,懒洋洋的看着耿秋生:“不知耿先生找孤王有何事?”

    耿秋生捏着白须,精神矍铄,有神的双眼紧紧盯着帝辛看,确认帝辛的眼神没有闪动惊慌的情绪时他才笑道:“大王,最近您不上朝政,朝中有不少官员都谏言请求大王尽快上朝,不知大王是怎么想的?”

    帝辛听后表无表情,不能声色,笑道:“耿先生服侍了三代君王,有耿先生在朝中,孤王自然信得过,一切交给耿先生全权处理便是了。”

    费仲也在一旁接口道:“没错,大王整日操劳,如今不过是在宫中小歇几日,这些人就唠叨不停,我看耿先生还是将这些人赶出宫去,省得继续唠叨,打扰大王清修。”

    耿秋生听后捏着须,好像在认真思考,最后还是犹豫了下:“大王,不太好吧,毕竟臣子们也是忠心劝谏,也是为了大王好。”

    帝辛默默无言,只是暗中给费仲使了一个眼色,费仲立刻会意,点了点头。

    最近帝辛没上朝,真正劝谏的其实也就那么几位,大部分都是和天门蛇鼠一窝,看天门眼色行事,巴不得帝辛不上朝,又怎会劝谏,将这些劝谏的臣子赶出宫中,也正是变相的一种保护,免得他们身在朝堂,帝辛又不上朝,这些人没有靠山,而被人迫害。

    费仲自然了解帝辛,从帝辛一个眼神就看出了自家大王的意思,他立刻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笑着对耿秋生说:“耿先生,为人臣子的,自然时刻都要为君上考虑,大王之前一直勤勤恳恳的上朝,只是最近有些累了,想放松放松,他们在这里劝谏,做出一副忠心样子,虽然成全了他们忠义之名,却完全弃大王的身体于不顾,实在是枉为臣子,所以耿先生还是尽快将这些人通通赶出宫去吧,省得天天弄得朝中乌烟瘴气的。”

    费仲一口气说完,帝辛听后也微微嗯了一声,好像很认可费仲的话,耿秋生听后也是微微一笑,然后默默打量着两人的神情,看了许久之后他才道:“大王,这些人确实可恶,居然想打扰大王清修,依我看,不如惩戒一番,这样下次就没有人再敢阻挠大王清修了。”

    耿秋生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说话时,一双老眼死死盯着帝辛的脸色。

    帝辛微微斜睨,知道耿秋生在看自己,脸上表情并无变化,好像并没有被耿秋生的话影响到,只是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道:“耿先生,虽然这些人烦是烦了一点,可还不至于直接动刑吧,稍微说上几句,赶出宫便是了,没必要搞出大动静。”

    耿秋生听后立刻笑道:“大王有所不知,这些人最近跳脱的实在厉害,而且还不断鼓动朝臣和他们一起来劝谏大王,根本就不想给大王休息的机会,依老夫之见,还是要做一些惩罚,起到震慑作用,这样下次就不会再有人打扰大王清修了。”

    耿秋生说话的时候,从头到尾都在打量着帝辛的神色,一直想看看他有没有变化,可是帝辛一直喜怒不形于色,他也看不出端倪来。

    这次受了掌门的委托,就是想试探一下,看看这帝辛上次释放那三十万奴隶到底是初次登基的一腔热血,还是早有谋划,若是前者,那到也没有太大影响,以后慢慢压制,终会让他和前面的君王一样,乖乖听话,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天门就要考虑提前立新帝了。

    天门也不想走到这一步,因为大商历代君王都有龙脉护体,无法直接加害,只能通过其他手段逼其退位,而且因国运的原因,大商气运未尽,国运加持,这大王还只能由帝辛这一脉的皇室血脉族人来当任,外人插手不得。

    奴隶主要连挂着灵石,天门的根基就是灵石,动奴隶就是在动天门的表层根基,加上最近又是仙人降临,于是云龙认主,一系列诡异事件发生,天门不得不慎重,这次耿秋生就是来试探的。

    此时,帝辛心里并不太平静,这些都是忠臣,他只想保住他们,岂会加害,可是最近他表现出来的就是一副昏君模样,若是这般理智,多次推翻耿秋生的话,那很可能会引起怀疑,对他的暗中发展极为不利,甚至还会影响到更多的人。

    如此为难之下,也只能狠心的壮士断腕了。

    一旁的费仲见帝辛一直不说话,心里很着急,他想的比帝辛更明白,这件事,大王不答应是不行了,再次拒绝的话,肯定会被怀疑,可帝辛一直不说话,明显在犹豫,费仲害怕帝辛拒绝,又怕自己提醒的话也会引起耿秋生的怀疑,这次耿秋生在试探,他要是开口了,帮帝辛挡下,依然还是会被怀疑,所以他不能说话,只能眼巴巴看着,一颗心都快提到嗓子上。

    好在,费仲的担心是多余的,帝辛终于开口了,他懒洋洋的看了眼耿秋生,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笑道:“耿先生的话确实有些道理,那此事就交给耿先生来办吧。”

    耿秋生听后微微一笑,一边看着帝辛,一边道:“既然大王这般说了,那老夫就不推辞了,刚好前些日子里,老夫让人制造出一批炮烙,是由铜柱制成,柱上刻有罪文,用高温熏烤,然后脱犯人衣着,将其捆绑在铜柱之上,以作惩戒。”

    帝辛心里一紧,这铜柱高温之下,至少有千度,臣子皆不过是凡人,若是绑在铜柱上,必死无疑!

    可是,之前的话已经说出去了,此时他但凡说出一点怜悯的话来都会引起怀疑,只是干笑道:“没想到耿先生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确实不错,有点意思,若是以后再有人不识好歹,先生也可以用此法起到威慑作用了,定不会有人敢再来打扰孤王了。”

    跟在耿秋生身后的史官一直负责记载历代君王的言行,他将两人的对话听完之后,立刻提笔在书卷上写到,王,帝辛,闻炮烙之法,喜表于色,言大善,鼓励之……

    耿秋生微微看了眼一旁的史官,对上面记载的文字也是微微一憋,笑了笑,然后朝着帝辛道:“大王,老夫我这次来主要是还有一件事告知大王。”

    帝辛心中压下怒火,一脸笑意:“耿先生请说。”

    耿秋生立刻道:“大王,老夫之前让将士从各地收集各种上好美酒,每一种美酒都是难得一见的佳酿,如今这些美酒已经汇集在一处酒池内,大王可更衣入酒池静修玩乐,定能一解倦意,酒池的位置老夫特意命人建造在园林旁,园林内有各种飞禽走兽,都是难得的美味,每日都会有将士为大王捕猎,采取新鲜肉食供大王食用,大王若是有雅致,还可以带上美人一起去这酒池肉林观赏玩乐,岂不妙哉?”

    耿秋生滔滔不绝将话说完,一旁的费仲差点没忍住直接张口质问,你这老匹夫好生无耻,这酒池肉林要是传了出去,世人必定会言大王荒谬,是个无道昏君,势必对大王的威信造成很大的打击!

    可是,事已至此,炮烙之刑都认可了,岂能在拒绝这更贴合帝辛所表现出来的酒池肉林?

    帝辛只能装出一副开心模样,哈哈大笑:“耿先生果然知我意,孤王就在此多谢先生了,若是朝臣皆能像先生这样处处为孤王考虑,孤王也就放心了。”

    耿秋生一直注意着帝辛的脸色,确定没有异样后,他才满意的点点头,目前表现看来,帝辛之前释放三十万奴隶一事,要么就是受人蛊惑,要么就是一腔热血下为之了,这样的人,好对付。

    史官这时再次动笔写道:“王,帝辛,闻酒池肉林,面大喜,言朝中诸臣皆该如此,真荒谬无道矣。”

    “既然大王满意,那老夫就不打扰大王雅兴了,先告辞了。”这次前来的目的达到之后,耿秋生也没有了多留的心思,出口告辞了,这次试探帝辛也只是怕后方动乱,如今确认基本无恙,也就放心了。

    现在,最让天门头疼的事情就是那九十九座仙府,天门号称天下第一,但是手中却只有一座仙府,而且仙府目前展现出来的妙用实在太大了,时间一久,足以改变天下局势,天门的高层,最近都在想着对策,如今破局,他也要回去帮忙出谋划策。

    耿秋生提出要走,帝辛也假意开口挽留几句,等耿秋生走后,他才捏紧了拳头,神情愤怒,他很憋屈,可是,现在的他,和天门比起,实在太弱小了,只能忍!

    远处,耿秋生走过拐桥,随意招来一名侍女,问道:“大王最近在后宫和妲己娘娘怎样?”

    那侍女听后立刻恭敬道:“回大人的话,大王最近日夜笙歌,醉生梦死。”

    耿秋生听后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彻底放心离去,一边的史官也继续记载;王,无心朝政,日夜笙歌,醉生梦死。

    不久,整个大商开始流传,帝辛昏庸无道,造炮烙之刑迫害忠臣,造酒池肉林玩乐,无心朝政,被妖妃妲己迷惑,于后宫内日夜笙歌。

    无数平民百姓暗中怒骂,更甚至已经提前替帝辛取好谥号,纣!

    ……

    地府,新神州内,归来之后,苏恒便一直躺在阁楼内,这阁楼和以前地府内的阁楼一样,并无变化,很方便他咸鱼躺……

    小虞姬忠心服侍,早已经忘了初衷,现在整日沉迷于替大帝捏腰敲背……

    苏恒此时已经将大商朝中的一举一动尽收脑海,炮烙之刑,酒池肉林,醉生梦死……名声败坏,帝辛如今的处境,有些难,不过,苏恒该帮的都帮了,也算对得起仙人顶上帝辛所说的那句人生来就是人,而不是奴隶这句话了。

    不管是云龙还是九十九座仙府,随着时间的发酵,定会打破天门一家独大的局面,帝辛现在只需要稳住发展,以后的声势还是很大的,若是这样都还败了,那只能说帝辛当初在仙人顶上许下的宏愿是空口大话了。

    “大帝,有事找你。”苏小小的声音在屋外响起,伴随着敲门声。

    苏恒被打断思绪,变道:“进来吧。”

    苏小小推开门,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啦,没有废话,直接道:“大帝,天外天灵气已经饱和,新的规则之力已经生成,化神境的修士已经不能继续待在天外天了,都已经陆续降落下界了。”

    天外天自然就是当初从神州飞升来到这新世界建立起来的地方,而下界,自然指的就是现在的大商朝,还有那号称天下第一势力所在的天门。

    天门有当初十二金仙在,实力不弱,虽然修为受了规则之力的限制,卡在了炼气境九段,但是实战可不比化神境修士弱。

    听到苏小小的话,苏恒笑了笑,这下大商要热闹了,这么多化神境修士同时出现,必定会搅乱大商的局势,这天门要有得头疼了,最关键的是,这些化神境修士下界之后,肯定会带去很多爆炸性的消息,到时候整个天下人都将会知道,炼气境九段并不是巅峰,上面还有化神境,还有还虚境,还有合道境,还有圣人境,上面有天外天,有酆都大帝苏恒……

    而他们眼中最厉害的天门,原来连一个小喽啰都称不上……

    这些修士下界后肯定不会听从天门的管教,他们毕竟都是来自天外天,高高在上,是在大帝麾下成长的,岂会服你一个小小的天门,并且,他们在得知大商有国运加持,有龙脉护体之后,肯定会想办法辅助帝辛,帮他打败天门,来赢得这场博弈,只有赢得这场胜利,他们就可以取代天门,得到国运的奖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