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却道寻常 > 第一卷 十四年雪 第一百一十一章 幸福且遗憾的事情
    我们到底还能相信什么。

    这几个字听起来很简单,回答起来却很困难。

    梁小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是坐在那里,安静的不发一言。

    他知道这种滋味应该很不好受。

    “你早就知道她会动手。”

    当良久的沉默结束之后,梁小刀注视着李休的双眼,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人身上的情绪是掩饰不住的,我体内有不化骨,还死不掉。”

    李休道。

    梁小刀的眸子落在了他指上的那朵小花上,轻声道:“你应该杀了她。”

    那朵小花在风雪中动了动,其意简单明了。

    “我曾说过人间值得,这次我想为我自己活一次。”

    李休沉默了会儿,说道。

    他是个很骄傲的人,偏偏这话无论是说起来还是听起来都卑微的很。

    梁小刀冷着脸:“我知道你下不去手,所以我会替你动手,我会杀了她。”

    李休没有说话,梁小刀继续道:“哪怕她逃回了荒州也一样。”

    他是个聪明人,只是平日里懒得思考,只要认真起来很好想通。

    聪小小一定不是长林的人,更不会是阴曹的人,除了这两个地方唐国还有谁敢明目张胆的刺杀李休呢?

    皇后也不敢。

    所以她一定是荒州的人,跟着就很好推测,李一南所在的倾天策可以排除。

    典狱司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

    无量寺都是一群和尚。

    剩下的就要挨个试一试了。

    夜已深。

    白落提与丰和还有孙胜睁开眼睛,气色恢复正常,二人的谈话自然一字不落的进了他们三个的耳中。

    所以这时候也没什么好说的。

    “雪原如何?”

    李休开口问道。

    地上的青砖铺满了白雪,坐在上面很凉,梁小刀推开门进了屋子,然后陆续搬出了一张桌子和五个凳子摆在了桌子一圈。

    几人起身坐了上去。

    孙胜直截了当的说道:“出事了。”

    几人没有面色大变,也没有愤怒的掀翻桌子质问之前李休强调过的问题。

    因为小南桥已经进入了生死攸关的时候,说再多都是徒劳,况且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

    李休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和白雪,然后从小花当中取出了一个铜锅,摆在了桌子中央,接着又拿出了碗筷。

    梁小刀笑了笑,拿出了一堆的肉和蔬菜,又小跑着进屋子接了一盆水洗了洗,然后点燃了炭火。

    他双脚蹲在椅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白水沸腾,然后趁几人不注意加进去一份微辣锅底,用筷子搅拌了几下跟着用鼻子嗅了嗅,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把筷子放到嘴里尝了尝,激动道:“果然还是你的汤底最是正宗,这段日子和陈知墨吃的时候总觉得味道差些,就是熊肉吃起来也差些味道。”

    红袖这时候应该在屋内睡着,熊胖自然也跟在身旁,否则这话被它听到,别的不说,这一桌子的火锅怕是吃不成了。

    “帮我挑几个鱼丸,你知道我最爱吃这东西。”

    梁小刀冲着李休喊了一句,丸子离他太远,站起来夹还差些距离。

    “吃火锅的精髓都在菜上,无论是丸子还是肉都要排在后面。”

    李休强调道。

    “话虽这么说,丸子还是要下的。”

    梁小刀屈指一弹,一道灵气透体而出卷起盘中的各类丸子落入了国内,不一会儿便漂浮上来。

    白落提摇了摇头:“殿下,恕末将不敢苟同,依我看来火锅的精髓就在这蘸料上。”

    丰和不管不顾,闷头吃着,大快朵颐,觉得这东西的确好极了,不仅方便而且味道不错,最重要的是几个人一起吃很有气氛。

    几人随意的说着闲话,比如春来居的修缮费用是多少,这一个月来那些姑娘们都住在哪里。

    莫清欢和杨不定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求到药没有。

    提到这里梁小刀就忍不住抱怨两声:“你说你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草圣大人,扣了朝廷一半的供奉,谁还没有个受伤的时候?这下好了看人家怎么拿捏你。”

    李休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从锅里捞出一片菜叶,放到碗里沾了沾然后放到嘴里,不由得看了一眼白落提,心道那话还有些道理。

    白落提有些得意。

    三更时分。

    天上的雪花不曾停下,只是在落到几人头顶之时都会被散发而出的灵气拨弄到一侧,保证不会落进锅里,坏了味道。

    “其实落进来几片雪也没什么,我当初还喝过雪煮的茶。”

    李休说道。

    “那可不行,吃这东西是一定需要吹毛求疵的,别说一片雪,单说这一锅汤底用的都是我从梅岭清泉存下来的泉水。”

    梁小刀反驳道,语气有些焦急,深怕李休突然起了豪情,要用雪煮一锅来吃。

    门外的北地三率突然分出了一队向着远处掠去,马蹄阵阵惊起了屋檐上的积雪。

    孙胜犹豫了很久,面色挣扎,最终叹了一口气取出了一坛酒摆在桌面上,极为不舍的打开了坛封,眼中充满了疼惜。

    四人的动作一顿,鼻子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李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是茅草屋的竹叶青?”

    他问道。

    白落提将手放到坛子上摸了摸,有些感慨:“这可不是寻常的竹叶青,而是那老头子的精酿,要一万两一坛,而且还有价无市,想不到孙将军竟然藏了一坛。”

    丰和端起坛子给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了个干净,面色红润。

    看的孙胜更加心疼,急忙把坛子抢过来给每人分着倒了一碗,说道:“若不是以后生死难料,我这坛酒可舍不得给你们喝。”

    李休端起碗轻轻抿了一口,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叫一声好酒,将几人吓了一跳。

    接着一饮而尽。

    然后两行眼泪流淌而下,掉在桌子上,落上了一片雪花。

    少年人的情窦初开本就是幸福且遗憾的事情啊!

    明知不可为,都说是不难受。

    可事到临头又怎能不难受呢?

    梁小刀看了看他,将自己碗里的酒混着风雪大口的灌了下去,然后摔碎了碗。

    掀翻了桌子。

    火锅洒满了地面。

    ......

    ......

    PS:今晚喝多了,情不自禁加了这张吃火锅和掀桌子的戏码,脑袋有些混乱,每个人都有故事,所以我也就不提那些情窦初开的烂戏,只是喝多了归喝多了,有三件事还是要说的。

    第一,求票票,无论是推荐票还是月票。

    第二,欢迎大家进读者群,713178835

    第三,我爱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