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一十八章:震慑宴家老祖
    高塔第五层。宴家庄园。

    宴家老祖看着禁地上空的天花板,一脸平静。许久许久,第五层未曾遭到入侵。

    虽然当年那群人打得天昏地暗,整个第五层仿佛一个七十二存八的求生战场,但那群人好歹是第五层的。

    至少进入高塔时代后的历史,从来没有下层人能够爬到这么高的位置。

    以至于宴朝有时候会想,假如第五层的人全部死去,第六层的人会否干预?

    不知其具体的“它们”,会否希望自己这些所谓的永生者能够长久的存活下去?

    如若不然,为何会赐予他们永生?为何会轻易的让他们镇守这个地方七百年?

    宴朝缓缓摇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他终究是想得有些多。

    七百年来,只有一个疯子爬上去过,他们这些稳坐在高塔七百年的统治者们,并不敢越过那条线。

    今日难得有外敌入侵,宴朝一时间想得有些深了。

    他感受着远方的脚步声,感受着那道强大的气息,忽然觉得理所当然。七百年来,因为人类始终不曾踏足这里,导致第五层的守备,并没有那么夸张。

    当然,这次也是宴家被打得措手不及所致。很多外在的力量也无法瞬间调控。

    “过于平静的七百年,若只是我们八个斗来斗去,有何意思?”

    这么一想,宴朝竟然有些期待。

    ……

    ……

    白雾看着禁地里陈列的许多容器,容器上的标签似乎表明着这些人被装进容器的时间,最新的一批,来自半个月前。

    但他作为调查军团七分队队长,竟然没有收到田旬云舒这些审讯组任何关于人口失踪的案子。

    自打钟旭死后,少女失踪这件事便停止了。虽然白雾还是会吩咐人继续调查,假装一切正常。

    但看着大量陈列在禁地实验室里的容器,白雾想到了在机械城里见到的场景。

    塔神会的会长,搞了个机械神教,场景也与此类似,只是两边陈列着的变成了活人。

    各式各样的……不像活人的活人。

    【他们有的死了,有的半死不活。你知道的,人类变成恶堕这件事儿,只有经过高塔外的特殊规则,配合以情绪转化才行,其他的方法,都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纯粹的猜测。

    而你看到的这些人,他们作为实验体,其实都是一个原理——不管什么体质,先拿去塔外注入恶堕的体液,或者血清,或者别的东西。然后送入塔内,只要没死的,就将其好好研究,不仅仅是研究他,也研究尚未成为实验体的——他的家人。

    偏见是无知的变种,这位统治者深信这一切和基因有关,但如果和基因有关,机械化又怎么解释呢?】

    白雾的手不自觉的握拳,看着两边这些人的惨状,容器里各个实验体各色痛苦狰狞的表情,他可以想象,恶堕的血液注入他们身体后,遭受的强烈痛苦。

    而随着他们被装入容器,他们若死了倒也罢了,若是没死,这种痛苦几乎一直伴随。

    这还只是自己看到的,是否存在被高塔规则一并毁灭的人类,也未可知。

    很难想象……宴自在那样的人,是如何在见到了这样的场景后,依旧能够死心塌地的相信宴家老祖的。

    白雾很快得到了答案。

    昏暗的禁地实验场,在经历一个转角后迎来了光亮。

    第五层天花板模拟的白天的光源落在了宴朝所在的一片小圆子里,宴朝正在观察植物。

    白雾赶来的时候,他露出了笑容:

    “能够硬闯到这里,真是不简单。你的身手我很佩服。”

    “你好像不怕我?”白雾说道。

    宴朝说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你既然没有杀我宴家一人,只是将其重伤,显然与我宴家没有血海深仇,便是有,我相信只要我们足够有诚意,也能够化解阁下的怨恨。”

    白雾不得不承认,宴朝已经有了三分白远的气质,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当然,跟白远那种仿佛能够让感觉到周围变得明亮的强大魅力比,还有一些差距。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没有任何邪恶的气息,明明就是这个人,对飞机上的女恶堕做了令人发指的恶行,导致了宴玖乃至整个宴家的悲剧。

    也明明是这个人,杀害的人丝毫不比钟旭少,但偏偏……他就是没有那种恶的感觉。

    白雾也很快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远的伪善面具,靠的是白远对人心的洞察,对周遭事物天衣无缝般的推理,以及他自身强大的气场和魅力。

    宴朝也英俊绝伦,但来到这个世界后白雾也见到林无柔,宴自在,甚至矮哥这些各有魅力的人,他已然对“美”无感。

    他甚至考虑过,哪天不想出塔了,可以写一本女性向的《高塔男子图鉴》来讨第三层的太太们欢心。

    总之,宴朝身上的气质,外形只占了很少一部分,他靠的是序列。

    【这个男人的魅力很邪门。和你我这种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一般的本源气质不同,这个人是有过“特殊包装”的。天赋序列25——融入者,老实说,我从不说谎,我讨厌排在我前面的欺诈者,但这个排在我后面的融入者,我更讨厌!因为他真的是那种……很特别的那种……白莲花序列。】

    天赋序列25——融入者。

    这个序列的描述很简单,会给到序列拥有者难以想象的亲和力以及认同感,会不自觉的为其敞开心扉,将其当做自己人。

    看起来这仿佛是一个社交天赋。但实际上这个天赋也有着类似欺诈者一样的能力。

    只不过欺诈者需要欺骗他人,让人相信谎言,通过欺骗他人来让自己获得力量。

    而融入者无需撒谎,只需要让人认同,在得到认同的漫长过程里,会慢慢获得对方的力量。

    简单举例来说,欺诈者想要获得某个人的力量,他会想办法让一个相信某个错误的说法。

    而融入者呢?他不需要在意某个说法是错误的还是正确的,他只需要告诉对方:太棒了,咱俩想得一样,咱俩一定是知己!

    虽然描述没有那么深入,但白雾的阅读理解一向不错,很快也通过自己的感应,将这个能力知晓了个七七八八。

    他忽然想到,假如某个人同时获得了洞穿一切的普雷尔之眼,欺骗就能获得力量的欺诈者,以及认同他人融入他人获取信任的融入者……这个人基本可以说是社交王者,无孔不入。

    简直就是渣男三件套。

    事实也证明,该隐和宴家老祖都是渣男。白雾对二人嗤之以鼻。

    “没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我的确是为了某个人而来,嚯嚯嚯嚯嚯。”

    手中的铁锤,加上恶鬼面具,以及古怪的笑声,宴朝一时间无法判断白雾的底细,便又说道:

    “那就好办很多,我也该感谢阁下,没有对宴家人下死手。”

    与在宴自在身边时,那种不在乎他人评价,知我功过者唯春秋尔的态度不同,现在的宴朝,显得非常谦逊。

    七百年前,他便是这么俘获了那位飞机上的剖腹女恶堕。当然,那个时候宴朝靠的是个人魅力,与序列无关。

    而七百年来,几个统治者甚少见面,融入者对其他统治者的作用很小,但在塔外,宴朝也靠着恶人扮相,融入了塔外势力。

    他有这个自信,任何人在自己面前,都会感觉到亲近,自己能够扮演出人们喜欢的,以为是知己的任何样子。

    他看着白雾,涌现出了一种自信,甚至想要将白雾纳入麾下。

    而白雾呢?白雾决定暂时将这个人想象成白远,尽管受到序列影响,他对宴朝的敌意肉眼可见的下降。

    但在自身的意志,以及普雷尔之眼事先提示和帮助下,宴朝逐渐与白远重合。

    再次看到宴朝,白雾瞬间仇恨拉满,整个人理智了不少。其原理就像是——他进入电话亭世界,需要靠着那个口锅共情一样。

    恐怖的杀意瞬间弥漫整个宴家。

    白雾倒并非真要杀了白远,不过是借着这股劲头,让宴朝碰个壁。

    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的宴朝……脸色神色未变,但心里惊起波澜。

    “怎么没效果……而且反而对我更加仇视了……这不应该啊……”

    宴朝以笑容掩饰自己的困惑。

    白雾说道:

    “别笑了,你笑起来不好看,嚯嚯嚯嚯嚯,你一定很好奇,我到底是谁。”

    宴朝还是第一次被人说难看,他面色真的难看起来,但也只是瞬间,恢复如常。

    “阁下如果愿意说的话,我倒是非常乐意与您交个朋友。”宴朝还是显得非常谦和。

    白雾不得不感叹,宴朝在渣的段位上,说不定比百翼天使橙子都厉害。

    但很可惜,他今天遇到了白某人。

    “哦,我要是说了你就得和我交个朋友?那我不愿意了。”

    “……”

    宴朝沉默了一秒:

    “那不如说说,是要找谁?我若认识,我一定告知。”

    宴朝其实很想对白雾发起进攻,但是不知道底细,现在的白雾在使徒的影响下,无法被谢英杰用机械数据感知,同样也无法被精神力感知,除非实力能够达到零号井五那个级别。

    总而言之,宴朝最大的底牌白雾已经知道,而白雾的底牌,宴朝还不知道,所以宴朝虽然是有能够打败白雾的能力的,但他不敢妄动。

    白雾也很清楚这个原因,反而因此表现得越发自然:

    “我要找的人,叫宴自在。”

    “这的确是我宴家的人,不知道您找他有何事情?”

    “关你屁事。”

    宴朝呼吸略有急促,很快又变得平缓,笑道:

    “毕竟是我宴家的人,我自然得弄清来龙去脉。”

    “关我屁事。”

    白雾也笑,只不过恶鬼面具下,宴朝看不到罢了。

    宴朝眼角一抽,最终还是没有发作。

    白雾欣赏着一些难以察觉的细微表情变化,说道:

    “他欠我们黑金岛一笔债,上次在机械城,坏了我们的好事,我甚至怀疑钟胖子的死也和他有关!你若是不说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嚯嚯嚯嚯,你可以选择不说,我很期待能够多活动活动。”

    宴朝内心惊起波澜。

    黑金岛?这个人来自黑金岛?

    白雾的说法宴朝当然不会全信,但也没有全然不信。塔外势力能够进入高塔这件事,听起来很荒谬,但如果对方是人类的话……是可以办到的。

    因为当年的永生者之中,就有一个类似的情况。

    黑金岛他也听过,这个地方在塔外势力可是非常有名的,甚至比黄泉岛更有名。

    尤其是白雾身上的一些装备明显是寄灵物品……

    当然,最让他震惊的是,钟旭死了。

    白雾也猜到宴朝最大的震撼必然是钟旭的死讯,真好,永生者极少见面,钟家和谢家守口如瓶,导致自己可以把钟旭的死,拿来装第二次逼。

    钟旭的死早晚会暴露,想了想,白雾认为这个时机,这个方式暴露倒也合适。

    “黑金岛……钟旭死了?”

    钟旭背后的势力就是黑金岛,秦家背后的势力也是,这一点宴朝很清楚。

    他难以想象,八个人之一的钟旭竟然死了!这个恶心的胖子,七百年来,虽然每个人都希望他死,但某种程度来说,大家又希望其他人都活着,因为谁都不想面对变革与浩劫时,竟然没有一个同行者。

    谁也不知道,高塔的稳定会持续多久,第六层的存在是否会忽然出现,塔外的恶堕会否有一天能够进入高塔……

    七百年来,因为彼此存在,八个人也想到过也许他们的统治可以永恒。

    但如今,钟旭死了。

    这仿佛在告诉宴朝——王权没有永恒。

    白雾很满意对方的态度,说道:

    “我不介意让高塔再少一个统治者,我需要知道宴自在的下落,嚯嚯嚯嚯嚯,我这个人做事呢,很实在,一锤子买卖一锤子定音。冤有头债有主,我打狗就只打狗,不看主人,你要是想护狗,我连你一起打,你要是拎得清,我放你一马。”

    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了,要么你保宴自在,你死,要么你交出宴自在,你活。

    宴自在对于宴朝来说,已经没有了价值,眼前这个恶鬼面具的怪人,如果真是来自黑金岛,他也不想得罪。

    感觉到无法融入对方,与对方打成一片后,宴朝放弃了,带着些许挫败感说道:

    “宴自在去了塔外。”

    “区域编号告诉我。”

    这句话无疑是暴露了自己有返回轮盘,不过白雾不在乎,反正我是黑金岛的人,不服你找我老大井五啊!

    宴朝犹豫了一秒后,将编号说了出来。

    撒谎是有学问的,谎言往往需要伴随真话才有可信度,且真话分量越高,可信度越高。

    钟旭的死亡,宴朝虽然没有验证,但联想到这阵子钟家的过于低调,他越想越有可能。

    于是渐渐的,也相信白雾来自黑金岛,他可不想得罪黑金岛的人,毕竟他背后的势力,在劫持航班,找到那个伟大的存在之前,还不是黑金岛的对手。

    白雾记下编号后,走到了宴朝身边,拍了拍宴朝的肩膀说道:

    “你很不错。就是婊了点,一开始就这样多好,非要装什么儒雅随和。嚯嚯嚯嚯,告辞!”

    白雾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他太喜欢这种你虽然比我厉害,但你就是不敢打我的感觉。

    仔细想想,自己表明了塔外势力的身份后,宴朝显得更忌惮了,明明实力丝毫没有变化。

    他忽然想到了前世里的一些情况。

    有些人总是会认为外邦的月亮更圆,于是跪得久了,便再也站不起来。

    在离开宴家的时候,眼睛忽然弹出了一段备注:

    【作为你的私人顾问,我必须告诉你,你即将前往的区域,作为第一次进入的,你的所有物品都会被人剥夺,所以你最好找个地方将你身上的物品藏起来,等待第二次进入时再戴上,因为那个地方,第二次进入时你的身份会发生变化、】

    怎么又是谜语?什么样的地方,会被剥夺个人物品?

    白雾并不知道要前往的地方是哪里,他很想问宴朝,但又怕问的太多暴露什么,宴朝不会一直这么怂,逗留在宴家的时间越多,自己被识破的可能性越大。

    尤其是……

    宴自在还不错。不错到白雾愿意为这么个人以身犯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