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一十九章:监狱头号带恶人——白雾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25/100。)

    在外敌离去后良久,宴朝长出口一气,将这个怪人推给典狱长,医生,法官,这三人实力强大,想必能够解决掉这个怪人。

    白雾还是低估了钟旭死亡这件事的影响力,宴朝还处在这件事的余波中。

    “如果这个人真是黑金岛的势力,那么与秦家的联姻就势在必行了……”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如果能够与黑金岛合作,宴朝倒也乐意。

    当然,这位来自黑金岛的面具怪人,必然会死在法官,典狱长和医生手里。

    ……

    ……

    白雾已经离开了第五层。

    他的扮相奇特,但第五层的升降梯上本就没有人。在升降梯上的过程里,白雾想着这次出塔要不要带上谁,但最终他没有这么做。

    红色区域,且能够剥夺身上的物品,第二次进入则不会剥夺这些物品,白雾没有看懂这个谜语,他也只能选择相信普雷尔之眼。

    于是很快的,在谢家和使徒的帮助下,白雾在底层找到了一片无监控区域。

    底层是最为混乱的,但如果摆脱监控,也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很快白雾将身上有价值的寄灵物品,以及那口没有价值但却无法割舍的锅藏好之后,便依旧穿着已经过了寄灵时效的斗篷与恶鬼面具,前往了底层。

    入侵第五层这件事,只有谢英杰知道,不过即便是谢英杰,也想不到白雾竟然将这件事进行的如此顺利。

    很快白雾来到了底层,有了区域编号,他直接从红色石碑进入。

    这番高调自然是引来不少人围观,云万嘉也是其中之一,不过白雾从头到尾没有露出半点,全身笼罩在黑斗篷之下,加上恶鬼面具,让白雾充满了某种宗教色彩的神秘感。

    但这种神秘很快就会消失,随着红光笼罩白雾的身影被吞没。

    又一次塔外之旅开始。

    ……

    ……

    意识里的红光散去后,白雾先是闻到了一股恶臭的气息,他下意识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间大概六平米的屋子里。

    灯光来自于屋外,门上挂着帘子可以隔绝屋外的光,但门帘没有拉下来,穿着囚服的怪物,伸长着大概四十厘米的舌头,沿着铁门间隔细密的铁柱舔动着。

    恰好此刻,有穿着墨蓝色警用制服的长着六只眼的恶堕路过,它直接扯断了囚服怪物的舌头:

    “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恶心的动作。哟呵,有新人。”

    地上那三十多厘米的墨绿色的舌头还在蠕动着,让白雾感觉到有些反胃。

    他终于彻底清醒,也终于明白了这个地方为何会剥夺自己的一切物品。

    因为自己——入狱了。

    【欢迎来到蜀都监狱,来到这座监狱,我需要说三点,第一点,不要轻易弯腰,不管你脚下的肥皂多么诱人,第二,不要拉偏架,相信我,想要在两边讨好的人,一定会两边都得罪,当有人告诉你可以选择阵营的时候,你最好明确的选择(不过做点前无古人的事情,也未尝不可)。

    三,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有两种方法,无“罪”释放,或者越狱。我建议你考虑后者,虽然历史上还没有人能够从这间结构复杂的监狱越狱,但——谁叫你有我呢?

    白雾整理着大脑思绪,哐当一下来到了塔外,直接进入了监狱可还行?

    难怪宴家的老祖没有怎么威胁就把编号说出来了,白雾原本还想过这个地方如果是假的,再次回到宴家,就使用使徒的最高功率,正面灭掉宴家。

    但眼睛当时给到的备注,让他意识到编号所通向的地方,的确就是宴自在所在的地方。

    只是没想到,是这样的。

    “怪不得私人物品会被没收……看来这里存在着某种规则。让人强制入狱……而眼睛提到了第二次进入这里,就不会剥夺物品,同时又鼓励我越狱,这么说来,这个谜语的谜底,便是第二次进入这里,我会以越狱者的身份降临。”

    “也就是说,一旦有人越狱成功,那么监狱的规则便对其不生效了……”

    白雾还没有摸懂第一种离开监狱的方法——备注里打了引号的无“罪”释放是指的什么。

    但相信备注必然不会有错。

    “我得越狱。”

    很自然的,白雾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铐,和观察周围的情况,他要利用眼睛,尽可能获取多的信息。

    【寄灵道具,你也知道,只有死刑犯是需要带手铐脚铐的。你的确就是死刑犯,你也可以高声大呼“我是冤枉的”大概率会换来一顿嘲笑。说回你身上的手铐脚铐——会压制你的能力,不过不会全然压制,且一旦戴上它,便无法对狱警造成任何伤害。顺便告诉你,如果你选择第二个方法离开这座监狱,这手铐是无法解开的,除非你回到了高塔,脱离了监狱后,它便不会束缚你。】

    白雾大概懂了,这就是一个能够削弱自己能力的手铐,且一旦戴上,狱警就成了无敌的单位。

    很恶心,而且只能通过无“罪”释放的方式解脱,如果是选择越狱逃离这里的话,得一直戴着。

    白雾友善的对这个长得像两脚站立的蛤蟆一样的室友笑了笑:

    “让我看看周围?我新来的,我叫井五,你呢?”

    “文泰。”文泰显得很老实。

    “好名字,一听就适合蛤蟆。”白雾由衷赞叹。

    “我不是蛤蟆!呱!”

    【作为一个老实人,他曾经得到的最多的评价就是——你也配跟老娘表白?怎么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又穷又丑你凭什么喜欢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相亲七次,因为独特的长相,和低廉的收入,他几乎没有任何异性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句话,他听了可不止七次,末世降临后,在奋力保护了某个女孩后,得到了女孩的一句:滚,谁要你保护啊,恶心,丑人多作怪。于是他悲伤到了极点,变成了癞蛤蟆。当然,它不喜欢蚊子,烤天鹅肉要是有的话,它会非常喜欢。】

    这就是自己的第一个室友么?

    好家伙,听起来很可怜,但为何被抓来了这间监狱?眼睛几乎全程只提到了这个人可怜的过去,以及为何“相由心生”之后变成了蛤蟆。

    但似乎没有提及这个人犯下的罪。

    既然这里有狱警,自然也就有典狱长,既然有典狱长,这里应该也有一套司法体系。

    白雾没有多想,现在才刚到这里,他得想办法弄清楚更多的情况。

    文泰有些凶,但还是让出了位置,它身上全是恶心的黏液,看起来很湿滑,白雾稍微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恶心,但还是没有碰到文泰。

    文泰对此习以为常,大眼睛里却还是有难掩的失落。

    不止没有女人喜欢他,因为过于丑陋,其实男人也都视他如怪物。

    白雾没有触碰被文泰舔舐过的铁门,只是看了看周围,最后目光聚焦于天花板上。

    【你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着眼点,这座巨大的“蜀都监狱”,一共有三层,第一层便是死刑犯,第二层是求死不能刑犯,第三层则是地狱套餐刑犯。yes!死亡在这里是最舒服的!

    至少第二层的人是这么想的,它们羡慕那些被典狱长折磨死的犯人,畏惧着被疯狂的医生做实验,但第三层更惨,他们已经死了,但灵魂还在被折磨。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层是不久前成立的。】

    又是一个信息点。

    “监狱有三层……莫非是按照犯罪程度来划分?罪恶最轻被关押在第一层,但即便如此,等待我们的也只能是越狱和死亡?”

    “第一层负责的是典狱长,第二层则是某个医生,眼睛提到是求死不能,想必第二层那位医生,会让犯人感受到极端的痛苦。”

    “第三层……地狱套餐,死掉的灵魂前往地狱……总不至于第三层的人,来自冥界吧?等等,典狱长,医生,死神?”

    白雾忽然想到了两个人。

    黄泉岛的真正岛主,黑袍法官。那个能够用笛声操控人,让人心甘情愿去死的半恶堕。

    以及百川市精神病院的医生,初代面具怪人曾经带着江依米寻找的目标。

    “不会真没这么巧吧?”白雾内心闪过诸多念头。

    最终他的思绪回到牢房里,他看向文泰:

    “你来这里多久了?”

    “两天……呱,我好饿。”

    “饿?你们恶堕也会饿么?”

    “来这里就会饿……不知道为什么……”

    文泰的声音死气沉沉的,听着还真有些虚弱。

    白雾猜测规则,或者手铐,会让犯人更接近人类?

    “那有食堂么?来到这里既然会感受到饿,那么总该会有安排吃东西吧?”

    “有的,呱。但是吃了还是很饿……”

    “吃了还是很饿是什么意思?”

    “食物,吃下去就没有了……呱。”

    白雾愣住,这可就有点邪门了。

    他又问了几句,文泰这个恶堕,看起来很丑陋很凶,实际上脾气还不错,只要不说它是癞蛤蟆就行。

    白雾基本问什么,他答什么,监狱开局,有一个和善的室友是好事情。

    很快白雾就知道了文泰要表达的意思,这里喝完水之后,依旧不解渴,吃完食物之后,依旧不饱肚。

    晚上盖着被子,但依旧会感觉到冷。

    简而言之,那些食物,水源,乃至穿的东西,明明是存在的,但仿佛有某种规则,让它们无法发挥其本来的作用。

    疑点重重的监狱。

    白雾还继续问了一些事情,关于这里的作息,在监狱里的势力分布。以及文泰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文泰对此一问三不知,它也是才到这里不久,对很多事情还不了解。

    至于怎么来的,还不待文泰回答,白雾就感受到了狱警的气息。

    六只眼再次出现,它整体上看起来,如果去掉那层制服,就像是钟旭那种体型的胖子,但穿上制服,拿着警棍,头上的六只眼睛,让其看起来更为诡异。

    警棍敲击在铁门上,发出铛铛铛的声响。

    这声音刺耳无比,但是没有人敢对此表示不满,隐约的,白雾看到了许多犯人透过铁门注视着自己这里。

    六眼恶堕的目标就是白雾。

    “你,新来的,跟我出来。”

    白雾点点头,很配合,同时视线落在了狱警身上。

    【作为一个酒驾多年的司机,他秉持着开车必喝酒,喝酒必开车的法则,撞死了别人一家六口,但凭借着“我的上流社会父亲”,让本该简单明了的官司打了半年,最终他因为法庭上表现恶劣,就连辩护律师都直言没有见过这么蠢的猪,于是他被送到了蜀都监狱。

    不过即便到了监狱,他也认为,喝点酒算什么呢?这些该死的杂碎,明明是他们自己挡在路上的,当然,他也稍微反省了一下,如果自己眼观六路,或许就能在开车的时候,喝更多的酒。】

    看到这个备注,白雾隐约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丑文泰是个老实人,但这位狱警怎么看也不像是老实人……

    杀了人一家六口不知悔改,连辩护律师都直言扶不起来的人恶人做了狱警。

    而文泰这种老老实实想吃口天鹅肉的癞蛤蟆直接被判死刑?

    白雾有了一点眉目,但还没有确定,离开了六平米的狱舍后,他开始跟着这位六眼狱警前往某间屋子。

    一路上他认认真真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越狱非一日之功,但白雾也不想耽搁太久。

    这栋监狱有点像学生宿舍的构造,中间有一片巨大的室内空地,用于活动休息,而周遭则是一间间狱舍。

    每间狱舍住两个人,以环境规格来说,比那种传统的十二人一间的宿舍要高级很多。

    因为蜀都监狱,本来就是一间关押重犯的监狱。值得一提的是,白雾发现监狱里大多数人跟文泰一样比较虚弱,但也有少数人……看起来精神饱满。

    而这些人的眼神,大多比较凶戾。

    狱舍区域之后,是一片通道,通道连接着的是狱警的值班室,值班室里一般会安排三名狱警。

    在值班室的周围还有一些屋子,白雾暂时来不及观察,而值班室的正上方,则是狱长办公室。

    白雾被六眼带到了一间类似审讯室的地方。

    屋子里只有一方桌子,桌子一侧带着一张凳子,另一侧有三张凳子。

    桌面上只有一张白纸和一支笔。

    视线聚集在白纸处时,眼睛给到了接下来的注意事项:

    【认罪书,如今的蜀都监狱可跟以前不一样,末世降临,扭曲的可不只是物理规则,还有许多人类制定的区域规则,比如这座监狱,会先抓人,再认罪。

    看到这群穿着蓝色制服的怪物了么?它们都秉持着“本官断案不需要证据”原则,先抓了再说,总之就是当场抓获就对了。到了监狱之后,再走流程也一样的。

    给到你一个建议我的老伙计,我们当然是带善人,但你已经发现了,善良就不用坐牢么?桀桀桀桀桀,我简直笑成了反派,在这个地方,最好你也是个大反派,懂了么?】

    懂了。

    白雾这下确定了……

    这栋监狱,由恶人关押善人,是反过来的。

    所以如果对狱警说,自己什么也没有做的话……恐怕只会让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

    “行吧,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恶贯满盈带恶人。”

    在狱警的一番告知后,白雾装模作样的拿起了笔,在白纸上以细密的字迹,开始编造起自己从小到大所犯的恶行。

    狱警们起先从蔑视和戏谑,慢慢变了神情……它们都是真正的恶人,但看着白雾纸上越来越多的罪名……慢慢的表情都变了……

    仿佛这一刻,在带恶人白某的衬托下,这群人全部成了圣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