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二十一章:与监狱牧师斗智斗勇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25/100。)

    在文泰近乎哀求的梦话里,白雾也陷入了睡梦中。

    梦中的场景依旧是蜀都监狱的某一处,白雾坐类似某个舞台的下方席位里,周围没有任何人。席位有点像是教堂祷告时的棕褐色木质长条椅。

    舞台上也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头上带着头套,看不清他的样子。

    白雾认出了这张椅子,这并不是一张普普通通的椅子,而是用来处刑的电椅。

    在电椅的另一边,站着一名穿着蓝色狱警制服,拿着小提琴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看着他的金丝框眼镜,给人一种颇为绅士的气质。

    白雾还没有弄清楚怎么一回事,这位八字胡便开始演奏起小提琴曲子。

    曲风与小提琴的特有的音质很不搭,听起来有几分惊邪的气质。但也不能说是难听,就像是一盘奇怪的配菜。

    如果硬要白雾形容,大概就是老干妈浇在香草冰激凌上,只是经过八字胡高超的演奏技巧,让这一切竟然没有那么违和。

    一曲演奏结束后,白雾确信这首曲子并没有问题,眼中的八字胡绅士,白雾也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信息。

    【在这么一个环境里,要分析这个家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毕竟这不是它的本体,你可以理解为它只是你梦中的一只怪物,但你之所以梦到它,是因为它的力量扩散到了监狱里。

    完美级畸变词条:梦魇轮盘。简单来说,这个东西会让你在梦中做出某种选择,让一个人生或者死,如果你选择让这个人死,会严重干扰你对记忆里很多“生命”的判断。如果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记住,这种选择会给你带来某种不好的影响,永久性的~

    不过你好像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梦魇轮盘的本质,和海妖之歌一样,是催眠。】

    既然是催眠,对白雾就很难生效,哪怕是完美词条也一样。

    “晚上好,井五先生。”小胡子对着白雾显得非常礼貌。

    “我听狱警说,新的犯罪之王已经出现,原谅我只能在您的梦境里,与这种方式来欢迎您。”

    白雾笑了笑,果然是催眠。或许对方的确因为梦境感知到了自己的一部分记忆,但这部分记忆很有限。以至于小胡子连自己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

    “既然你知道我叫井五了,也该自己报上名字了吧?”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基本功白雾还是很扎实的,对方未必知道井五是谁,但白雾已经表现得跟井五一样狂妄,翘着二郎腿,看着小胡子。

    “我人类时代的名字早已忘记,您可以叫我——牧师。”

    “牧师?”

    “是的,您有着许多伟大的品质,能够做出这么多美丽举动的人,必然是一个接近圣人的存在。但您还不够完美,我的存在,就是帮您达到完美,让您的内心对世间万物再无怜悯,让您能够离开这所监狱。”

    牧师,聆听人们的忏悔,将天父的原谅与仁慈,宽恕与教导传达给忏悔之人。

    既然医生会让人痛不欲生,典狱长会好人处以死刑,狱警全部犯下了滔天罪孽,整个监狱都是反着的,那么牧师,也许同样是反着的

    “您的内心依旧有罪恶的种子,我会帮助您一点一点消除罪恶的种子。”牧师显得非常诚恳。

    白雾说道:

    “我难道不是一个罪恶滔天纸人?什么叫罪恶的种子,我犯下的罪,早已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了吧?”

    如果真有人能够如白雾那般,罪行足以写下几十万字记载,白雾认为那不叫罪恶种子,那叫罪恶的世界之树。

    果然,牧师很快反驳道:

    “那怎么能称之为罪恶呢!这个世界有许多可笑的规则,让人们离真理越来越远!只有这座监狱,没有被这些扭曲的规则所笼罩,这座监狱里,有着世界的真理!”

    几天前,宴朝便说过类似的话。

    这座监狱里,有着世间的真理。

    “恶使人强大,善使人弱小,但偏偏那些恶人会让人们行善,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作恶?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支配弱者的,强便是绝对的正义,没有任何善念的灵魂,才是这个世间最为纯粹的,就算是这座监狱也留不住!”

    牧师有些病态的兴奋,像是给人传达自己扭曲的价值观,会有莫名的快感,他拉扯着自己的小胡子,一脸陶醉的说道:

    “所以所谓的善——才是真正的罪恶,所谓的恶,才是真正的善良。而我的工作,就是帮人洗涤他们满是罪恶的灵魂,让他们达到善良的彼岸,然后离开这座监狱,无罪释放~”

    无“罪”释放,原来如此。

    只要内心再也没有任何的羁绊,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可以做到随意的抛弃,玩弄,践踏,才算是真正的无“罪”,因为在这座监狱里……

    罪,便是对这个世界的人与物还抱有善意和爱意。

    如此扭曲的地方,竟然只是红色区域,没有成为黑色区域,白雾都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您该做出您的选择了。来吧,只要您亲口告诉我,处死他,我会帮您杀掉他!这只是一个梦,现实里的他当然不会真的死去。但您却会变得更完美。”

    白雾懂了,电椅本就是用来处死死刑犯的,如果说典狱长带来的是肉体的毁灭,那么牧师,就是带来灵魂的毁灭。

    它看似在让这些人免于死亡,能够离开监狱,但事实上抹杀了这些人的善念后,人还是那个人吗?

    “这是谁?带着头套,我不认识。”

    “这好办,毕竟本来也是要让您知道,死去的是谁的~”

    牧师摘掉了头套。

    梦魇轮盘会随机从白雾的意识里抓取一个白雾见过的人。白雾要做的,便是杀掉这个人,但眼睛已经给过警告,一旦做错了选择,自己的性格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善恶的天平会一点一点倾斜。

    这个人是一个护士。

    白雾还记得这个护士,嫁给了一个有钱的中年男人,但因为住在那座小镇里,见到了白远,觉得人类就应该和白远一样完美,她开始嫌恶自己的丈夫,认为丈夫只是有钱,丑陋不堪,家里的所有事情都是她做,却忽略了……有钱本身,就是那个时代保证生活品质的最大根基。

    她年轻时拒绝了很多“奋斗期”的人,选择了功成名就的中年男人,但因为见到了白远,内心又有了某种东西萌芽。

    当然,白远对这个护士一直没兴趣,只是保持着普通邻居的和睦,也完全没有过做隔壁老白的想法,那些东西在白远的想法里,就是低级趣味。

    也是这么个护士,总是看到自己就说,你有这么一个父亲真幸福啊,你应该知足之类的云云。

    但白雾不幸福,他讨厌这些不去深入了解,就直接开口的对某件事物下定论的人。

    对于这个护士,白雾是嫌恶的。

    但即便是在自己的意识里,白雾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她。

    “换一个?这个没有挑战性。”

    “噢,这倒是一个合理的要求,但既然没有挑战性,我们为何不杀了她呢?还是说您不敢?”

    牧师的目光带着蛊惑。

    白雾感觉到记忆里泛起了诸多变化,仿佛这个瞬间,自己又回到了小镇,又看到了这个护士对老白一脸讨好,然后对自己说:真羡慕你啊白雾……

    同时间,仿佛还有声音在蛊惑白雾:他们都该死不是么!这群人明明什么也不知道,却就将你很幸福这样的话说了出来!他们每个人都很虚伪和愚昧,为了自己的喜好,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这些人都该死!

    催眠。

    很不错的手段,让人本能的回忆起对一个人的嫌恶。在记忆里因为负面情绪而进行一些丑化,然后诱导人做出选择。

    但是白雾没有这么做,他露出了笑容说道:

    “你的能力能够让我加大杀人的欲望,但你知道杀人对我来说是什么嘛?”

    “是什么呢?”

    牧师内心有些奇怪,自己的蛊惑竟然完全没有效果?

    “是游戏,我今天想玩这款游戏,我就会去玩这款,我明天想玩那款游戏,我就去玩那款。但不管怎么样,那都是我的选择。”

    牧师说道:

    “但既然我能够召唤出她,说明她身上关联着一些您的善念,杀了她吧!会让您变得更完美!”

    这个护士,其实就是白雾儿时对所有喜欢白远之人的一个代表性人物。

    他讨厌这些人,明明白远是一个混蛋,恶魔,但这些人是非不分总是只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

    可是白雾后来并不恨他们,因为他学会了原谅与理解。

    如果杀死这个护士,白雾的人性,就会丢失对他人的包容,忍耐。

    他当然不会这么做,在普雷尔之眼,以及自身对催眠的强大抵抗能力之下,他根本不可能会中招。

    “我说了,换一个。”

    “好吧好吧,那么让我们看看,还有哪些人可以被您杀死!”

    牧师觉得很奇怪,如井五这样的犯罪大师,为何内心里会有这么多可以杀死的目标?

    这个人不像是一个恶人……更像是一个颇为温柔的人,但奇怪的是,井五给到它的感觉,的确是一个变态恶魔。

    诡异的红色雾气笼罩在电椅上,待到雾气散去后,白雾见到了另一个人。

    林无柔。

    好家伙,又变成了高塔人?

    那个蛊惑白雾的声音又出现了:

    “这个愚蠢的男人,长得像个女人一样,实力明明很弱,却还总是喜欢辱骂他人,高塔里为何会存在这样的废物?杀了他吧,他现实里又不会死!这个废物不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换一个。”

    白雾表情没有那种戏谑了,林无柔最开始百川精神病院的时候,的确表现得不招人喜欢,但相处下来,白雾还是觉得,林无柔是一个可靠的队友。

    虽然自己和队长的成长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林无柔王势等人都已经追不上。

    但这些人代表着自己灵魂里,对下属对朋友的那种纯粹,朋友弱小,就不配成为你的朋友么?

    白雾不接受这样的三观。

    牧师内心的疑虑越发加重,下一个电椅上的人,变成了宴玖。

    “无法出塔,被家族嫌恶,卑微的渴求着他人的感情,根本对周围没有清晰的认知,如此可怜的存在,竟然也配活着?她甚至无法表达出自己的喜……”

    不待那段声音说完,白雾的语气不耐烦了:

    “下一个。”

    “怎么又下一个?井五大人,难道您不觉得,您身上的人性弱点太多了吗?您有罪!您需要被净化!”

    “看来只要我不同意杀死她,你便无法下手?你如此渴求我杀死她,想必我这么做了,除了会抹除我一部分人性,也会对你有所增益?”

    梦魇轮盘的确是这样的,抹除了对方的人性,自己能够获得力量。

    牧师哑口无言。

    “我不想待在这里了,你走吧。”

    白雾不知道宴玖代表着什么,但宴玖不能被杀死,他很清楚这一点,不管是在哪里。

    牧师当然不想放弃,它感觉到白雾的精神力无比庞大,它想要获得一部分力量。

    于是再次露出笑脸,牧师说道:

    “如您所愿,下一个。”

    红色雾气再次笼罩电椅,待到电椅里的身影出现,白雾直接说道:

    “下一个。”

    “你他吗!不要不识好歹!”牧师忍不住了。

    白雾看着电椅上坐着的是队长,这次索性让那股声音来不及蛊惑,直接便拒绝了。

    都是自己挚友,只能怪牧师运气不好。

    不过他忽然想到,自己可以靠着意志力拒绝,不受蛊惑的催眠影响。

    但文泰呢?监狱里其他人呢?

    是否意味着,第二天醒来,整个监狱的善便会消失一部分,恶便会多一部分?

    “您今天必须杀死一个!必须杀死一个!”

    “我就不?你能奈我何?”

    “如果你不保持恶大于善!那么你在这栋监狱里,睡觉会无法补充精神,吃饭无法驱饥饿,任何让你满足欲望的方式,都会加剧你对这种欲望的渴求!哈哈哈哈哈……井五!你个不识好歹的,我会让你屈服的!我会让你屈服的!”

    白雾看着对方一脸狰狞,显然是不断下一个,把对方逼急了。

    他笑了笑,说道:

    “下一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