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二十二章:总有人要当大佬,为什么不能是我?
    尹霜,白远,甚至很多白雾只是加过一面的路人都纷纷出现。

    但白雾的回答,始终都是下一个。无止境的下一个,让牧师非常生气。

    它没有见过杀人这么不利索的,已经猜到这位“井先生”只不过是纸上犯罪。

    白雾也不介意被识破。他没办法杀人。

    因为这些所谓的人,都有着引申意义。并非只是在自己的梦境里杀一遍这些人,梦魇轮盘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永久改变自己。

    哪怕这些人里有他讨厌的人,哪怕这些人里出现了反派角色。

    一旦自己真的选了杀死某个人,自身的善恶倾向就会变动。

    这在白雾看来是没办法接受的事情,他对自己现在的“人性”很满意。

    既不过分残忍,也不会病态的仁慈。

    “看来你的犯罪陈述,很有问题!你根本不是个恶人!你有罪!你难道不想离开这里吗?你难道不想让自己变得再无弱点吗!人性里的善良只会让你变得软弱!”

    既然认定了白雾不过是“伪恶”之人,牧师也就不再客气。

    白雾想了想,既然自己已经被牧师识破了,索性也换个面孔:

    “不是恶人怎么了?只有恶人才能犯罪么?好人就不能纸上犯罪吗!好人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我虽然是个好人,但我想做一个恶人!你这监狱不就是这么个目的?但我这个人,比较坚持,需要慢慢教育不行么?你一点耐心都没有,怎么当牧师的?你不对我谆谆善诱,不对我悉心教导,不对我描述恶人的美好未来,一上来就指望我变成大恶人?”

    白雾的表情显得无奈又疲惫,最后补上一句:

    “我对你很失望。我把你当做我的导师,而你呢?你只是想要完成监狱的kpi,你对我毫无引导!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

    他说的好有道理,身为牧师的我竟然反驳……牧师哑口无言。

    白雾则说道:

    “我明天再来,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你的教育工作要如何改进,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你是灵魂的导师,是监狱里无数犯人活下去的希望!你怎么能这么点耐心都没有呢?”

    牧师下意识点了点头,但猛然反应过来,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好像弄错了重点……

    不过催眠既然对白雾无效,这个地方也就困不住白雾,白雾说走,便真的走了。

    现实中白雾睁开了双眼,此时还是黑夜。

    监狱的狱舍里更是黑暗一片。整个狱舍里,都弥漫着一些类似文泰一样的呓语。

    白雾听着文泰哀求道:

    “好困……好困啊……让我睡觉吧呱……求求您了!我不想杀他们!我不想啥他们啊呱!”

    这是一个让白雾很意外的事情。

    他从审讯室回到狱舍的路上,见到了很多的恶堕,不少恶堕其实已经有过转化。

    如果说每天都会被牧师在梦中,用梦魇轮盘做出选择,磨灭人性,那么监狱了迟早会出现恶人。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变得邪恶。

    但文泰显然没有,它依旧很困很饿,在梦中哀求着,这个蛤蟆并没有自己一样的反催眠能力,梦中蛊惑的声音,显然对文泰有更强的诱导能力,只是文泰对杀人的抗拒,始终没有让其得逞。

    他闭上眼睛,没有睡着,只是闭目养神。但白雾很快发现,自己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困倦。

    “看来的确如牧师所言……只有人性中的恶大于善,我才能够获得欲望的满足。”

    困了就想睡觉,睡觉能够带来精力的回复,饿了就该吃饭,吃饭能够消除饥饿感。

    但因为监狱的奇特规则,这一切都是恶人的权力,善良者就算苟延残喘的活着,也只会越来越虚弱。唯有摒弃人性才能得到欲望满足,才能获得强大。

    这便是监狱的规则,也难怪牧师将其形容为是世间真理的体现。

    “不过虚弱的人不少,大家都是恶堕,恶堕化之后,怎么都会积累负面情绪,不可能这些虚弱的人,人人都是文泰这样,一个人也不肯杀的。”

    “这是意味着,监狱里每多待一天,善恶的比例倾斜程度的基本要求就会增加一天?”

    白雾思考着这所监狱的设定。

    将其比作一场游戏,那么首先得摸清楚游戏规则。

    他决定白天去问问,同时也在白天的时间里,认识认识这些监狱的人才们。

    ……

    ……

    高塔,第四层。

    镇御军团总部大厦,黑塔第六层。在白雾计划越狱的这段时间里,高塔中也发生着不少事情。

    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塔外调查军团的军团长和高塔镇御军团的军团长不对付。

    虽然的确如此,因为高塔镇御军团和塔外调查军团本身就不对付。但人们不知道的是,两个军团的军团长,其实属于一家人。

    秦纵很少央求自己的兄长,尽管在家里不受待见,尽管两军的资源有极大倾斜,但他带领的塔外调查军团,确实是历届最好的。

    秦纵没有想过与兄长秦玄争夺什么,他只是用心工作,按照自己的理念发展调查军团,虽然调查军团内部的腐败也不少,问题颇多,但靠着谷青玉,刘暮这些人才,这些年调查军团在不断的改变着底层百姓对它的印象。

    一直以来,调查军团缺少的东西,秦纵都是自己想办法补足,很少去联系自己的兄长秦玄,他只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但今日,秦纵来见秦玄,的确是有所求。

    “我未必能够说动父亲,还希望兄长能够帮忙!”

    秦纵低下头,显得很是诚恳。

    秦玄和秦纵很像,只不过秦玄比较放纵,整个人看起来带着几分油腻。

    “别这样别这样,你可是调查军团的军团长,我的好弟弟,结婚这种事情,难不成你还以为你有自由选择权?”

    秦纵是很不想以这种姿态跟自己的兄长说话,他对任何人都是不卑不亢,若非是这件事关系到白雾,秦纵不会这么做:

    “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我的命是家族给的,我所想做的,也是让底层的百姓们提到我们秦家的时候,能够竖起大拇指,家族对我的安排,我都愿意接受。只是这件事……”

    秦玄不待秦纵说完,说道:

    “只是这件事怎么了?你觉得宴家的那个精神病,委屈你了?”

    “并不是,即便家里安排的女人……是身份最为卑微的底层矿工,我也愿意接受,我的眼里只有事业,如果能够舍弃一部分不必要的个人生活,来换取家族利益,我自然是愿意的,但宴玖小姐……与我不合适。”

    秦玄觉得有点意思,从来不肯低声下气求自己的弟弟,今日一反常态。

    而且底层矿工这种卑贱身份都愿意娶,为何偏偏不愿意娶宴家的人?

    “这倒是有趣,怎么个不合适?轮到你说合适不合适?我也不怕告诉你,父亲是不可能改变决定的,你对秦家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宴家与我们可以保持某种合作关系,这背后的原因,不能对你说,但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婚你必须得结。”

    秦玄拍了拍秦纵的肩膀:

    “有时候你做人就是太天真了,我得好弟弟,很多事情不是你认真去做,就有意义,这个世界有很多比努力本身更有用的东西,但很可惜,你这个人太死板,悟不到这一层。”

    秦纵说道:“如果我打定主意不想娶宴玖小姐呢?”

    “来劲了?那我可以告诉你结果是什么,宴玖会嫁给我,宴家与秦家的联合是利益考量后的结果,与这股利益比起来,你和宴玖都不重要。”

    秦玄的表情显得颇为玩味:

    “我倒是不介意娶她,虽然听说她是一个不能笑的疯子。不过为了利益,我还是有这点觉悟的,但是你可得想清楚,一来,这么明面上违抗家族的安排,你的权力会削弱,如果调查军团不由你掌控的话,你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二来,假如我娶了宴家的疯女儿,呵,你是知道我这个当哥哥的,她跟了我,可能会比较受罪。”

    秦玄的笑容有些变态。

    这两条理由,不管哪一个,都让秦纵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和家族的决意。

    他最终还是离开了。

    在秦纵离开了镇御军团总部之后,秦玄脸上的玩味的笑容收敛。

    他的表情显得很凝重,再也没有一丝方才在秦纵面前表现出来的可恶嘴脸,反倒是真的很像一个兄长,看着自己弟弟离开的方向,秦玄最终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

    ……

    宴家庄园。

    不久前得知了自己即将嫁人的宴玖,最开始非常气愤与悲伤。

    多年没有与父亲见面,她其实对家人有所期待,想着一切总该会有变化,爸爸不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

    但随着哥哥对疯人院的人动手,随着父亲告诉了自己要嫁给秦家人的消息,宴玖便对他们完全不再抱有任何的期望。

    经历过一阵子的难过与苦楚后,宴玖想要联系白雾,却发现海螺那边没有反应。

    她想要跟小叔说说话,也才想起来小叔消失了,也许白雾是去找小叔了。

    她坐在镜子前,又很想念橙子姐。就像是一个陷入了绝境的人,开始数叨着自己可以去依赖的人。但橙子肯定是没办法来到第五层探望她的。

    这个时候宴玖才发现,宴家根本不是自己的家园,只是一座精致的囚笼。

    许久许久之后,她找来了纸和笔,开始画画。

    一张又一张,画着白雾,画着小叔,画着她遇到过的所有人。

    她不知疲倦,以极快的速度,几个小时不停歇的画着,仿佛一停下来,便会感觉到恐慌。

    直到她确确实实的感觉到疲惫了,才缩在角落里,睁着眼睛,念叨着白雾的名字。

    她太过恐慌与焦虑,以至于实在是需要做些事情来分心,直到猛然间,在回忆的某个角落里,宴玖想起了白雾的一段话,就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她破涕为笑。

    “我会去找找宴自在,他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另外,你最近可能会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这些事情可能会让你很难过,但不要抗拒。”

    “我会把你带回去的。”

    在自己告诉白雾,小叔失踪后,白雾便说了这么些话。

    她忽然反应过来,所谓的不顺心,也许便是自己嫁人这件事,白雾和小叔或许已经知道了?

    那种绝望与焦虑,担忧与恐惧终于因为这个念头而平复下来。

    仿佛白雾已经答应了自己,而自己也绝对的信任着白雾。

    ……

    ……

    塔外,蜀都监狱。

    疲倦的一夜终于过去,灯光亮起的时候,文泰睁开了双眼:

    “我好困啊呱……也好饿。”

    它的声音比起昨日,又虚弱了不少。

    由于睡觉无法补充精力,白雾一直没有睡觉。

    待到天光渐亮,狱舍里晨间的灯亮起,每间狱舍的门自动打开时,不少狱舍里的恶堕们纷纷走了出来。

    它们全部记得白雾昨天带着一堆“罪”回到狱舍的风光。

    监狱有两个大势力,这两个势力虽然不是势均力敌,但也差距不算太大。

    白雾看着狱舍里不断走出恶堕,都望向了自己这边,便问道: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两个帮派?”

    “是的呱。”

    文泰开始给白雾讲解起蜀都监狱里,犯人群体中的两股势力。

    一方是恶改派,一方则是净善派。

    它们都知道这座监狱的特殊,所以一边认为,为了生存,应该适当摒弃人性,纯粹的善良也的确无法在监狱里活下来,只要你选择摒弃人性,就能够加入恶改派。

    但净善派的恶堕,则认为灵魂必须完整,一旦接受了牧师的要求,就不再纯粹。

    后者听起来有些矫情,恶堕也不该对人性中的真善美有着如此执念,但……净善派的势力还不小。单论恶堕数量,其实是超过了恶改派的。

    只不过净善派大多去了第二层,净善派的人,基本都是一心向善,所以它们很虚弱,也与这间监狱格格不入,不少都被送去第二层遭受酷刑。整体实力已经不如恶改派。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善良的恶堕……这不奇怪,因为这间监狱,就是用来关这群人的。

    值得一提的是, 净善派的两个首领并不虚弱。

    白雾大概了解完后,净善派和恶改派四位头目恰好全部都来了。

    一个是长着两张嘴,一张在脑子上,一张在胸口的恶堕。

    一个则是脑袋长得如同左轮枪一样的恶堕。

    这两个看起来很邪恶的,竟然是净善派的。

    而恶改派的两个人,乍一看,都是人类的外形,一个金色大波浪头发的女恶堕,但并不年轻,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了,而且全身缠着特殊的锁链。

    在大波浪女的身侧,是一个额头上刻有钱字的光头肌肉男。

    四人来到白雾狱舍门口,其余恶堕则都在走廊上围观。它们目的很简单——拉拢白雾。

    “哟,净善主张的也来凑热闹?这帅哥罪状几十张,你们不会认为这么一个狠角色,梦里没杀人吧?老娘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这个帅哥是我的人了!”

    大波浪金发的女恶堕女走到了白雾身边,食指挑起了白雾的下巴:

    “小帅哥,我喜欢你这样的类型,给你一个选择,加入老娘的阵营?”

    白雾觉得有点意思了,自己昨天一番操作,竟然成了监狱大红人?

    要越狱,一个人自然办不到,招募一些势力是很重要的。而且眼睛提示到,最好不要做两面派,选准一方最好。

    只不过这句话,备注里没有说死。

    白雾想了想,总有人要当大佬,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